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總監顧問遙距操作 未來計劃仍無可奉告 炫昌:願不斷聆聽意見

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築城危言藝文爛鬼樓

文:藝文編輯室

時間:2020年09月1日 12:12

戀愛電影館的營運由炫昌娛樂中標接手;但這一棒,並不易接。前任經營者拍板公司表現出色,深受觀眾認同;現時經營易手,外界難免會將兩者比較。加上炫昌娛樂由中標至今一直未有透露具體甚而是令人眼前一亮的計劃;開幕影展前的宣傳亦被網民指出種種「甩漏」;電影館尚未正式對外開放,文化局已向公司發出一封警告;這接棒的開首,顯然是蹣跚而行。

 

「籌備過程是不容易的,因為工作量也大。」戀愛電影館新任經營經理葉秋梅(Jenny)接受《論盡》訪問時說,「但我們會很願意不斷聆聽意見,我們也很願意去接受。」未來會具體有哪些計劃?「我們都要確認了先會推出這些program,也希望你們可以耐心等候,一有的話,我們都會很急不及待跟大家說。」「大方向是有的,但細節我們一定要自己已完全準備好的情況下呈現給觀眾,我們亦希望呈現給公眾時我們是準備好的,我們是完善的。」

戀愛電影館新任經營經理葉秋梅(Jenny)

 

與時間競賽最吃力

由炫昌娛樂營運的戀愛電影館於9月1日開幕,首個影展名為「致電影的情書:大銀幕裡拍電影」,影展外還安排了一些「九月精選」電影,而開幕電影為《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今次影展大部份均為老電影、經典電影,自言過去也曾參與電影《澳門之年》、《INA》工作的Jenny表示,這主題是整個團隊一起討論出來,由戀愛電影館新任顧問吳蕙君(June)選片。「她選了的片我們之後會再討論,我們整個團隊自己都會看,覺得是否適合,再由文化局確認、給意見。」

Jenny指,他們9月放映的電影不少都是跟歐美的片商洽談取得放映權,但由於疫情在當地尚未完全受控,加上時值夏天,不少人員放假,故團隊都要加緊聯絡。「當我們片單一出時,我們整個團隊都是以一個『死都要攞到呢條片』的心去追片商,日日追他們,希望他們可以給我們回覆,希望我們可以快點確認這條片。(最吃力的)可能是與時間競賽吧。」不過記者向熟悉電影發行的朋友查詢,回覆稱是次放映多為經典影片,不算太難找到,其中幾部有香港發行,其他的也在專發行經典片的國際發行就可找到。

「如果要講其中幾套,較難會到的包括我們的開幕電影《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其實除了符合主題外,我們也希望開館電影以一個比較歡快的氣氛去呈現給觀眾,尤其這是一個很經典的愛情音樂劇,我們自己整個團隊看時都會嘴角上揚,覺得像整個人放鬆了,我們都希望觀眾可以分享到這種喜悅。」不過據文化局資料顯示,《萬花嬉春》(Singing in the rain)在2016年第三十屆國際音樂節中已作過免費公映,並設映後座談,當時協辦單位為拍板視覺藝術團。至於今次開幕影展,Jenny表示暫時沒有安排任何相關的電影欣賞或講座等活動。

對於有網民發現海報上標示的放映日期並非9月,Jenny解釋由於這是片商提供的海報圖檔,至於為何不在發佈前把原來日期遮蓋,Jenny謂當看見公眾對此表達關注,團隊也立即問片商可否授權遮蓋。她又指,要有一部電影的發行權,才可以為這電影設計宣傳海報,「這也反映出澳門市場暫時有一大半可能都會依附着香港市場,所以我們其中一個願景是希望作出突破,希望不單局限於香港,可去尋找、探索更多不同窗口,引入更多多元化電影給澳門觀眾。」

 

