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來論

【來論】這一夜,我從直播目睹母校中大被攻

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來論

文:鷺兒

時間:2019年11月13日 13:13

我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的澳門人。

昨日看着網上新聞,徹夜難眠。只見我們一眾「中大人」自豪的山水校園兩日以來被催淚煙濃罩着,校園火光處處,多位恩師與同門為保護校園衝的衝,傷的傷……這些催淚彈,彷彿也打在我們校友心上。

為甚麼香港警察要攻入中大?網上有很多猜測。有說是因為碧秋是「香港網絡要塞」;有人說是因為中文大學醫學院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骨腫瘤科組教授古明達表示,已故的科大學生周梓樂很大可能墮樓前已失知覺;也有人猜,是因為中大有百佳超市,可以做很多氣油彈,是「軍火庫」。

而事實上,早上有人在中大二橋投擲大型物品到東鐵路軌,然後警察到來。當然,警方說是因為執法,指「大學並非罪犯避風塘」,彷彿他們不懂在別的地方拘捕疑犯,也不懂如何不發催淚彈地、依法地處理事件。

誠然,網上揣測不一定對,但也揭示在大家心中皆知,大學是敏感而重要的基地。亦因此,大學校園就如許多重要機關一樣,如沒報警,警察一般不得主動進入——因為警察並非只是執法機關,更是國家機器;當政權變得專制,沒有人知道哪一天警察會被利用來做甚麼,而大學所擁有的都太「危險」,都可以用來「犯罪」——歷史和新聞告訴我們,網絡可以是「犯罪」途徑,化學實驗室可以提供「犯罪」原料,運動或天文用品可以是「犯罪」器具……

而且,大學有書。2016年新年「魚蛋騷亂」後,香港警方就曾在其中一名被告家中將3本刊物作證物帶走,當中包括國際暢銷書《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大流行》(《蘋果日報》,2016/02/20)。

但這些,也許都不是最「危險」的。大學對專制政權最大的威脅是甚麼?是知識與勇氣。學術自由是當今的普世價值。而大學有着一片鼓勵追求真相、鼓勵平等、鼓勵交流的土壤,是孕育新思潮,推動社會向前的搖籃;大學是保護我們仍可以勇敢說出2+2=4,說出國王沒有穿衣服的地方,也是我們社會普世價值的最後防線,也因此,大學必須要我們每人共同守護,絲毫不得讓人傷害。

香港警察攻入中大,網上不少人只着眼研究有人堵路、學校與警方為何談判失敗卻無視五個多月來在香港出現的權力不平等。事實上,香港連月來的一切一切,都是因為社會權力失衡。市民和平上街無效,政府以各種暴力與冷漠無視民間索求真相與公義的聲音,仇恨就隨着催淚煙漫延,最後,來到了大學。

話說,澳門也有中大校友會。我不知道各位校友看見香港警察強攻入校園,警方自己身穿全副裝備,卻向口罩也沒有的校長放催淚彈有何感想。我們當中有人位居企業高層,有人在政府高薪厚職,有人為自己的信念而努力——我們因着中大各位老師的悉心教育,成為了今日的我們。而一海之隔,各位老師與同門正在浴血奮戰捍衛校園的尊嚴。我不知道各位校友怎樣想,我只知道,這一夜,從網上看到濃濃的催淚煙困罩着夏鼎基運動場久久不散,我的心也在淌血。

(來論照登。此稿於13:50應來論人要求更新。相片由來論人提供。)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