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質疑無證據顯示賈利安受賄 法官︰受賄證據相信無白紙黑字

即時報道 工務局涉貪案相關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網址:https://aamacau.com/?p=98398

時間:2023年02月3日 20:20

(初級法院)

兩名前局長賈利安、李燦烽涉貪案審訊已有約兩個月,法庭已傳召到第80號證人,但庭審至今似乎仍未見有直接的證據顯示,案中被告收受的利益與作出的違法行為之間的確鑿關聯。對於賈利安被指涉嫌受賄,賈的代表律師包偉鋒今(3)日在庭上表示,要證明受賄必須要有發生過的事實,現在檢控賈利安家族成員收受商人「蓮莖巷」和「聖祿杞街」不動產的利益,但賈利安有否向他人要求得到好處?這些買賣行為如何「實實在在進行及最終落到賈利安手上」?

主審法官盧映霞表示,相信不會有「白紙黑字」,監聽也不會有,廉署證人曾表示,賈利安用家族的資金「找卡數」、買車。廉署證人表示︰「無錯」,賈利安和整個家族密不可分,甚至日常開銷「直情唔使用自己人工,透過第三者收(利益)」。包偉鋒再問,廉署有否透過任何方式監聽到,賈利安曾指示家族成員收取利益?如果沒有,「咁樣即係無證據啦!」盧官表示,證人之前已經回答過是從偵查所得出的結論,「你唔好要求證人回答你想要既答案!」

盧官︰上庭律師應有基本認知能力

對於證人指「利益」可透過第三者收受,包偉鋒稱,涉案工程和收受「利益」兩者時間相隔長,如何串連起來?證人指明顯地賈利安三次越權違法批出工程准照即可取得三個「不法利益」,時間上好明顯。盧官則著律師「克制情緒」,指很多證據不可能「白紙黑字」,全是監聽、電腦資料和文件作綜合分析,「要強迫證人回答有無乜乜,唔係好恰當的提問。」

包偉鋒表示想知道證人答案背後的邏輯。盧官表示,證人已經回答了自己所知的內容,「同你接唔接受係兩回事」,「唔知你係咪唔明佢講既嘢,你哋坐得上嚟,應該有基本認知能力,法庭明白證人既內容,係咪照單全收,法庭會分析考慮,如果你無能力承擔呢個案件,就要好好諗吓係咪要同事輔助出席案件。」

廉署犯罪定性不約束法庭

李燦烽、蕭德雄、關偉霖、吳立勝、賈利安、李惠清等18名被告被控「黑社會罪」競合「犯罪集團罪」。包偉鋒指出,廉署就案件最初的總結報告並無提出「黑社會犯罪集團」,承辦主任檢察官也於2019213日批示因賈利安與李燦烽沒有明顯聯繫,由於時間跨度大,要另立新案偵查。但不久後檢察院便作出嚴重的指控,問廉署證人有何依據各個被告由2003年開始形成「黑社會犯罪集團」?

主任檢察官黎裕豪表示,檢控「黑社會罪」是根據檢察院的偵查結論,這是檢察院的決定,「你問佢無意思」。證人表示同意。包偉鋒反駁問的是「證據」,黎裕豪稱檢察院還有其他偵查工作。盧官表示,廉署犯罪定性不約束法庭,法庭會考慮有否相應事實。

包偉鋒反駁,首先嫌犯是無罪推定,毋須提供證據,而2003年檢察院並無作任何偵查。現在案件主調查員在場,他希望把握機會了解是基於甚麼源頭導致得出現在的控訴。

盧官重申,廉署無作「黑社會」結論,「黑社會」是檢察院提出,故問證人不恰當。包偉鋒即回應,亦即廉署沒有「黑社會」定論。盧官稱不再爭拗這個問題,「你歪曲我說話」,又著包不要就同一問題發問。

律師磨缠賈利安夫妻關係

到李惠清代表律師蔡永昌發問,他問到廉署有否調查李惠清是否和賈利安一同居住?未等證人回答,盧官表示如有跟監,卷宗資料會記載。蔡永昌稱要知道李惠清和賈利安是否關係密切,「我要知佢點知」。盧官說,能夠承擔這宗案件應有一定水平,「你問題令我哋好失望」。

蔡永昌再問證人是否知李惠清有情侶關係的男性朋友?證人表示不清楚,只知道賈利安被宣告成為嫌犯後他們一起潛逃,之前也有上千次通話記錄。蔡永昌質疑既然證人指二人「老夫老妻」,為何仍要記帳寫「賈生」?證人指家族成員經濟密不可分,賈利安繼續用家族的錢進行生活,亦有監聽證明。

至於「聖祿杞街」的不動產被指是賈利安透過李惠清收受的利益,之前庭審提到賈利安隱藏來源而透過家族成員持有。蔡永昌問,「會否連賈利安都不知道有這個物業?女人都有私己錢架嘛!」主任檢察官蕭燕霞表示,這只是律師的猜想。蔡隨後說︰「咁我無嘢問啦。」

donation-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