2014-04-04 這些夜,我們在臺北「反服貿」每週專題
這兩周,台灣的反對「服貿」運動,連帶也感染了香港和澳門的不少青年。他們關心的,不但是他們所喜愛的文化受侵蝕,更擔心被大陸廣泛性影響,以至台灣在華人社會僅享有的民主制度最終被拖垮。 國民黨政府違反民主的做法確實值得讓人批評,但在反對中國「以經領政式入侵」的口號叫得正響的此時此刻,左翼的進路——即反對自由貿易本身(無論是「服貿」,還是美國提出的環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以至反資反帝的聲音又有何曾被崇尚自由經濟的社會主流看見?

小住立法院心得

2014-04-04 這些夜,我們在臺北「反服貿」每週專題

文:鄭明軒(臺灣大學澳門生,主修國際關係)

時間:2014年04月4日 11:11

記者不算,我是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議場裡四個澳門人之一。在立法院裡的一周,看了很多、談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

上上禮拜二(3/18)晚上,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立法院外有人集會,回到房間上網才知道「反黑箱服貿」的學生已經進入到議場。臺灣大學政治系的宿舍跟立法院都在濟南路上,就差一個街口;我一個學長曾說,我們宿舍附近政府部門林立,方便參與抗爭。於是抄起相機就跑回現場。

地理分佈隱然有時序分工在內:緊急需要人力時台北的學生最近,但論人數還要外縣支援。午夜後陸續有中部同學自行坐客運巴士到達,把立法院各出口團團圍住。在場外民眾怒吼「警察不動,學生不動」的口號,議場內的安全算是穩住了。天亮以後我回宿舍稍為洗睡(在場多數同學都難以想像的奢侈),又回到現場。傍晚決定到場內幫忙比較好,便排隊爬鋁梯進去了。

_DSC2071 _DSC2416

組織 

以一場臨時起意的事件來說,佔領立法院也難免太有條理了。一天之內就建立起整個場內的指揮跟工作架構。我是在二樓工作,從看門、管制到物資分配都做過。核心的幹部看來都比較有社運經驗,但大部分人都沒有參與過。可是整個運作是出乎意料的順,大家很快都找到自己的角色,配合指揮;並且多數人都很主動很熱情。製作布條的、整理新聞外電的、盯梢的(粵語是「睇水」吧)、做清潔的、分類回收的各司其職有條不紊。我想這是同學們參加各種社團、營隊裡累積的經驗。同時這種紀律性是台灣從威權體制走出來的遺產。

_DSC2416 _DSC2533

紀律 

不止一次聽到關於現場組織的批評。有些不滿指揮混亂,糾察都說是奉命行事,但所謂總部卻沒人見過;另一種跡近空想家的批評是說學生居然這麼快就生出一套「官僚體制」,認為與運動目標不符。

從各種跡象看,太陽花學運都不是革命;人們照常上班,社會運轉如常;就算在現場警察的權威仍然得到尊重。既然不是革命,運動仍要受社會普遍價值的檢視。這些價值包括學生能否維持現場秩序、議場中人種種行為是否符合大眾期望等等。如果沒有有效組織,肯定整個運動很快就土崩瓦解,社會也早已一片撻伐之聲了。

我決定留在立法院內,主要也是為了保持運動的運作。議題跟策略我覺得應該留給台灣的同學去想,可是如果學運因為內部秩序崩潰而結束,這是我不能接受的。議題可能爭不到,但我們不能為未來的學運留下壞名聲。

_DSC2738 _DSC2861 _DSC2879

學生運動 

學運跟其他形式的社運不同,有種特別的純潔光環在。在靜坐現場的分享環節最常見的橋段是「其實平常我對政治話題都沒有很留意,但這一次我決定要站出來……」每個人都會有學運初體驗沒錯,可我覺得大家都太迷戀這個想像了:「為甚麼大家都期望學生是政治處女呢?」一位女同學問。

民主

服貿協定要走到占領抗爭這一步,明顯是因為體制失靈。無論是反服貿還是反黑箱,現在馬英九與國民黨的單方面做法都難以接受,卻沒有體制內的方法反抗。民主政治不光有選舉、代議;也要求民眾平時的參與。學生發動民眾要求選區立委表態,要馬英九承諾不用黨紀綁立委,就是要國會回復代表民意的功能。拒絕互動,低下頭把任期做完的精英執政者,與威權時代又有何區別?

_DSC2896 _DSC3121

公民社會 

整個社會都動起來,以各種方式參與其中。第一重是場內場外靜坐的、工作的。在家裡網購物資的、親身送來的(為民眾免費按摩、補習、甚至免錢烤香腸)。各種公民團體:全國關廠工人、大埔自救會、苑裡反風車等組織都到場聲援。就算是中立,也有支援學運的方式。志願醫療隊裡有醫生、護理、物理治療師等等,他們工餘時間輪班進入議場為同學提供服務,同時駐場的律師團隨時準備好有學生被捕時挺身而出。大家都說主流媒體不行,臺大新聞所架設的「台大新聞E論壇」做的現場報導比各大電視台都更快、更接近我在現場的印象。

藍綠

媒體很懶,觀眾也懶。二元對立是大家都愛用的分析,卻不是好方法。反藍的就一定是綠?初時台聯與民進黨的幹部趕來,旗子滿天飛。過了一天就被請走。蘇貞昌上台講話離題變成助選,被當場噓爆。工作閒時我跟身邊的同伴聊天,當然沒有人特別支持國民黨;卻也不都是綠營分子。工作人員之間流行講「黨工」滲透學運的笑話(實際上也有各種怪人進來收集情報)。我這個大鄉里問:「哪黨的?」眾人一笑:「只有╳黨才會幹這種事。」

_DSC3191 _DSC3234

同學們 

參與的人絕大多數是二十出頭大學生,與我共事的同學裡,來自外縣的多數是自己成行,並非集體行動。有趣的是,女生大都告知家人自己在立院(也得到允許),相反部分男生在收到家裡電話時,還要臨時編借口說在朋友家裡。

如前文所述,他們都是很好的工作伙伴。《環球時報》說他們是害怕競爭那位先生有種應該過來,親身與他們生活一下。

服貿

除非你片面反對資本主義全球貿易體系,否則你跟我一樣都覺得台灣跟大陸簽某種自由貿易協定,是難以避免的。可是程序正義是最最重要的!正如文化大學姚立明所言:「(馬英九)講了三個月的利大於弊,到現在政府一張片紙隻字都沒有,利在哪、弊在哪都沒有,你叫人家反對?我問你你會影響我什麼?你都說機密!不能講。我怎麼反對你……談判前不准問、不准講,現在談判過了要通過了,不能審、不能改問他整個過程,叫機密!這個就是馬英九要的民主阿?!」

小結

這兩個禮拜裡頭,台灣社會對服貿的正反討論,不論廣度深度都是空前絕後的。這一切在占領立法院之前都不存在。所以學運的短期目標是做到了(就等政府退回重審),更深一層的憲政問題不能一時三刻解決。人們大規模的自發行動,不為錢而貢獻自己時間金錢向大眾闡揚自己對議題的看法(自費印傳單在街上派發,向民眾說明服貿),有甚麼比這樣欣欣向榮的景象更使人感動呢?用四個字總結,我是「既羨且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