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展賭牌競投受內外因素夾擊 林繼光料未來博企經營筋疲力盡

112 清零之後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9月2日 11:11

兩年半以來,因疫情衝擊,澳門及珠海都多次實施出入限制措施,賭場先後兩次關閉,遊客數量及賭收暴跌,澳門賭業可謂「風光不再」,在這樣的環境下,政府如期開展新一輪賭牌競投工作,未來澳門在賭業方面是否仍有出路?資深博彩從業員林繼光表示,目前國內經濟下滑,「動態清零」政策亦不知何時完結,雙重夾擊下,國內遊客選擇來澳門旅遊本身就是一場賭博,加上澳門旅遊缺乏吸引力、周邊國家相繼開賭的競爭下,預計將來即使解除通關限制,至二〇二八年,本澳遊客情況都難以復甦。而新一輪賭牌競投招標書中,博企須作出投資的非博彩元素更多達11項,他形容,博企未來的經營將會筋疲力盡。

半封城下的大三巴。

林繼光表示,澳門賭業目前受兩種因素夾擊,包括國內經濟一直下行,加上澳門疫情反覆,看不到疫情有過去的可能性,他預計至二〇二八年國內及澳門疫情都無法清零,而動態清零政策亦只會微調,不會取消。他說,疫情如今將流感一樣「一年嘆幾劑」,「稍有科學智識以及冷靜客觀思維的人都認為無法清零。」

訂閱每月紙本

對於國內經濟方面,林繼光引述了國家領導人在七月時發表的經濟受壓力的言論。包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七月指出,第二季度中國經濟發展極不尋常,超預期因素帶來嚴重衝擊,經濟新的下行壓力加大;另外,據《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七月底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認為,面對複雜嚴峻的國際環境,當前大陸經濟運行的確面臨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

林繼光說,「人類無法擺脫疫情,只能想辦法共存,但國家主席說『這就是躺平』,並且在講話中表明『堅持就是勝利』,明顯地動態清零政策在其在位一日,是不會改變的。」

疫情下本澳處於半封城狀態。

疫情下本澳處於半封城狀態。

七月賭收創賭權開放以來新低

按博監局數據顯示,二〇二二年第一季,本澳賭場數目共有42間,隨著新《博彩法》終完成立法,第二季已減少至37間,當中澳娛綜合減少3間,銀河娛樂減少2間。「6.18」疫情爆發,隨著澳門與內地之間收緊通關政策,以及本澳進入「相對靜此期」後賭場關閉12天,二〇二二年七月本澳的博彩毛收入只有3.98億,相比新冠肺炎爆發初期,即二〇二〇年四月的7.54億澳門元減少近一半,更創二〇〇三年賭權開放以來的新低;而今年一月至七月,澳門累計博彩毛收入有266億, 比二〇二一年同期的574億亦下降53.6%。

澳門在新一波疫情的穩定期過後,由澳門前往珠海仍需持有24小時核酸檢測陰性結果,居民只能每日往返澳門及珠海最多一次,而一進入珠海亦要進行核檢。一旦澳門再有一、兩例陽性個案,很可能繼續限制通關。

國內遊客來澳如同 「一上機就開始賭博」

林繼光說,在疫情之下,澳門要同內地保持通關,就要拒絕所有外國客人。如果遊客選擇澳門旅遊,除了「日日賭」之外,最多只會在大型渡假村、酒店住兩日,行程可謂「一模一樣」。目前香港進入澳門仍需要隔離,香港旅行社報日本旅行團的銷情已十分暢旺。將來澳門政府即使解除外國人的通關限制,他預計遊客都不會有很多。

國內遊客方面,林繼光說,如果他們選擇來澳,隨時都要擔心會不會封關,情況如同「一上機就開始賭博」,他反問,在這情況下,到底還有幾多遊客願意來澳?澳門的博彩業如何會好轉?

