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五一遊行路 黃偉民:法律允許的為何不繼續?

121 傷城記:消失的五一遊行 紙本月刊

文:論盡媒體

網址:https://aamacau.com/?p=101916

時間:2023年06月4日 16:16

黃偉民、扎鐵工會、「澳門隊長」,對這些名稱,相信不少人感熟悉,有人表認同、亦有不少人嗤之以鼻。從二〇〇九起組織五一遊行,即使疫情期間亦向警方提交五一遊行預告,扎鐵工會亦是今年唯一的團體提交五一遊行預告,惟遊行最後沒有實行,對此黃偉民坦言自己愧對基層市民、讓市民失望、奈何壓力大且亦需考慮社會整體利益。

明年五一繼續遊行?黃偉民即以其不太標準的廣東話說到:「無話下一年,持續落去都係要搞⋯⋯法律所允許的,我哋都可以去嘗試。《基本法》明文規定言論自由、示威遊行。(遊行)是個人選擇,有乜問題?我按《基本法》辦事,遊行亦是同政府溝通的方式,(提醒政府)點去關心市民嘅就業問題,這才是重點。」

扎鐵工會全名為中國澳門鋼筋扎鐵工程工會,於二〇〇九年註冊。該會開宗明義便是擁護《基本法》、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方針、維護正義、公平、公正,為市民爭取民生權益。目前,黃偉民是該工會會長。

由成立團體到五一遊行不缺席,黃偉民表示自己在二〇〇七年立的心願,是感恩兒子出世,「二〇〇七年十一月,因天賜兒子,我決定重新踏入社會,為小市民發聲」。

於一九六三年出世的黃偉民亦撂下豪語,為社會公義,做到生命結束為止。

黃偉民於五月五向交通局遞信,除了兩名記者,多名疑似便衣在現場全程跟足及拍攝。

黃偉民於五月五向交通局遞信,除了兩名記者,多名疑似便衣在現場全程跟足及拍攝。

疫情期間  
如常提交五一遊行預告

疫情期間,當局以疫為由叫停遊行,本澳亦已三年沒有五一遊行。原來疫情期間黃偉民亦如常提交五一遊行預告。

他表示,警方並沒有叫停遊行,但由於防疫措施所限,包括參加遊行人士須保持1.5米距離、須出示新冠病毒核酸檢驗結果,「我能力有限,我無辦法做到」,故只能放棄。

今年的五一,黃偉民如舊提交遊行預告,但由於壓力,最後自己主動取消預告。

他認為,五一是屬於勞工的節日,應該有勞工遊行。現時本地有不少50至65歲的居民失業,大學生畢業後亦難找到工作,故今年計劃遊行主題便是失業及就業,「人哋嗌聲會長無嘢做,你會唔會內疚啦?身為會長,你會唔會內疚先?我們組織遊行就是要求政府關注失業、就業,以及交代如何處理有關問題,就係咁簡單。」

為何自動取消遊行預告?
黃:因應環境以適合方式
表達訴求

三區警局

三區警局

在與本媒專訪前,黃偉民已向傳媒坦言自己基於壓力、考慮整體社會利益後自動取消遊行預告。

他認為,遊行是表達訴求的一種方式,但亦有其他方式包括遞信,「睇你選擇邊種⋯⋯遊行是一種方式,但要睇天時地利、適唔適合、或者是否當時最好方式」。然而,在籌組遊行時亦需要考慮好多因素,包括社會整體利益、本地形象。

對於今年五一無遊行,他坦言,自己的決定「讓基層市民失望⋯⋯愧對基層市民」。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五月一日回應記者提問時稱,曾有一個團體向警方預告五一遊行,惟發起人在未與警方商量遊行有關事宜前便自動取消遊行預告,並強調《基本法》以及相關的法律制度保障全澳市民的集會、示威、遊行的權利。市民想遊行就去預告,「就係咁簡單」,而這個發起人便是扎鐵工會會長黃偉民。

被警方人員「軟硬兼施」 黃:唔知承受幾多壓力

黃偉民於五月五日向媒體表示,自己「唔知承受幾多壓力」、為了社會整體利益,退一步選擇主動簽名取消遊行預告。「退一步,我係唔係對唔住基層市民?我係真係對唔住基層市民」。

他表示,自從於四月十日下午三時許到二區警局提交五一遊行預告後,警方便以各種渠道對自己「軟硬兼施」,除「監視」及「跟踪」、迫使自己超速外,便是曉以大義,顧全社會整體利益。

他又稱,同日大概五時許,自己在路環時收到一通私人電話,指有人舉報在建華大厦的會址涉及「法輪功」。趕回會址後見有四人在打麻雀。警方人員要求簽文件並填寫入屋紙及個人資料。數日後,「喺建華大廈每個角落起碼有七、八個便裝警員,日日喺度、日日喺度、日夜喺度⋯⋯你去邊跟到邊」。於四月十五日大概五時許,在一迴旋處有車迫近自己的車輛,自己不得已只好超速,「我唔會交(罰款),我會同法官講,因為有人跟踪脅持我,所以我超速。」

扎鐵工會會長黃偉民

扎鐵工會會長黃偉民

黃偉民:關電話 幾日無出街

黃偉民又表示,為了預防警方利用電話定位找到自己,曾關閉電話三日,「跟住幾日我無出街,警方開始緊張,有警務人員微信我話(警方)行動廳搵我,又同我講遊行嚴重性。」對方同自己講,「遊行唔係唔俾你,俾你遊行,但係人哋騎劫,換咗話題,你(遊行)講失業。」既然對方講到要以社會整體利益為依據,「咁嚴重⋯⋯我(選)退一步,以大局為重,我咪取消(預告)。」

其後,黃偉民便直接上三區警局簽名取消預告。在簽了取消遊行預告後,有朋友向自己提及黃少澤不知取消遊行的原因,黃偉民認為自己要向傳媒澄清整件事,或有人沒有向黃司長匯報全部資訊。

對黃偉民指被治安警監視、跟蹤等,司法警察局在展開兩日多「深入調查」後稱,黃偉民所講的無證據證實,全為其個人臆測。

黃偉民於五月六日以協助人的身份在司警局被調查四小時,而他堅持自己對傳媒所講的言論屬實。

訂閱每月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