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去年十二月,第五屆特區政府剛上台,尚未坐穩之際就遇上世紀大疫情,這讓新政府面對了巨大挑戰!顯然,在市民努力配合政府相對適宜的抗疫政策措施之下,本澳托賴到目前為止尚可安然渡過,未有社區爆發。這對一直處於低民望的特區政府而言,亦可謂成功轉危為機,博得不少市民的掌聲。 然而,在經過今次世紀大疫情後,世界格局已經完全改變了,無論政治、經濟、文化及價值觀等等都已經完全變了樣,澳門小城當然亦不可能獨善其身,以往由博彩業帶動經濟繁榮的輝煌歲月也已不再,特區政府施政的挑戰必然愈加複雜和嚴峻。

賭牌到期在即 惟政經局勢不明 業界人士:應延後重新競投 ——澳門經濟挑戰分析(三)

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1月23日 10:10

澳門的龍頭產業前景不明,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認為,受疫情打擊,中國政府對未來經濟不樂觀。資料圖片

澳門的龍頭產業前景不明,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認為,受疫情打擊,中國政府對未來經濟不樂觀。資料圖片

博彩業是澳門的支柱產業,六張賭牌也將於2022年6月到期,日子有限,賭牌重新競投自然是今年的施政焦點之一。加上疫情之下,澳門博彩業大受打擊,內地持續收緊資金外流、中美關係緊張等,也同時為澳門賭業前景蒙上陰霾。博彩業未來方向該是如何?有博彩業界人士認為,面對目前種種不明朗因素,政府應考慮先延長六間博企的賭牌,以為賭牌的重新競投爭取更多時間及有利條件。

外憂內患 龍頭產業前景不明

受疫情打擊,澳門賭收連月來銳減逾9成,即使是10月的黃金周,遊客量亦未見有太大起色。大行麥格理的報告預測,在黃金周期間,澳門日均賭收恢復至相當於去年同期的15%至25%,即日均1.79億至2.9億澳門元,比投資者預期的30%低,而中場的復甦情况比貴賓博彩為佳。

事實上,近年屢屢出現影響博彩業前景的消息,除內地持續收緊資金外流、大力掃蕩非法錢莊、打擊網上博彩與跨境賭博外,近月也有消息指內地擬加大賭博犯罪的處罰、同時擬增加條例禁止境外賭場人員組織、招攬中國公民出境賭博,有本地賭廳也傳出財政困難等消息。

澳門的龍頭產業前景不明,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認為,受疫情打擊,中國政府對未來經濟不樂觀,所以經濟政策都會傾向保守,即使對澳門送所謂「大禮」,亦只能「口惠而實不至。他(習近平)在(潮州時)說『自力更生』,不斷強調要做『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為甚麼?上次提『自力更生』時是六十年代,毛澤東提出的自力更生,那年代窮困得很。」他認為,內地經濟疲弱,加上中國政府有意識地限制資金外流,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自由行「放人」下來,錢也來不到澳門。「旺丁唔旺財,毫無意義,也沒有幫助。」

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

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

內地新刑法或打擊澳門貴賓廳

曾參與首次賭牌公開競投的律師Carlos Lobo就分析,當下澳門經濟已經見底,未來會趨向好轉,遊客量亦會再次上升,但這不會是短期內即可見到,2021年雖然或會有所增長,但未必會如很多人預期般理想,最少直到各國找到方法或疫苗有效控制新型肺炎,情況方會改變。而隨着內地持續收緊資金轉移的限制,刑法修正案擬增加境外賭場人員組織、招攬出境賭博擬列入刑法等,澳門博彩業的發展也受到一定影響。

「博企將需要為負責與客戶接觸的國際行銷團隊提供很嚴謹的指引,在甚麼情況下要避免談論博彩相關的事。那不容易,因為和客戶談論的好一部分是回扣。」「我們目前還未看到法律實質的條文,但媒體報導指,組織、招攬中國公民出境賭博會是刑事。這將是白紙黑字,有明確刑罰。如果你跟一位客戶說會給他回扣,可能會被視為招攬人出境賭博,那就不能和中國的客戶討論這些了。」

「於是,我們會看見在中國內地的推廣會大幅下降。即使客戶問起回扣,他也未必會得到回覆,因為回覆了,就可能會被視為『招攬』。於是博企及博彩中介需要有指引,在微信或其他地方,甚麼能說能做,甚麼不能說不能做。但這會令貴賓賭博的意欲大幅下降,因為他們要來到澳門後才會知道情況。」

