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賭場冇鬼論盡紙本
黑名單 / 地下錢莊 / 賭檯底 / 國安 / 大耳窿 / 監視 / 貪官 / 沓碼 / 賭餉 / watch list / 可疑交易 / 情報 / phone不停 / 黑錢白錢 / 富二代 / 洗錢天堂 / 肅貪倡廉 / 大豪客

可疑交易舉報四年升六成 內外監控功未竟?

002 賭場冇鬼論盡紙本

文:葫蘆

時間:2013年06月3日 11:11

澳門博彩業飛躍發展而成為世界最大賭城,但同時被指是洗黑錢天堂、內地官員和國企老闆的「豪賭樂園」。近期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楊琨落馬,事後有報道指傳聞楊琨在澳門豪賭輸掉「三十億」,引起外界嘩然!三十億是一個怎樣的概念?澳門是否真的如外界所言無法無天?任由內地貪官來去自如?有熟悉情況人士分析,內地執法人員到澳門「巡察」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況且,透過警務合作機制和其他監察管道,中央部委要了解官員在澳門賭場的一舉一動,可謂輕而易舉。況且,楊琨身居副行長要職,若非因公務,要到澳門一趟又談何容易。如今貪官東窗事發,錢銀不知何處去?但「輸掉」三十億這個說法,確實是耐人尋味……

外界一直關注澳門賭場清洗黑錢問題,有學者甚至估計回歸十三年來,經賭場清洗的黑錢多達十萬億港元。但有熟悉情況人士就指這數字太誇張,根本無可能發生,「你計下澳門博彩收益總額,也對不上這筆黑錢的比率。」

但一個楊琨,已傳聞在澳門欠下三十億賭債,地下資金十萬億流轉又有甚麼不可能?該名消息人士則指出,這筆巨大賭債還有些疑點值得思考,例如在澳門沒有任何賭廳會借三十億巨款給一個客人,這樣做也不合邏輯。「你可以想到的,在這三十億元賭額中,要抽約十二億元給政府(澳門博彩稅率加捐建費為毛收入百分之四十)。而現在楊琨被捕了,不但這三十億元的賭債追不到,而且之前還先抽稅費十二億元,即前後共損失四十二億元。但賭廳那有這樣雄厚財力經得起這巨大損失?」有賭廳中人也指,借錢給客人要先評估風險,一個銀行副行長怎麼可能貪到三十億?「他又不是國土局長,更不是書記市長這樣掌實質權力的人。」

國安監視豪賭貪官

再者,內地執法人員直接在澳門監視內地官員賭博狀況,這其實不是秘密。除了內地有關人員經常在賭場「巡察」 外,特區政府也有責任合作提供情報和所需資料。「司法警察局會同國安肯定有聯繫、互通訊息,司警有一個博彩罪案調查處,他們應掌握許多情況的」。熟悉情況人士還透露,博彩監察協調局也經常是被諮詢的對象之一,「中聯辦的公關其實不少是內地執法人員,他們只是借用中聯辦公關的身份而已。」 他又指,中央實情是掌握澳門賭場的情況,澳門政府也是充分配合內地執法人員在澳門進行各種活動。

可疑交易四年升六成

綜合官方統計數據顯示,近年專責打擊清洗黑錢活動的金融情報辦公室每年接到舉報的可疑交易超過一千宗,短短四年間舉報數字急升六成,去年更創下新高達一千八百四十宗,其中來自賭場的舉報佔大多數、有一千三百二十八宗(詳見附表二) 。當中為數最多的是未能出示個人資料,但尤其矚目的是,有四百多宗可疑交易涉及國際黑名單、觀察名單(Watch list)以及政治人物 (詳見附表三),其次是博彩帳戶持有人被發現有可疑的資金流,而無涉及賭博活動的籌碼兌換也有二百七十三宗。

黑錢白錢?賭場有責

澳門政府在○六年通過《預防及遏止清洗黑錢罪行》的法律法規,但少為人知的是,博監局也在同年向賭場發出一系列指引。有熟悉運作人士認為,當局對監察賭場清洗黑錢的機制應該說是有效的,按照現行監管機制是層層落實,具體操作是政府監管博企,博企管賭廳(廳主要管沓碼仔),「如果賭廳出事,博企要負責任的,這有連帶責任的。」

據了解,博監局這份要求賭場履行預防洗黑錢義務的指示比過往嚴格得多,例如明文規定,要求博企識別可疑交易或巨額交易參與人的身份,無論是賭客、賭廳還是沓碼仔,三方資料都要登記。即使真正賭錢的大老闆不出面,博企若得悉,也有法定責任要識別。在博彩借貸方面,指示亦規定,凡涉及澳門幣五十萬或以上的博彩、投注、博彩信貸的提供或償還、中介義務(包括支付博彩者或投注者的開支等),都需識別相關人士的身份及登記上述交易,塡寫「 巨額交易報告書」並向博監局提交副本。上述人士的身份資料、從事業務、交易日期、金額及款項來源等等,都要一一記錄。一旦發現可疑交易,賭場除了要提交「可疑交易報告書」,通報金融情報辦公室,更有責任「持續監管具政治背景之人士參與的交易,以查明交易款項的來源」。

隨著國際社會將反恐及反洗黑錢置於一個新的戰略位置,澳門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從數據分類的細致程度可以看到,特區政府對賭場可疑交易及資金流向並非「無王管」,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澳門要擺脫洗錢天堂的污名,在監管、搜證、國際司法協助方面仍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相對每年逾千宗可疑交易舉報,檢察院立案調查的洗黑錢案每年平均只有二、三十宗(詳見附表一),最終能正式提出檢控更是寥寥可數,但去年惟一一宗成功入罪的案件,被當局依法扣押和充公的資產已高達三千八百萬。

表a

表a

表b

表b

表c

表c

澳門可能是內地豪賭客第一站,但肯定不是惟一一站。在高碼佣、高回扣下,近年更多沓碼仔轉介豪客到新加坡。

澳門可能是內地豪賭客第一站,但肯定不是惟一一站。在高碼佣、高回扣下,近年更多沓碼仔轉介豪客到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