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免博彩特別稅影響居民退休保障 林宇滔促博企達吸客指標方獲免稅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2年05月27日 19:19

特區政府早前向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提交修改《博彩法》法案的最新工作文本,修改內容包括行政長官可因博企拓展海外市場,全部或部分豁免博彩特別撥款,有意見擔心將影響社保撥款。直選議員林宇滔認為,博企早已免繳所得補充稅,而政府的新取態將牽涉數十萬居民的退休保障福址,亦為社保基金穩定運作帶來極大的風險,建議博企達吸引外地客指標方獲免稅。

林宇滔日前去信二常會主席陳澤武,信中內容指,現行博彩法規定,承批公司除了要繳納稅率為毛收入35%的博彩特別稅外,亦須每年撥出不超過毛收入5%的特別撥款(下簡稱「博彩特別撥款」),當中不多於2%予澳門基金會,不多於3%用以發展城市建設、推廣旅遊和提供社會保障。

訂閱每月紙本

林宇滔認為,政府雖一再強調上述修訂會為澳門帶來更多的毛收入,不影響民生資源的投放,但卻未有提出具體方案如何確保用於不同社會範疇的毛收入撥款不受影響。

議員林宇滔

據官方資料,社保基金近年的福利和津貼支出持續上升,單是2020年和2021年的支出就分別高達51億及55億元。但因央積金僱主及僱員供款長年偏低,博彩特別撥款一直都是社保基金的主要恆常收入來源,政府過去除了注資數以百億元至社保基金外,也不斷調升博彩特別撥款注資社保基金的比例,從最初的45%一路調升至現時的75%,高峰期每年注資金額就達到30至40億元。

回顧疫情前,以2019年全年的博彩毛收入為2,924億元計算,5%的博彩特別撥款就高達146億元,即使疫後賭收相信仍會明顯下調,每千億計的賭收約50億元博彩特別撥款,對於民生和社會保障而言仍是十分重要的財政支撐。加上現時政府與六大博企的承批合同中,政府僅要求博企承擔4%的博彩特別撥款,本身已算是特別傾斜。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故新工作文本「可全部或部分豁免承批公司繳納上述兩項博彩特別撥款」的建議,將牽涉數十萬居民的退休保障福址,亦為社保基金穩定運作帶來極大的風險,林宇滔表明難以認同上述修訂。

博彩特別撥款屬博企稅務義務 長期穩定社保民生注資方為立法原意

信中亦提到,博彩特別撥款一直屬承批公司依法須承擔的稅務義務,當年《博彩法》立法時,並無將其簡單併入博彩特別稅一同徵收,而是以獨立條文規範並指定其撥款用途,目的就是要確保將這部分資源用於特定的社會功能,確保包括社保等民生開支能有長年穩定的財政支持。

按官方數據,疫情前的2019年本澳旅客量雖然多達3,640萬人次,但內地、香港及台灣分別佔71%、19%和3%,反映本澳旅遊市場確實過份依賴內地市場,急需開拓外地客源。雖然林宇滔同意並支持本澳需要開拓海外客源,但為此要豁免最高達5%、本可明確用作社保及各類民生、教育、醫療福利的博彩特別撥款,做法實有違當年訂立博彩特別撥款的立法初衷。

他建議政府在不減少整體撥款比例下,目前博彩特別撥款的比例確有調整及規範化的需要,包括降低澳門基金會的比例、明確不同用途的比例及確保其運作公開透明,以及應將一定毛收入的比例撥入教育、醫療、弱勢社群等民生項目,確保博彩特別撥款能夠發揮更好更大的社會效益。

博企早已免繳所得補充稅 倡達吸客指標方獲免稅

林宇滔又提到,市場動因才是博企開拓客源的最大動力,而能否成功引客到澳門,也涉及眾多複雜因素,政府的鼓勵措施頂多只是有利因素。必須指出,政府在目前最高5%的博彩特別撥款中,早已豁免六大博企撥款其中1%;且政府在多年來未有充分解釋在何種公共利益下,已按照現行《博彩法》規定,長年豁免六大博企繳納所得補充稅。

他認為,政府應透過公開機制,為吸引外地客源訂定明晰的指標,倘博企能夠達到上述指標,就可豁免六大博企毛收入特別撥款其中1%,以及豁免六大博企繳納所得補充稅作為鼓勵,此舉不單能推動博企吸引外地客源,更能獲得社會支持和認同!

新文本為衛星場留一線生機 政府應協調博企衛星場保員工就業

此外,新工作文本的另一重大修訂,為政府取消衛星場在重新競投賭牌後三年過渡期後需設於承批公司物業的規定,即使未來結業,亦毋須交還場地予政府。林宇滔認為,今次修訂為現存的衛星場留住一線生機,未至於因新制「一刀切」的消失而引發新一波倒閉潮和裁員潮,亦留住衛星場周邊商圈的生存空間,他對此表示支持。

雖然新工作文本為衛星場留下一線生機,但是近期仍陸續傳出將會有衛星場於6月26日過後結束博彩業務,將經營權交回承批公司手上,甚至傳出有衛星場員工因此而收到解僱通知。

由於未來賭牌競投情況以至各間衛星場的經營意向仍然是未知之數,再加上疫情之下本澳的博彩業和旅遊業持續受到衝擊,林宇滔促請特區政府應以最積極的態度,確保承批公司和衛星場營運者承擔社會責任,確保屬下員工的就業,並應多手段、多方式解決失業問題,持續削減博企與大企業的外僱額,創造更多就業職位予本地人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