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6 DQ案後,公民參與可有出路?即時報道
終審法院早前裁決民主派DQ案敗訴。日後議會內將缺少民主派的聲音已成定局。澳門人習慣要別人幫自己爭取,不參與遊行,但樂見別人上街為自己爭取福利, 「澳門靠你(哋)啦!」是不少澳門人常說的話。有學者指出,澳門的社會監督從來都是同時依賴議會內外兩條腿走路。現時在議會內民主派已被滅聲,日後澳門人的公民參與會否變成了一條腿走路呢?澳門人又能否學會自己權利自己爭取呢?

DQ案敗訴將如何影響澳門社會?

2021-08-06 DQ案後,公民參與可有出路?即時報道

文:記者殷憂

時間:2021年08月7日 6:06

DQ案,選管會早前一錘定音,民主派三組上訴失敗。亦即意味來屆立法會將不再有民主派的聲音。這樣的結果對澳門社會將產生什麼影響呢?時事評論員蔡梓瑜認為,短期內立法選舉以及特區政府的認受性都將大打折扣,而澳門的對政治冷感時代亦會結束,「我哋唔埋身接觸政治,政治亦都會主動埋我哋身。」即使想「躺平」亦可能不被生活所容許。有學者則認為,澳門政府並不打算完全無視民意,但目前未知何種意見是可以被當局接受的,然而,大環境在改變,肯定會影響到澳門的公民參與。

選舉認受性大打折扣

蔡梓瑜指出,吳國昌和蘇嘉豪都是現任議員,但今屆選管會突然推出「七出之條」,就取消他們的參選資格,這樣的結果肯定會對選舉的認受性大打折扣,會導致出現低投票率,多空白票和廢票的情況。「澳門政府和選管會將面臨挑戰,因為當大家選取以政治立場作為最優先考量的時候,咁就好有可能要在認受性上付出代價。」

蔡梓瑜認為,DQ案會對選舉的認受性大打折扣,導致出現低投票率,多空白票和廢票的情況。

言論自由恐續收縮

蔡梓瑜續說,澳門人一直以來都對政府較為冷感,「澳門人一直持守一套價值觀,澳門人都是好乖的,我哋係奉公守法,我哋都係良好的好公民,所以大家無需涉足政治,就能夠在安穩的環境中生活,但今日情況改變了,亮起了紅燈。」很多人都參加過「六四」燭光集會,又或者其他民主運動的集會,DQ事件之後,會否延伸至收縮言論,甚至是滅聲的程度,這是令人擔憂的。

政治冷感時代結束

他表示,澳門人的「政治冷感時代」亦會結束,「事實上,我哋唔埋身接觸政治,政治亦都會主動埋我哋身。」過去一直被視為常識的「三權分立」,現在已經變成「三權合作」,過去以為學校教育歷史科、公民科,都是基於事實的真理,但現在的教科書卻都是「以政治掛帥」,有好多不實的,意識型態非常濃厚的資訊充斥在教材裡面。「澳門人仍然希望穩守實事求是的心態,就要學習政治。既要學習一些似是而非,荒謬的政治,與此同時,要利用現時仍然可以掌握到真正歷史事實」,這樣才能繼續做一個有獨立思考,有批判能力的人。

「躺平」?無咁易!

議會為民發聲的寄望幻滅,會否令更多年輕人出現「躺平」心態?蔡梓瑜說︰「我哋無條件起身反抗,要不違反一直以來的自由價值觀,於是唯有「躺平」唔出聲,然後過一啲好中立,甚至好頹廢的生活,因為這是最少牽涉政治,又最能保護自我的方式。這是其中一個極端。但『躺平』係咪可以被容許呢?」

蔡梓瑜表示,澳門是很小的地方,有很多事情並非個人單方面就可以決定。現時當局標準是要擁護共產黨的領導地位才能參議員,日後不排除公務員亦要宣誓才能工作,又或者好多生活上要政治表態的時候,「唔可以話自己想躺平就躺平。因為當一啲躺牽涉到基本日常生活上抵觸的時候,是否仍然可以躺平呢?可以最低消費,可以不出街,但不等於完全可以與澳門呢個社會脫節,要生活,要謀生,不得不跪低的時候,唔係完全可以躺平。」

 

公民參與舉步維艱

日後議會內缺少民主派的聲音,澳門人的公民參與還否有出路呢?蔡梓瑜認為,今後立法會將變成只講民生不講政治,「一旦講政治就一定係要擁護,要效忠。」立法會將變成單向的政治宣傳機器,這會對正常的公民社會帶來負面影響。他認為,公民參與還有否出路,要看澳門人對公民社會有多大的期望和信心,「唔會話係零,但會有好大衝擊,可能會回到原點,一個好低的起點。但相信仍然會有人願意去做,但會變得碎片化以及舉步維艱。」

蔡梓瑜認為,DQ案會對選舉的認受性大打折扣,導致出現低投票率,多空白票和廢票的情況。

未知何種意見為當局所接納

有不便公開姓名的學者則表示,澳門的立法會制衡力量弱是眾所周知的。社會監督從來都是同時依賴議會內外一起的。但認為澳門政府並不打算完全無視民意,然而,大環境在改變,肯定會影響到澳門的公民參與。

他認為,現在還是調整階段,到底要調到什麼類型的「行動」和「意見」才能被有關當局接受,現在還未有定論。但由選委會的審查來看,情況似乎類似是新加坡的風格,所謂「有建設性的批評」,也就是說,非政治的專業意見,可能還是被容許。「實在地說,這方面澳門還有不少可以進步的空間,但要提高政府問責的話,短期沒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