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說我是市場經濟我無法管,這是甚麼道理?… 錢要再掙多少才算夠?!」

2013-02-22 淹沒的我城 專題報道

文:小花

時間:2013年02月22日 8:08

專訪澳門大學當代中國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監
郝志東教授

差不多有十年時間在本澳過春節的郝志東教授表示,自己過年不常外出。

他表示來澳旅客數量,近年毫無疑問明顯有所增加,認為是發展太快,城市已經承受不了;他舉例正如本澳車流量的增加,澳大圖書館對開的路,以往從未有堵塞的情況出現,但現在天天塞,而且很多車響喇叭,汽車根本上不應該在學校內響喇叭,這說明塞得十分厲害。特別是在中午一點時,加上現在下班時間出門,就會嗅到媒煙的味道,這些以往未曾有過的,猜算是燃油因塞車未能充份燃燒引起,他比較美國都很多車,但很少會嗅到汽油的煤煙味!郝教授有感城市的污染問題開始嚴重,質疑發展過程中究竟政府扮演甚麼角色!

訂閱每月紙本

「特定時段的問題就不用處理」,是邏輯不通!

當局以「特定時段的人多狀況,不能作為政策利弊的判斷」為理由,拒絕承認澳門旅遊承載力已見頂,郝志東則反駁道:「如果是每年固定的时段,那不是说每年在這個時候都有問題,需要處理嗎?即使只有今年,也要未雨綢繆,以防來年再出現這個問題吧。那不是說無論如何都應該調整政策嗎?特定时段的問題就不要處理了嗎?好像邏輯不通。

收緊自由行人數,就會拖垮澳門整體經濟發展? 

有商界背景的議員,恐怕收緊自由行人數會拖垮本澳整體經濟;郝教授表示極之不同意,他質疑商人到底要掙多少錢才算足夠?又認為所謂的增長帶來了通貨膨脹及生活質量的下降,這是否得不償失?「現在的士拒載及濫收車資、酒店假日開出「天價」等問題,你不能說因為市場經濟就隨便它,房價也好、吃飯漲價也好,總得有個「度」怎能無邊際地漲價?!所謂市場經濟,也許起到的作用就是有錢的人越來越有錢,但是人民的生活就越來越差,越來越艱難。

老是說我是市場經濟我無法管,這是甚麼道理?

郝教授表示,澳門沒有真正的三權分立,反而是行政主導。行政主導是特首在主導,而他站在誰的立場上制定政策呢?這是各種政策是否能解決問題的關鍵!「特首又不是一般老百姓選的,是由權力精英選出的,權力精英當然站在權力精英的立場上,權力精英就是 錢!」,他說如何權力精英都有為老百姓想,是很少有的,所以整個權力結構有問題,根本不想管,管了對自己沒有好處!他們又不用坐公車、不用打的,感受不到百姓所面對的問題。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政策有節制,家要有家規

郝志東重申,每個地方都要考慮到自身利益,有需要限制自由行時就必需限制!如果只站在賭場立場看,自由行當然越多越好,但如何平衡暨發展經濟又要顧及市民,這是政府的責任。政府同時有責任,讓旅客知道這個地方的「規矩」,例如做好自我管理,切勿隨地丟垃圾吐淡,這是當負的責任!

 繼續下去只會深化兩地人民矛盾

「看不起內地人,覺得對方不守規矩,相互之間不信任。這是沒有節制地發展旅遊業的代價。政府是有責任去管的,非把市場經濟當作擋箭牌……」郝教授直斥自由行政策再無止境擴張,唯一的結局就是導致兩地人民間的矛盾情緒進一步深化和白熱化。

對於一國兩制到底要怎樣做?高度自治及區域融合,到底要到那個程度?郝志東指出這些正處於磨合階段,澳門人要到內地去,內地地方夠大完全可以容納,相反內地人來澳門的話,很多時都「一大堆」…這是個相互學習交流的機會,但無節制的發展必會造成各種不信任,尤其現時澳門人對內地人的反感加劇,而內地確實有部分人存在「暴發戶心態」等炫富問題,大家都應該反思,思考如何解決問題,讓相互間的交流化為澳門的正能量而非負能量,不致讓市民過得越來越糟。

奶粉、樓價、人滿為患,澳門人太與世無爭?毫無「沸點」可言?

「這個很難說明,一二三事件是底線嗎?還是『五一』是底線?廿三條立法又算甚麼?澳門人到底有沒有底線?」郝教授表示,難以評價澳門人的「 沸點」(爆發臨界點)會否由0到100,但他以中國人的習性作比喻,認為很多事情當大家都以為受不了,但最後仍是受了。是個「温水煮蛙」的原理,但他不認為,澳門政府是看穿了澳門人「革命留在口裡」的特性,反而他直言,政府一方面根本沒有想到,同時即使想到也沒有能力去應付。加上本身的官僚文化長期充斥,那種惰性──「能不做就不做、等我批的話就甚麼都別做了、若提出點子說不定又被老闆說出風頭了」,最終甚麼都沒有做成。(被問到當局是否「以不變應萬變」?),郝教授諷刺地笑道:「第一是根本沒有想到,第二是想到亦沒有能力去做。」

但即使現況看來已在挑戰澳門人的底線,但郝志東相信,中央政府仍然會選擇不介入,「讓其自生自滅」;至於澳門年青一代對問題的意識有所提高,郝教授表示,年輕人比較有理想,澳門的以後,也只能寄望年輕人。

01.jpg_effected-002 DSC_0166_all.jpg_effected DSC_0196_all.jpg_eff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