博彩業會更趨向中場 
或促進多元

Carlos Lobo認為,鑒於環球局勢等各種原因,未來澳門或會出現前所未見的強力執法(enforcement of laws),包括博彩法、金融規管、資訊安全等,而博企很大機會選擇跟從法例。內地的資金管制也令大額交易面對的各種成本上升,預期未來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將會進一步集中在中場,目前佔澳門賭收四至五成的貴賓廳,份額將會大幅下降,意味着交易額會較少,「所以需要更多更多人,去彌補沒有VIP的損失。」淨利率(Profit margin)會因而大幅下降,令發展賭博相對以往沒那麼有趣(interesting),而資金或會因此流向其他範疇,令真正的經濟多元或有機會發生。「我覺得這策略很有趣。投資賭場仍很有趣,但這是第一次,我看到一個可促使真正多元的策略。」

法例要求越來越多,淨利率又下降,博企還會對澳門有興趣嗎?投資會減少嗎?Carlos Lobo指,澳門市場佔美資博企約7成利潤,即使澳門的利潤減少一半,也佔美資的四、五成,美資不會輕易放棄。他預期,博企對投資會傾向審慎,將投資分開多年進行,而非集中在初期幾年,也有機會在澳門的投資額會減少。

受疫情打擊,澳門賭收連月來銳減逾9成,即使是10月的黃金周,遊客量亦未見有太大起色。資料圖片

受疫情打擊,澳門賭收連月來銳減逾9成,即使是10月的黃金周,遊客量亦未見有太大起色。資料圖片

倡延後賭牌競投 勿倉促推行

面對賭牌重新競投在即,有意見認為,現時的經濟環境前景不明,博企或會有所顧慮,認為應該先為賭牌臨時續期,延後重新競投。林繼光認同,現時看不到不延期的可能性。「如果真的開標,入標的人也看不通前景。環境咁差,你叫我大量投資,我肯定不肯;每間博企都有所顧忌,政府就沒機會利用第二次賭牌批給,去令澳門經濟提升到更高層次或推動多元化經濟、『以龍頭帶動龍身』的策略。如現在開標,可能會跟政府的要求或希望有很大落差。」

他又指,現時前景不明,且多間博企目前已透過發債等方式集資,要再融資未必容易。「如一下有人不落標,這信心危機是雪崩式的。」「我覺得未來政府應給自己多點時間觀察,也讓投牌公司多點時間策劃,會比趕着明年完成更合適。」

Carlos Lobo就認為,有意參與新一輪賭牌競投的公司,不管是現有經營者或新參加者,對澳門的發展策略將是放眼長遠的,並非只是目前一兩年。同時,他們也會評估當下,因為現時博彩的增長不明朗,風險也較高,海外投資的成本或會上升。「我認為博企定會考慮澳門未來5年以及20年會怎樣。首五年會是重要的,因為他們提案裡的項目在中標後需要馬上開展,那成本不少。」

對於賭牌重新競投,曾參與首次賭牌競投的Carlos Lobo表示,據其經驗,現時只餘很少時間去修改《博彩法》和招標,「如出現上訴的話就要再等法庭判決。我們要承認,重新競投時有可能會出現上訴,現在只剩下很少時間。」他也認為,政府會將賭牌重新競投延後。「這會很合理,因為會讓政府有充足時間去做所有應做的事,不會太倉促,去完成招標應完成的事。」

律師 Carlos Lobo(羅傑民)。

律師 Carlos Lobo(羅傑民)。

他又提到,根據第26/2001號行政法規,政府需要有競投方案,而這競投方案代表着政府希望未來二十年有怎樣的發展,公眾應該着眼於此,而非單純賭牌的數目。「是想要錢?想要投資?就業?基建?國際級服務?競投方案需要訂定起來,而且是妥善、小心地訂定。未來二十年政府要有甚麼政策,需要花時間好好去想。」

根據《博彩法》,行政長官可批示一次過或分多次延長批給,但總數不得超過五年。早前澳博及美高梅的賭牌已延兩年至2022年,即若要所有賭牌再一同重新競投的話,政府可把批給統一延至2025年。Carlos Lobo相信,賭牌重新競投會在特首賀一誠首任內完成。他期望,政府會做一個真正的招標,「即不只為現時的持牌博企,而是有競爭,讓參與投標的博企展示他們的能耐。如果是比其他人更好,就可以獲得賭牌。」

他又提到,在澳門可以投資的項目已不多。現時路氹金光大道仍有土地,政府可以此來吸引海外或現存的博企投資,徵集計劃書。「如果一間外國博企希望加入競投賭牌,想做一些完全不一樣的,哪裡有地?路氹(前威尼斯人七、八期)。美高梅想做別的?有那塊地;金沙想擴充?有那塊地。那裡可用作推動博企投資,如政府打算引入新競投者,或推動現時的持牌博企就那片地的發展遞交計劃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