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去年十二月,第五屆特區政府剛上台,尚未坐穩之際就遇上世紀大疫情,這讓新政府面對了巨大挑戰!顯然,在市民努力配合政府相對適宜的抗疫政策措施之下,本澳托賴到目前為止尚可安然渡過,未有社區爆發。這對一直處於低民望的特區政府而言,亦可謂成功轉危為機,博得不少市民的掌聲。 然而,在經過今次世紀大疫情後,世界格局已經完全改變了,無論政治、經濟、文化及價值觀等等都已經完全變了樣,澳門小城當然亦不可能獨善其身,以往由博彩業帶動經濟繁榮的輝煌歲月也已不再,特區政府施政的挑戰必然愈加複雜和嚴峻。

稅收銳減 「現金分享」長效機制何時來?

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1月23日 10:10

及至月中,特首明確表明「現金分享」金額將維持不變,發放方式將會綜合考慮。

及至月中,特首明確表明「現金分享」金額將維持不變,發放方式將會綜合考慮。

「現金分享」要如何處理是今年施政的焦點之一。特首賀一誠10月初時曾經「放風」,稱「正在研究」會否延續明年度現金分享,社會屆時可留意明年度施政報告。網上為此旋即牽起一陣熱議,包括對今屆政府理財邏輯的質疑,例如政府在疫情期間仍花費巨額舉行大賽車,也未勸止美食節,卻不排除向「現金分享」動刀。

及至月中,特首明確表明「現金分享」金額將維持不變,發放方式將會綜合考慮。

「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的「現金分享」由澳門特區第一位特首開始、第二位特首承接延續,現在來到第三位特首手上;已說多年的「長效機制」一直「空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面對現時經濟下行,本澳賭收銳減,政府早已預告將削減多項開支,但已實行十多年的「現金分享」要如何處理?有學者認為,政府應慎思「現金分享」的政策目的,包括思考長效機制甚或退場機制,並凝聚社會共識。

特首賀一誠10月初時曾經「放風」,稱「正在研究」會否延續明年度現金分享,社會屆時可留意明年度施政報告。資料圖片

特首賀一誠10月初時曾經「放風」,稱「正在研究」會否延續明年度現金分享,社會屆時可留意明年度施政報告。資料圖片

學者:現金分享是為了甚麼?

「要搞清楚政策目標,才可以想用甚麼政策。」訪問幾位學者時,特首尚未明言「現金分享」金額會延續,且金額維持在一萬元。而對於「現金分享」,經濟學者關鋒認為,要思考如何處理就要先問「現金分享」的政策目標是甚麼。「在我看來,隨便派錢這樣的政策不應該需要。當然,是要幫需要幫助的人,但如是這樣,現行的社會保障制度是有的,當然可否加大是另一回事。問題在於,現金分享一萬元,六十萬人,大約六、七十億,六、七十億在過去不是甚麼錢,但在現時來說是一個數目,這筆錢花與不花對政府有一定影響。」

他認為,如果要花,就要好好思考如何花、如何對紓緩當下經濟困境;而如果不花,政府則可省回幾十億。「因為現在全年的財政收入只有三、四百億,不斷從庫房拿錢不是辦法。開源也受制於疫情,三十幾平方公里能做的真的不多。當然怎樣快點吸引哪裡的遊客都可以,但能做到嗎?疫情不受控就做不到。」

公共行政學者余永逸也坦言,自己並不贊成「人人有錢派」,而整個「現金分享」的政策邏輯並不清晰。

公共行政學者余永逸也坦言,自己並不贊成「人人有錢派」,而整個「現金分享」的政策邏輯並不清晰。

公共行政學者余永逸也坦言,自己並不贊成「人人有錢派」,而整個「現金分享」的政策邏輯並不清晰。「為何要派,政府最初沒有解釋,之後說是『共享經濟繁榮』,現在經濟不好了,就說『要支持市民』。怎說都是對的,那究竟派不派?政府有沒有錢派?政府應否這樣用錢?以前我們錢多時,我們不會講這些,到現在我們見到財政開始收縮了,我們要『慳家』了,我們要削哪裡?我們應引導市民去討論這些。我們應從哪裡入手去削,我們就攤開盤數出來講:哪裡不夠錢、哪裡傷害大。」

社會一直欠討論 難凝聚共識

余永逸認為,政府一直未有推動有關「現金分享」長效機制的討論,而現時社會複雜了很多,會有很多不同的利益與矛盾,要決定用甚麼方法去處理不同利益的衝突就需要有一套價值觀,但社會一直沒有共識。「現金分享不去定義怎為之『有錢人』,所以你看到我們整個福利開支是盲目地派——中產人人有得退稅,人人都有『現金分享』,低下階層會有特殊津貼。經濟好時當然人人都有份,誰拿多的、誰拿少的就不管了,總之自己有份就算了,但到現在沒錢了,誰拿細份的?怎去決定?我們就跌入了這陷阱。」

「澳門社會不肯去做一個困難的決定,從來都不願意做,經濟好景時又派錢,不好景時又派錢,哪個時候不派錢?」「闔上眼就派(錢)即是懶惰——因為懶惰,不去定義(誰是有錢人),甚至由2008年開始派到現在,都很懶惰地不去定義、去避開,我們從來都是避。」

施政應細化 
與社會共討論

「現金分享」人人一萬,暫未知道今屆政府會否開始討論「長效機制」,或將來會否按不同市民情況發放不同金額,抑或是單憑長官一己意志決定。回顧今屆政府上場短短大半年,有幾次政策都予市民「一刀切」之感,毫無彈性可言,例如政府不同部門劃一縮減開支一成,又例如文化局與澳門基金會協調分工,「一刀切」將藝團分類分開資助。(詳見今期《藝文爛鬼樓》專題)

立法議員林玉鳳。

立法議員林玉鳳。

直選議員林玉鳳認為,現時政府「一刀切」的施政欠缺仔細。她又提到,年初時因為疫情未明朗,一些措施在倉促下推出無可厚非,但現時政府已有時間細化。她又以「現金分享」為例,「第一,社會上很多意見,第一次『消費卡』時大家有討論『現金分享』要怎辦,比如是否跟財政預算掛勾、沒錢了怎辦。現在有很多討論,還有一個月才施政,政府可以去想一些方案。例如今天有人留言提議,讓市民選擇現金分享還是退稅。」

余永逸就提到,政府應思考「現金分享」可如何逐步「退場」,同時開始討論澳門日後怎釐定派發福利的取態或衡量標準。「現在我們不能『一刀切』,『一刀切』一定不行,問題是怎樣慢慢、慢慢退場。」「過渡期大家未能決定時,找一個中途方案,大家都拿到一點,但沒以前那麼多,但又可多給一點給有需要的人。哪班人多需要一點,就要聽市民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