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時代群像──澳門人的集體身份認同論盡紙本
誰是「澳門人」?當我們自命「澳門人」時,我們是根據甚麼來決定,自己就是「澳門人」呢?以上問題所帶出的,正是本文的核心:澳門人的身份認同。當我們認同了「澳門人」這一身份時,意味著澳門人身份背後,正潛藏著澳門人的身份認同。當我們追尋澳門人的身份認同時,它,應該如何構成?

淺談 Walker Evans 與 《American Photographs》中的影像敘事

094 時代群像──澳門人的集體身份認同論盡紙本

文:方言社

時間:2021年03月11日 15:15

今次我們介紹的攝影書《American Photographs》是美國著名紀實攝影大師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的攝影作品。在那個攝影不被主流完全承認為藝術的時代中,埃文斯這部作品被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首次以單一攝影師的身份作個人作品展出。而在攝影書中,埃文斯亦率先嘗試使用編輯影像技巧作為敘事工具,也使攝影由當時單張照片展示的主流方式,搖身一變成為多張照片相互關連的影像敘事形態。因此本作可謂突破了傳統並承先啟後,而其後同類型美國攝影的各種後繼著作,包括Robert Frank 的著名敘事攝影作品《The Americans》,也對埃文斯的作品多作參考,因此此書可謂開創了美國攝影使用影像敘事的新一章。

《American Photographs》成書於美國30年代,其主題一如其名,是一本以影像紀錄「美國」的攝影書。但是埃文斯在書中並不以當時攝影師流行的、能夠表現各種現代性繁忙城市的景象作為選材。相反,他選擇一系列反現代的照片來作為他眼中編寫「美國」的素材。那是他在30年代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 起在美國南部一系列拍攝窮困佣農與及南部衰退城市的照片。當時的埃文斯正受聘參與羅斯福政府成立的聯邦農業安全管理局(FSA)的一項龐大攝影計劃——拍攝美國經濟衰退期間美國南方農業破敗的貧困景象,藉此介紹予大眾以爭取聯邦撥款,並在其中尋找各式有用的圖像素材以振奮人心。整個計畫的出發點可謂是一種社會宣傳照,但同時這種照片的功能性亦意味著埃文斯拍攝這些照片的目的並不是一種純藝術行為,而是具有社會紀實的意味存在(縱使這種社會紀實的背後是一種刻意為之的政府公關政策)。FSA 的工作亦令埃文斯作為被委托攝影師的其中一員,能夠有大量機會穿州過省到美國不同的地方拍攝。這些照片提供了素材,讓他能夠在平凡且漸漸消逝的傳統中過濾,並打磨出屬於美國的獨有影像紀錄。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在攝影內容中,由於FSA 的主理人羅伊.斯特雷克(Roy Stryker) 對攝影師有強烈的控制意識,而其要求拍攝的影像本質上是作為政府部門的宣傳材料,因此在形式上有十分具體且鉅細無遺的要求;與此相反的是,埃文斯是組織當中最特立獨行的一名「壞孩子」,我們在其工作紀錄當中能發現埃文斯並沒有依照FSA 的要求拍攝組織想要的畫面。他拍攝的照片以傳統作為主軸,包含卻不止於窮困農民的生活——南方城市馬路旁的各種建築物、傳統小鎮的教堂及似乎在南方無處不在的各種廣告牌及塗鴉等等都是其照片記錄的對象。這些照片與其說是具有政府要求表現的人道精神,不如說是一種具紀錄風格(documentary style)的照片。因此埃文斯在FSA 工作期間與斯特雷克存在根本上的理念與衝突,二人相處並不融洽。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American Photographs》。相片由方言社提供

另一方面,埃文斯的照片也不是20年代起流行於美國及歐洲藝術圈的現代主義路線。埃文斯在創作的開始已是意圖明確:透過多張照片的連結與編輯去創造具有詩意的陳述。這種方式遠要比單張純照片鋪陳、與「形式作表現」的現代主義更能表達其觀點。因此雖然其作品中單張照片的形式顯得無感情直白,但實際上其作品卻不是單純的紀錄——「紀實」充其量只是一種表現風格(style) 而已。因此我們在看待埃文斯的作品時,以觀看一本文學作品的方式多於一件藝術作品的方式,更能貼近作者創作的原意。而這種嶄新的敘事方式在其 1938年於MoMA 的展覽(也就是《American Photographs》此的展覽)可謂表現得淋漓盡致。我們可以從他此書第一部份的數張包括人、汽車、塗鴉及建築的照片中,輕易看到各種各樣使用其照片內的元素作串連的攝影敘事方式,而不停出現在照片內的文字與人工圖像則是埃文斯為讀者提供的各種命題與及錨點,反覆提示着讀者各種他眼中能定義美國的東西。

作為視覺圖像歷史(visual history),《American Photographs》這本以全新攝影語法觀看美國南方的作品定格了30年代大蕭條的生活。而這種利用照片符號作敘事框架的表達方式在未來亦會被 Robert Frank、William Klein 及Alex Soth 等美國攝影師一再重溫來定義屬於他們眼中不同時代的美國。因此我們可以大膽地說,埃文斯的這本作品某程度深植於於現代每一本描述美國的紀實攝影作品的DNA 當中,並成為每一位研究美國攝影史的學者及拍攝美國的創作者必不能忽略的其中一本重量級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