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專業沒有自主 弱勢如何發聲?

2022-04-14 當前線社工也成為弱勢…… 即時報道 專題報道

文:小白社工

時間:2022年04月16日 8:08

社專會民間代表由社工互選,一直以來都是前線社工的強烈訴求。

【來論】經過同工多年的努力,普羅大眾對於社工專業的認識已經大大提升,但對部分市民而言,可能仍會對社工的概念感到模糊,甚至依然誤會社工等同義工。至於我來說,社工是一門與律師、醫生同樣的專業,亦期望社工在未來能獲得更多專業的認同和肯定。要做到專業自決,社工需要有一定的專業能力,能夠在執行專業職務或決定時,得以周全考慮,且能與其他專業人員分工合作,互相尊重。

我在2019年末得知澳門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下稱︰社專會)成立,當時我既興奮又期待,深知隨著社工專業資格認可及註冊制度出台,將成為澳門社會工作的新里程碑。同時,我期望此制度能藉法律進一步監察社會工作的專業發展,用以保證及提升專業質素,為同工提供更清淅的工作指引與倫理守則,進而改善社會服務的內涵。此外,我也期望此制度能成為前線社工的橋樑,讓社會大眾更準確理解社會工作的本質。起初我是如此期待,希望社工專業資格認可及註冊制度可以成為前線社工疲累工作時的堅強後盾,能在風雨中給予溫柔的臂膀。可惜,由2019年至今,這些期待並沒有如願。

訂閱每月紙本

今年正值社專會換屆之年,意味著心有抱負的社工們可以參與未來重點工作之大門隨即開啟。然而,當我細讀產生辦法的內容,條文看似「公平」地開放機會讓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實際上卻沒有為每一位註冊社工提供「平等」參與提名的權利。產生辦法的內文提到「須同時取得註冊社工或已取得社會工作者專業資格認可之人的推薦,以及社會工作範疇實體的推薦。經第一屆社專會全體大會議決通過的建議名單會送交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考慮,並由其委任五名為第二屆社專會委員,任期三年⋯」至於建議名單中未獲委任的人則會則入後備名單,以供填補相關委員委位空缺。

換句話說,即使我能成為推薦人,五位「註冊社工委員」名單終歸也不是我能選擇的,就像我想要「A餐」,餐點上桌時給了「B餐」,但我沒有退餐或換餐的機會,只能硬著頭皮吃下去,還可能被要求懷著開心、感恩的心情接受。相信沒有人能在意願沒被尊重的情況下感到欣悅。

當年政府諮詢《社工註冊制度》,業界要求法案要體現專業自主。

可能會有人反駁「既然你不滿意現在的規定,你可以不推薦,也不參與委員甄選的過程,這樣不就好了?」然而,若果這份被安排的「B餐」是老闆要求你吃,我們真的能「選擇」離開、不顧這個制度嗎?曾有認識的同工反映在過去選舉期間,被要求或分派在工作職責以外參與政治相關工作。這是社工的專業工作意涵嗎?非也。然而,社工可以拒絕嗎?可以,辭職不在這間社服機構工作就可以。為了生活所需,部分社工可能需要對現職的工作環境妥協。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在如此的工作結構下,社工可以如何為自己充權?社工的聲音又有誰聽見?如果前線社工無法參與表達,長此下去,只會不斷地惡性循環,持份者的意見和想法只能「被代表」,對於推動社工的專業發展百害而無一利。記得以前在大學讀書的時候,學到社工必須爭取公義,站在弱勢團體的角度發聲。在工作多年後的今天,我深刻瞭解到前線社工的弱勢,我們夾雜在服務社群與社服機構之間,有時也不能為自己發聲。然而,倘若我們連捍衛自己權利的機會都沒有,我們又如何為我們的服務受眾發聲?

(標題為編輯後加)

(來論照登,僅代表來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