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即時報道

香港示威新聞點樣報 澳廣視高層指令多?  有記者:連寫一條稿都要驚,其實好冇意思

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8月18日 11:11

香港「反送中」爭議的衝突越演越烈,鄰埠澳門的媒體亦相當關注。而《論盡》接獲自稱是澳廣視記者的投訴,指高層屢屢下指示,寫香港示威新聞時要側重香港官方回應,亦曾要求「要求一定要有示威者破壞嘅畫面,又要有警員受傷嘅」,並以「條稿太長為由」要減少批評警察的聲音。亦有記者指,很多人因此感到士氣低落,直言:「好多人都知新聞部門口掛住個『客觀公正持平』嘅牌匾,但客觀公正持平,到底應該點判斷?小記好想知!」也有人表示:「今時今日連寫一條稿都要驚,其實好冇意思。」

《論盡》曾就此向澳廣視查詢,暫未收到回覆。

高層指令多 記者士氣低

《論盡》接獲的投訴指,高層曾明言要記者要多選示威者衝擊的,有時更會以記者寫得太長為由,叫編輯刪除香港警察放催淚彈或批評警察的段落,而且側重官方回應。「一定要出政府或者警方回應,同埋盡量剪示威者『行動』嘅片。」「甚至覺得佢唔想新聞時段出現示威畫面,但林鄭或港澳辦記者會譴責就一定出 live,大篇幅講。」

有記者亦坦言,高層指令多多,令記者不敢或不願寫有關香港的示威新聞。「我哋無人去香港採訪,平時大家只可以圍住部電視睇人哋台直播。啲稿點嚟?好多唔係靠駐港記者,係靠我哋自己砌返嚟,但我哋無人想砌!唔係因為懶,而係『腦細』不停有要求:要求一定要有示威者破壞嘅畫面,又要有警員受傷嘅。咁多要求,但外電有無片先得㗎?」

「我唔知呢啲要求關唔關編輯事,不過有日聽到編輯電話響,佢收線後就叫個同事改稿,話『條稿改好咗啦,按返嗰條稿再執下』。條片出街後,負責個同事就收電話,之後見到個同事又要改下啲畫面。好多人都知新聞部門口掛住個『客觀公正持平』嘅牌匾,但客觀公正持平,到底應該點判斷?小記好想知!求教!」

另外有意見認為,高層明明有議題前設,但就往往以記者做得不好為藉口CUT稿或改片,令士氣低落,沒人想處理香港新聞;而香港的示威很多時都會持續到深夜或凌晨,於是早上新聞時段會缺少香港示威的最新情況,「明明香港凌晨發生大單嘢,都冇人寫」,更直言:「澳廣視作為紅媒,其實每個記者都心知肚明,但今時今日連寫一條稿都要驚,其實好冇意思。」

葡文新聞部有到香港採訪 中文新聞部呢?

話說澳廣視葡文新聞部由6月至今,好幾次都有記者和攝影師到香港示威現場採訪,但中文聞部則沒有。有記者指,高層沒有明確解釋到目前仍不派記者到香港採訪示威的原因,只能猜測是安全考慮,加上中文新聞部已有駐港記者,所以沒有派記者出去。不過亦有記者認為是因為「葡文同我哋都唔同總監」。「有駐港記者就唔使去?咁香港特首選舉就去?到底個標準係點?」另有記者直言高層偏頗:「首先,唔持平就一定;其次,甚麼大灣區歌頌祖國愈來愈多。」「好多之前有心嘅記者已經係過一日得一日,甚至覺得苟且偷生。」

《論盡》曾就有關投訴向澳廣視查詢,暫時未獲回覆。

澳廣視(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