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2021澳門立法會選舉即時報道

DQ情資表述「文革式上綱上線」給參選人「戴帽子」?

【9.12】2021澳門立法會選舉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7月18日 1:01

立法會選管會史無前例DQ(取消資格)5個非建制參選組別共20人,當中澳門民主派3組全軍覆沒,包括現任直選議員吳國昌及蘇嘉豪。選管會指出,經保安司取得相關資料,「事實證明」該等參選人有「不擁護《澳門基本法》」以及「不效忠澳門特別行政區」情況。然而,有熟悉情況的人士透露,所謂DQ資料及證據用字偏頗,甚或先入為主及預設立場、「文革式上綱上線」的表述,可見只為給各被DQ參選人「戴帽子」而堆砌,不具強說服力。又認為,DQ一事應屬「政治任務」,即使DQ參選人上訴到終審法院,「法院很大機會同意選管會決定」,自由的選舉在澳門或成絕響。

不少遭DQ人士透露有關「黑材料」。吳國昌表示,其與香港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的合照,被解讀為與鼓吹「港獨」的要員會面;在議會內外主張普選特首被當局歪曲成宣傳違法普選,但其歷年來均是明言要求依憲制程序,由行政長官徵中央同意後提出法案,由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確立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制度。另一被DQ的參選人、「新澳門進步協會」第二候選人李國強則表示,警方所收集的某些資料將其孖生兄弟錯認為其本人,質疑資料之嚴謹性。同遭DQ的「博彩新澳門」第一候選人周銹芳亦指,有關資料皆為facebook上的截圖,當中包括自己和家人到香港的旅行相。

該熟悉情況的人士透露,警方提供予選管會的資料,當中多是合照、 facebook貼文以及參與政治活動的照片等。這些資料的陳述方式並非警方慣常的表達方法,因為警方的訴訟或刑事偵查文件寫法甚為嚴謹,用字中立,不會用字偏頗及有先入為主的看法。認為這次所收集的資料是「明顯的文革式上綱上線的表述」 ,有給各被DQ參選人「戴帽子」之嫌。

DQ情資穿鑿附會、莫須有 所謂「證據」難令人信服?
他舉例,當局將香港民主黨定義為「港獨組織」,但如果是「對香港政治有些少認識的話,(就知道)香港民主黨係冇可能支持港獨,在政治光譜上屬偏保守派別,絕對不會支持港獨」 。又指,有關證據將香港公民黨形容為「香港激進反對派」 ,亦是認知錯誤。另外,有被DQ人士十多年前參加六四集會的相片用作證據,以扣上反對中共政權的帽子;某些團體到台灣觀選及拜訪政黨,與中國大陸立場不太一致的政黨曾合照,被解讀為勾結外部勢力。

縱觀寫法、用語以及所羅列出的證據,他認為幾乎都是穿鑿附會及莫須有,說服力不足,似是政治式的操作。不過,即使資料不嚴謹,但他分析由於DQ一事屬「政治任務」,「法院很大機會同意選管會決定」。另外,行政當局、中聯辦、港澳辦等已發出聲明,「堅決支持選管會有關決定」,他認為是中央在制定立場及帶風向,類似香港蘋果日報停刊事件。他指出蘋果在停刊之前不斷遭其他建制派媒體攻擊,其實也是一種預告,故對DQ事件的上訴結果並不樂觀。

立法會未來或少有敢言進取聲音 自由選舉在澳或成絕響
民主派遭DQ之後的立法會?他認為,一方面對於政府施政監督的力度或沒可能像以往般強,另一方面更令人擔心的是立法會的生態。他表示,自吳國昌90年代進入立法會,他的踴躍發言及質詢改變立法會的生態,其後又有蘇嘉豪進取的態度衝擊立法會,使得「其他議員冇咁懶,講嘢都積極啲」。不過,「當冇咗能夠刺激進步的元素,監察力量減弱,比較擔心議員的表現可能會退步,或不太著緊和勤力,因為表現上唔需要去得咁盡。」

他又形容這次大規模DQ是中央在篩選候選人,而DQ成事則意味著自由的選舉不再。「在共產黨有效管治範圍內,自由的選舉只港澳擁有,香港已然失去…..可惜的是,在澳門自由的選舉也已經消失。」 他表示,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參選被「DQ」,其票數轉移至梁頌恆、游蕙禎,故認為今次在澳大規模DQ民主派及相關組別,是為令沒有其他同類組別承接票數,只餘下親建制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