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五一遊行 後繼何人?每週專題
二零一零年「論盡」初面世時,曾探討過青年參與社會此一議題,當時正值是第一次青年遊行之後不久。事隔三年,他們成長了多少,他們的訴求有多少已達到?今年一名女參加者的衣著成為遊行的另類話題,當中是否反映了我們在很多價值問題的意識和理想仍然存在差距?

五一青年疾呼:特首!你聽到嗎?

2013-05-10 五一遊行 後繼何人?每週專題

文:阮佩嫦/澳門青年動力監事長(編者按:筆者是二○一○年五一青年遊行發起人之一, 其後當選澳門「青年動力」首任會長,當時年僅19歲。)

時間:2013年05月10日 11:11

為人稱羨的經濟收益,蓋不住日益嚴重的社會矛盾。二零一零年「銀河假招工」事件成為引爆點,促使一群澳門青年透過網絡組織起來,以「五一青年站出來」為主題,號召遊行,並提出「增經屋促就業」、「關注青年困境」及「抗衡河蟹(偽和諧)文化」等訴求,要求政府著力改善。是次遊行開創可能是澳門開埠以來,首次以青年為首的遊行先例。其後,每年五一除了工人隊伍外,還不乏這批新力軍。

四年已過,當年的訴求看來也不過時,樓價依舊居高不下,新聞自由仍被漸漸壓縮。特區政府施政仍熱忱於奉承「小圈子」而裹足不前,缺乏解決社會矛盾的決心和魄力。政府對青年的訴求多年來更是一而再地「冷處理」,沒有實質回應。

二零一零年五一過後,遊行青年直接去信特首約見不果,只著我們出席社會文化司司長張裕主持的一場「澳門青年關心社會座談會」。但遺憾的是,政府聲稱要聆聽青年人的聲音,座談會卻變成單向發問會,官員沒有任何有建設性的回應。此後多次的同類型「聚會」,例如司局長和青年團體遠足「談心」,又按慣例只安排建制派社團出席,而青動再未收到任何邀請或通知。 然而,「被邊緣化」並未有消退青動參與公民社會建設的決心,往後幾年我們繼續辦座談會、組織街頭行動、甚或遞信請願,透過各種形式切入青年人關心的政治和社會議題,例如:要求撤回容許「官告民」的公職法援、修訂《出版法》等多條惡法,監督澳門新聞和言論自由狀況、澳廣視有否履行公共廣播機構應有的角色,促請交通局正視西灣大橋安全問題,在政改諮詢期間堅持發聲,抗衡官方製造的假諮詢。

之後幾年,青動的遊行隊伍獲得警方的「關注」似乎也越來越多。與去年一樣,今年遊行隊伍前進至南灣湖景大馬路時,被警方無理阻撓去路,強行變更雙方達成的書面協議路線,遊行青年直接在馬路上靜坐抗議,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不滿。警方如此態度,較之於事發前兩日處理街坊總會遊行集會的手法,顯然存在執法上的親疏有別。警權不斷泛濫擴張,正是澳門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進一步被侵奪的原因。只有更多青年人站出來對不公義怒吼,我們的未來才有希望。

那麼,可能有人說,這不就是說明遊行沒用嗎?

此言差矣﹗回顧這四年,澳門公民意識有顯著的成長,遊行訴求更是漸趨多元化。不再限於「打黑工」、「保就業」,而更多的是觸及不同議題,從「環保」、「教育」、「賭場禁煙」到爭取「新聞自由」,顯示出青年人對社會有抱負、有要求、有期望。

改變社會一向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數年來的遊行,公民的顯著成長,毋庸說就是為澳門帶來了確確實實的活力。

訴求仍未得到正面回應,各位澳門青年仍需努力﹗

青年遊行的大幅標語,向社會傳遞著急迫的訊息

青年遊行的大幅標語,向社會傳遞著急迫的訊息

人民的呼聲面對政府權力的冷峻

人民的呼聲面對政府權力的冷峻

市民的失望,源於政府的不公

市民的失望,源於政府的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