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觀,本然地觀察自己——專訪《空.一人一世界》

105 高官與地產黨 2022-01-14 藝穗開鑼 「破隔」連結 藝文爛鬼樓 論盡紙本

文:藝文採訪組

時間:2022年01月15日 21:21

「心生之象,塑形於相,其相為何,此欄ERROR」

——《空.一人一世界》簡介

《空.一人一世界》是今年藝穗節「節目展演之新手踢館」的入選作品。乍看作品名字與簡介,便予人感覺其意欲討論的事超越形相,聚焦個人精神世界。負責今次策劃的舞者蕭嘉儀和監製曹慧燕介紹,今次的概念源於疫情隔離時的獨處時光,有感人需要在紛擾的世界之中靜下心來傾聽自己,繼而尋找出路。而今次的作品中,她們也會與韓國的舞者網上連線,進行即興創作。

「我們就想透過這一次計劃,去創造一個空間,讓觀眾去抽離現實紛紛擾擾的環境,去找回最內在的自己。」二人說道,「這不只是某地區的問題。我想應該全世界的人都可能會這樣,可能歐洲、美國那邊,都有這情況。」

訂閱每月紙本

與世隔絕  內觀自己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空.一人一世界》的簡介中,有這樣的備註:參加者在體驗過程中需蒙上雙眼、赤腳及席地而坐,建議穿輕便服裝;體驗期間或會弄髒衣物;建議剪短指甲;請自備藍牙耳機;內容涉及不雅用語。蕭嘉儀和曹慧燕介紹,在今次的作品中,參加者需要戴上眼罩及播放着白噪音的耳機,令感觀與外界的連結暫時中斷,然後在寂靜冥相的過程中深入探討自己當下的感覺。之後,參加者會得到一塊陶泥,參加者可根據自己當下的感覺,選擇把它塑造成任何形狀,或是與陶泥進行各種互動。

「我們會將這過程拍下來,把這影像分享給韓國的舞者。」蕭嘉儀解釋道,「當我們告訴參加者知可以脫下眼罩、當他的感觀開始回來時,我們就會即時去live-feed韓國的舞者,我自己也會在現場回應,所以現場會有三個畫面:參與者的video,韓國舞者的stream,我在現場的回應。」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回應時,我和韓國的舞者可能會有些評語,可能是movement,在一些即興舞蹈動作中加少少評語。這是我們想帶給參加者的一個問題:當你發覺似乎找到一個最真實的自己、最真實的當下,之後這些赤裸裸地被其他人看到,而你看見他們似乎有跟自己不同的評價時,你會怎樣呢?你會覺得尷尬,於是收起來?還是覺得沒關係,繼續做自己?還是會跟從他人的想法,修改自己去依照大眾覺得你需要走的方向走?我們會想給這樣一個問題給觀眾,所以想最後的部分這樣呈現出來。」

獨處思考  尋找方向

蕭嘉儀分享,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疫情期間曾赴韓國讀書,之後回來澳門,期間曾經歷為期21日及14日的隔離。在房間內獨處時,她留意到自己沒有外界的干擾,更能內觀到自己內心的想法,而不像平時般會有莫名的情緒出湧現。她有感,在疫情時代,現代都市人有很多不明的情緒波動,又因常被許多外在條件因素影響,於是看不清楚根本的自己。「不知為何就是覺得很悶,很想外出,但為何想外出,原因又好像找不到,只是想玩,玩又可以帶給你甚麼?我們一直生活在這所謂『後疫情時代』,那原因好像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找不到自己想要甚麼,甚至好似生活在這環境中,我們找不到一個確確實實的目標,好像只不過為了跟着大環境繼續去走。」

相片來源:《空.一人一世界》Facebook專頁

曹慧燕也補充,雖說現在是「後疫情時代」,但疫情之前其實人們也很需要靜下來省思的空間,只是大家未有察覺,因而希望藉今次機會提醒這情況其實一直存在,「但可能只是你遺忘了。」而在疫情下的這思考,也是跨地域、跨語言,不獨在澳門出現,在韓國亦然。蕭嘉儀分享,韓國這幾年間疫情反覆,表演場所與排練場都會突然關閉,身邊有同學也開始思考自己跳舞的初衷。「他突然多了時間去深入地內觀自己,之後他選擇休學,去做一些自己那時發覺更喜歡做的事,然後他甚至退學了。所以覺得,可能澳門這邊都可以帶給人一個這樣的空間,去深入探討當真正沒任何干擾時,自己最內在的一個情緒的波動、最內在的想法是甚麼。我們都很希望能提供給澳門的參與者。」

節目展演之新手踢館

《空.一人一世界》是今年「節目展演之新手踢館」的入選作品。這是今年藝穗節新增的徵集類別,對象為本澳之高等院校學生。現於韓國攻讀現代舞專業博士課程的蕭嘉儀正好符合資格。而是次合作的韓國舞者,也是在韓國的現代舞博士生、韓國舞團的成員。曹慧燕分享,決定參加藝穗節徵集時,蕭嘉儀尚在韓國,大家一直在網上討論空間設計、流程安排等,經多次反覆確認後,作品才最終成形。「因為藝穗本身也較多元化,接受不同類型藝術的表演形式,所以今次也想試試這樣的形式是否可以。」

「節目展演之新手踢館」入選組別可獲安排參與節目製作工作坊,其入選節目經費最高為2萬澳門元,並可獲提供技術諮詢及技術器材支援。《空.一人一世界》今次有32場一人互動劇場。蕭嘉儀和曹慧燕都表示,未來如有機會,也希望可以繼續創作作品或參加藝穗節。「編舞方面我有較多經驗,但今次作品不只編舞,而是整個互動的劇場,」蕭嘉儀分享道,「所以如有可以有其他機會,都會想再嘗試去創作一個不同的劇場出來,而不是單單的舞蹈。」

曹慧燕(左)蕭嘉儀(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