未來計劃三緘其口

那團隊接下來具體有哪些計劃?又有哪些主題影展?猶記得2017年3月下旬戀愛電影館開幕前,負責營運的拍板如數家珍地分享:5月會有加拿大導演Xavier Dolan 專題的焦點影展;6月有女性導演為題策展;7至8月有「電影製作夏令營」、國際紀錄片節、動畫放映;不定期舉辦電影市場工作坊、監製工作坊、影評人計劃等(之後也一一落實)……而相較之下,炫昌團隊顯得相當口密。

有哪位導演的專題影展能說嗎?「例如我可以說,我們一定會展影澳門的電影,會展影華語的電影,也會展影從國際市場拿到的、不同窗口的多元化電影;一定也是藝術電影,獨立電影和本澳製作的電影這策展方向去做我們的program。」

展覽甚麼時候會有?主題是甚麼?「都會是這幾個月。例如我們有常態展,都是關於澳門電影的發展,我們都會朝住這方向去走。短期的展覽我們會配合那個月推出的一些主題展,去做相對應的展覽,都希望觀眾可多多留意。」

即是哪個月會有?又即是有甚麼影展?Jenny表示,對於未來的計劃,希望細節準備好後再公佈,而接下來的影展主題,也希望統一對外介紹。

 

總監、顧問對外聯絡 不長駐澳門 

 

對於外界關注,炫昌娛樂就電影館的預算較之前的經營者低,未必有資源邀請外地優秀的電影人來澳交流,Jenny指,交流也在團隊的計劃中,「當然現在疫情的情況下……其實本身九月有計劃到。其中一個我們想推動的,是希望可以邀請到不單只兩岸四地或鄰近地區的導演,亦希望擴大至亞洲的導演來做交流。」至於與本地電影工作者的連結,她表示,團隊有陸續跟本地電影工作者緊密聯繫,了解他們的近況和作品進度,並討論之後會如何就他們的作品作計劃。而團隊的目標之一也是希望本地作品能被更多人看見。

「希望可以將本地製作電影都帶出去。這可能就要靠我們的總監和顧問。因為她們現在其實不斷在跟其他地區探索可能性,看會否能促成一些合作,讓我們可以欣賞到優秀作品的同時,也可以帶我們本地的作品出去讓更多人看見。」

Again,具體有哪些外地合作,暫時未能透露。

又話說,《論盡》曾表示希望訪問戀愛電影館新任營運總監及顧問。Jenny 指,因為要隔離,二人都未到澳門;又由於二人主要是利用自身的網絡為戀愛電影館在外尋找更多的可能性,所以她們沒被要求要長駐澳門。雖然如此,但二人每日都會跟澳門的團隊聯繫,了解情況。

 

團隊年青 稱願不斷聆聽 

開幕前,炫昌在Facebook的宣傳文案、帖圖及售票網站均受到不少批評,網頁也因未符承投規則要求被文化局發出書面警告。有人認為,營運公司尚未準備好就推出帖文,專業性成疑。帖文之後被更新多次。而記者發現,現時戀愛電影館的網站已如承投規則要求,有繁、簡體中文、英文及葡文。

「我們也是一班很年青的團隊,年青得來我們是願意聆聽,我們願意去優化。」Jenny 說。

「我們基於這些意見,才知道公眾的期望、需求,我們才可再優化我們的服務。這是我們都會持續不變的態度。」

「年青人最重要是甚麼?機會,還有經驗。有嘗試的機會,我們整個團隊都是朝着這個方向去走,希望可以做到最好,滿足各方面或各市民的需求。但我們不會因為害怕,看見前面有很大的難關和阻礙就卻步。」

訪問到尾聲,然後,原來炫昌娛樂有網頁了。網頁極為精簡,當中寫著曾「策劃電影本地宣傳」逾500(個?),但不知這些電影的名字又在哪裡呢?

現時戀愛電影館的網站經修改後,已有繁、簡體中文、英文及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