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去年十二月,第五屆特區政府剛上台,尚未坐穩之際就遇上世紀大疫情,這讓新政府面對了巨大挑戰!顯然,在市民努力配合政府相對適宜的抗疫政策措施之下,本澳托賴到目前為止尚可安然渡過,未有社區爆發。這對一直處於低民望的特區政府而言,亦可謂成功轉危為機,博得不少市民的掌聲。 然而,在經過今次世紀大疫情後,世界格局已經完全改變了,無論政治、經濟、文化及價值觀等等都已經完全變了樣,澳門小城當然亦不可能獨善其身,以往由博彩業帶動經濟繁榮的輝煌歲月也已不再,特區政府施政的挑戰必然愈加複雜和嚴峻。

中美關係緊張 應保持國際窗口特色 ——澳門經濟挑戰分析(一)

090 疫境前行,出路何方?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1月23日 10:10

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也認為,如美資不獲續牌,將形同打破「一國兩制」的招牌,而即使美資不獲續牌,對美國的影響有限,利益所受損的只是美資博企的股東。資料圖片

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也認為,如美資不獲續牌,將形同打破「一國兩制」的招牌,而即使美資不獲續牌,對美國的影響有限,利益所受損的只是美資博企的股東。資料圖片

環球經濟受疫情打擊,澳門也不能獨善其身。即使「自由行」已經重開,十一黃金周的遊客量還是未如很多人預期般大增。同時,中美關係持續緊張、中國經濟大幅放緩等因素影響,澳門在賭牌將重新競投、多方面均面臨不少不明朗因素。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澳門應保持其國際窗口角色。有博彩業界人士也認為,一國兩制之下,中美之間的關係不應影響澳門特區的賭牌競投。

若保國際窗口特質 
可成中美關係緩衝區
 

就未來的經濟挑戰,甄慶悅認為,疫情總會過去,但更長遠挑戰是現時國際政治格局變化,例如中美角力衍生的全球政經的大變局將會對澳門有重大影響,同時,澳門的經濟一定會伴隨着中國的經濟的轉變而轉變。他指出,澳門如何尋找一個較合適的位置,既對澳門有利,又對中國有利,是整個社會特別是特區政府要思考的問題。對於有意見認為,澳門要成為中美之間的「緩衝區」,甄慶悅表示,從新中國建立開始,港澳都是中國的窗口,其中香港作用比澳門大,這無庸置疑。當香港的國際化正逐步褪色,澳門雖具備特質去扮演「窗口」角色,但未有足夠能力,沒可能取代香港。「現在希望的是澳門能真真正正發揮澳門的特質,將窗口的功能繼續保留,並不斷強化這窗口的功能,才能保住澳門的經濟發展,亦替中國留有一線窗口,這是最重要的。」

他指,澳門一直也曾擔當「緩衝」的功能,例如兩岸在八十年代關係惡劣時,兩岸也有所謂的「澳門模式」,通過澳門作為平台,可以經澳門轉機。又例如北韓等受制裁的地方,在澳門也有一些活動。他認為,美國對匯業銀行「解封」、「綠卡」申請沒把澳門排除在外等種種訊號顯示,中美雙方都無意將澳門政治化,令澳門成為「戰場」,所以澳門不應「強出頭」,而澳門能否成為「緩衝區」也視乎「一國兩制」的特質能否保持。「澳門為何到今時今日都不成為戰場?因為澳門一直不是很政治化的地方,一國兩制一直行,不是太礙眼時,城市特質就可以保留,可以繼續做自己的事。當一緊跟香港那些『次文革式』社會發展軌跡的話,澳門一定會成為戰場,所以切忌有樣學樣,搞鬥爭。」「有了穩定的政治局面,才能推展鴻圖大計。像香港現時有甚麼計劃都推動不了。」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他擔心澳門的管治聯盟目前正有左傾趨勢。他舉例指,世界新聞圖片展突然被叫停、六四燭光晚會被取消、「一個人默站」本是小事也變成了大事。「這些是沒必要的,是做多了。跟返正常程序,過往一直享有的自由、寬鬆、法治繼續保留,澳門能跟返以往的路,做以往能做的事,能保持法治,澳門就不會成為戰場。」「這需要政治智慧。所以特區政府也好,管治聯盟也好,唔好做多咗。」

中美關係不穩 
會否影響美資博企續牌?

另外也有意見擔心,目前中美關係緊張,社會上有聲音擔心,美資博企未必能再獲得賭牌。甄慶悅認為,現時世界聚焦美國11月初的大選,但他認為無論誰當選,美國對華方針不會大變,只是誰更強硬或柔軟,如果中美角力牽動到澳門,那將會更麻煩。「佔了澳門半壁江山的美資賭場,就算讓他投,除投標計分,會否有政治考慮?如有,到時就會很麻煩,因為他們現時有很多資產在澳門。」雖說博彩歸政府,非博彩歸博企,但當中盤根錯節,「如搞得唔好,對澳門的國際聲譽影響相當大。」

環球經濟受疫情打擊,澳門也不能獨善其身。即使「自由行」已經重開,十.一黃金周的遊客量還是未如很多人預期般大增。同時,中美關係持續緊張、中國經濟大幅放緩等因素影響,澳門在賭牌將重新競投、經濟發展等都正面對不少不明朗因素。網上圖片

環球經濟受疫情打擊,澳門也不能獨善其身。即使「自由行」已經重開,十.一黃金周的遊客量還是未如很多人預期般大增。同時,中美關係持續緊張、中國經濟大幅放緩等因素影響,澳門在賭牌將重新競投、經濟發展等都正面對不少不明朗因素。網上圖片

他又指,如沒有了美資博企,澳門的形象會由國際化賭城變成華人賭埠,澳門「國際窗口」的角色也會消失。「為甚麼全世界都要吸引外資?當然是因為有新資金進來,令全國的資金更多元,這一定是好事。另一個是象徵訊號——你是穩健的、值得投資的。」「博彩是資金流動的窗口。買糧食買能源,都要靠外滙,澳門能吸到一點,沒可能像今時今日的香港,但也算有,澳門就是要保這樣的功能。」

博彩業界人士林繼光也認為,如美資不獲續牌,將形同打破「一國兩制」的招牌,而即使美資不獲續牌,對美國的影響有限,利益所受損的只是美資博企的股東。「即製造了潛在的敵人,而Sheldon Adelson在美國政壇和共和黨有一定影響力。「聰明的話,應該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然後交換條件,讓對方成為溝通橋樑。」

而熟悉《博彩法》的律師Carlos Lobo(羅傑民)有感,中美關係存在暗湧,如發生比冷戰更壞的情況,美資博企或有可能未能重新獲得賭牌,這將是最壞的情況。但他認為把緊張局勢升級並不合理,而若果沒有升級,中央政府的政策可能是是希望外資可留在中國,不論是在澳門或香港,內地有關部門應不會要求或暗示澳門政府不讓美資續牌。同時,澳門賭權開放後,美資為澳門帶來了國際級的服務與專業,對澳門有其貢獻,也令不少本地及各國人才留下或滙聚澳門。「而澳門還可以從美資得到更多,我認為外資對澳門是好事。」

律師 Carlos Lobo(羅傑民)。

律師 Carlos Lobo(羅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