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論盡》#07 十一月號 /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小城有二萬四千雙只能派牌的手,幾乎每五雙工作的手,就有一雙是負責派牌的,而未來幾年內,將會有更多更多……一雙手都只會派牌嗎?還是小城根本沒有空間,讓這雙手做派牌以外的事?當有一天,荷官不再可觀,叠碼難復叠馬時,這雙手,又可以怎樣? X 【人物專訪】立法會「一哥」賀一誠,向小城發出「改變宣言」。 【眾聲喧嘩】三種不同切入點,為你勾勒出今日澳門種種怪誕輪廓。 【歲月留情】留不住新馬路的無限「風光」,也要留住一張張人情瞬間。 【藝文爛鬼樓】澳門教育夢,當教育變成一張面子、一門生意,被標準化生產、打磨、編號的人才,你的/我的夢的邊界在哪裡?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女輩.四十.笑看「向上流」?

#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微光、水點

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8:18

「我有想過自己入行後,四十歲可以退休。」

芳芳回憶起自己十幾年前剛高中畢業入行當博彩從業員時的計劃。當時一個新入職莊荷月薪一萬二千元,是非博彩業顧員月薪的三倍。投身澳門賭業專營公司工作,要求相對嚴格,入職條件為高中畢業、五觀端正、「聽話」及資優才可入行。芳芳還記得當時同批新入職同事最大年紀的不超過二十五歲。過去「踢拖」及穿短褲的賭客,賭場一律拒絕接待,但前幾天芳芳才見到一位身穿「格仔孖煙通」和「踢拖」的賭客賭錢。

時至今日,當莊荷的有新移民婦女、家庭主婦和廚房阿叔,以上的新應徵面試當莊荷佔八成是年過四十歲的婦女,她們想有穩定的生活,才會選擇投身莊荷行業。對於她們來說,崔特首承諾莊荷一定要顧用本地人,確保她們不被外勞「搶飯碗」,讓她們能供養其子女完成大學,才是「向上流」政策,雖然她們不太熱愛做莊荷的工作,但無可否認這是讓中年婦女有多一個就業機會脫貧。但芳芳同時亦擔憂澳門全面禁煙但賭場除外的政策,只會導致女性受害。

前幾天,有一名莊荷工作時,被賭客發洩並被其所飛來撲克牌割傷嘴角,但公司領導層勸戒員工想「保飯碗」最好「大事化小」,沒有替員工主持公道。比較過去在賭業專營公司工作時,芳芳遇有同樣情況,場內保安會即時招賭客入房,公司會為受傷的員工提供法律顧問,或者將相關賭客列入「黑名單」禁止進入賭場,保障員工職場內的人身安全,這也是一個「向上流」政策,因為這能使莊荷工作在一個有尊嚴的職場環境內。

芳芳不同意一些沒有入過賭場的學者主張莊荷行業要輸入一定比例的外勞,因為現時大部份賭業公司高層都是外地人,若果想讓本地莊荷經濟上「向上流」,可用政策逐步收窄賭業公司高層外地人所佔的比例,讓高層有職位空缺,這樣就會有本地博彩從業員「向上流」的機會。因此,芳芳反對外地生留澳工作之餘,認為代表民意的直選議員應該過八成,期待可加強對政府監督力度。另一方面,每一個莊荷心目中的「向上流」的標準都不同,而芳芳重視的「向上流」其實很簡單,只是想有一個無煙、非暴力和有尊嚴的職場環境。

現在,芳芳從事博彩從業員中層職位,現時與兩位女兒共同生活,餘暇修讀心理系碩士,修讀心理並不是為了轉行,而是想學會教育女兒的方法,自己亦打算退休後,當一名義工幫助有需要幫助的人。回想起當初這句「四十歲退休夢」,芳芳笑了︰

「或許錢未必是我現在最重視的」。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