資深博彩從業員林繼光。

對於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批給公開競投委員會主席、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在開展賭牌競投的記者會上表示「疫情一定會過去」。林繼光認為,新一輪賭牌只有十年期,還有11項非博彩元素需要履行,如果博企蝕足五年,「捱到金精火眼」後終於有錢賺,但賭牌又即將要重新競投,即使博企能遵從合約做到非博彩元素的事項,要經營下去都會很辛苦。

「6.18社區大爆疫」過後的威尼斯人門外。

博企做到11項非博彩投資需付很大代價

據媒體引述今次賭牌競投的招標書內容提及,參與競投的公司須交代11個非博彩項目投資的計劃,包括國際客源、會議展覽、娛樂表演、體育盛事、文化藝術、健康養生、主題遊樂、美食之都、社區旅遊、海上旅遊、其他項目。

林繼光提到,澳娛當年的博彩專營權擁有極大的自由度,可以經營賭廳、轉碼、分判衛星場,社會責任方面,歷年來包括負責機場、澳航、澳廣視,還包括南灣填海、新口岸收地,協助木屋戶搬遷等等,「但當時澳娛都沒有所謂,因為要交換賭牌專利,但現時(競投賭牌)就沒有(自由度),六間博企競爭巨大。」

他續稱,在過去20年的賭權開放時期中,表現稍差的博企都有機會被吞併,在激烈的競爭情況下,新一輪的合約仍要履行涉及較多人力、物力的11個項目,去符合政府的要求,「假使做到仍要付出很大代價,(博企)蝕本、筋疲力盡,如何讓博企能活下去?」

在開拓外地客源方面,新《博彩法》規定,行政長官可豁免持牌公司繳納最多5%的特別撥款,以開拓外國客源,避免行業過度依賴內地市場。林繼光質疑,政府有何便利政策去推動外國客入境?在海上旅遊方面,亦看不到政府在申請航道方面推出政策協助;至於健康養生方面,目前澳門連蘭花都不能入口,中央又能否特例批出受保護藥材供澳使用?「在所有東西都不能提供幫助的情況下,如何可以讓一間企業,在沒有公權力之下去達到(非博彩項目要求)?」

「不只是燒錢,而是沒有辦法符合你的要求的情況下,你要夾我,我都沒有辦法,(博企)為了賭牌,都要先投標,到時做不到,你如何對付我,我不知道。」他又提到,新《博彩法》規定,行政長官經聽取博彩委員會意見,倘認為博企負責人言論、舉動影響國安,博企就有可能被解除合同,但外國始終有言論自由,一旦博企因此被除牌,應設有「司法覆核」的申訴途徑。林繼光判斷,除了六間博企以外,新一輪競投不會有其他海外公司投標,「有興趣都不敢投,因為要重新投資很多資金。」

林繼光認為澳門旅遊購物欠吸引力。

博企能否保住本地員工成疑問

至於博企成功投牌後,員工如何交接方面,林繼光提到,博企可能會註冊另一間公司的方式去投標,以算清僱員合約較長年資而衍生的遣散費問題,如同當年「澳娛轉澳博」時出現的情況一樣,他預計將來博企與員工在此問題上會有很多爭拗,博企在重新經營時可能有政策的改變,導致盡量減少人手,屆時,解約情況可能會「很得人驚」。

政府在未來可能出現的博企裁員潮上,有沒有「牙力」要求博企不解僱本地人,並保持現有薪酬水平?林繼光相信「沒有」,因博企可以以出警告信的方法解僱僱員,「我曾在賭場工作33年,任何一個莊荷、帳房、糾察,如果我一日找不到三個機會出警告信,我就乜都得。」

另外,目前不少東南亞國家已經相繼開賭,日本、泰國方面亦如箭在弦,澳門政府強調發展非博彩元素已有十年,到底澳門是否仍然存在競爭力?林繼光預計,澳門下一輪賭牌開始後,「一家大細」生意更難做,由於泰國、日本在購物、高級餐廳、遊樂設施方面都多不勝數,但在澳門購物方面,「來來去去都差不多」,一間博企內的購物中心與其餘的基本一樣。

「日本大阪行中古衣著及包包市場都行三日,貨真價實。澳門買咩?去營地街市出口時裝舖?唔好玩啦。」他以「唔生唔死」、「唔鹹唔淡」去形容未來澳門在博彩業發展方面的情況。

博彩中介人情況方面,去年開始,周焯華、陳榮煉等貴賓廳老闆被捕,加上新《博彩法》規定博彩中介人日後只能收取佣金方式提供服務,貴賓廳是否已經「玩完」?據林繼光所知,目前澳門只餘下兩個中介人仍在運作,「純粹疊碼角度去說,要支撐中介人的運作是很困難的,因為中介人最大的花費是運作費用,包括招呼客人及請伙記,有很多的花費」。

他說,中介過往借貸時會有壞帳的可能,但能「拆帳分數」,可以回本,但以後中介人只能收取佣金,故很多中介人都不再願意借數,估計本澳的博彩中介人會陸續尋求其他海外市場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