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2019-08-24 默站都唔畀?即時報道

治安警不容許819默站 發起人取消集會 吳國昌:警方不容許理據並不適當

2019 香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2019-08-24 默站都唔畀?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8月16日 20:20

有澳門市民原訂於8月19日(周一)晚上在噴水池發起原地默站,以反對香港警察使用暴力對付市民。但集會海報一出,各個社交媒體就充斥著許多批評集會「搞亂澳門」的言論,更有建制社團到政總遞信要求政府「拒絕」集會預告。而治安警昨日下午宣佈,根據集會權和示威權法律,作出不容許這次集會決定。治安警指發起人發起集會表達對違法行為的支持,有機會令部分人士傚法,甚至作出以違反澳門法律方式表達訴求的行為。而集會發起人亦隨即宣佈取消集會。

對於警方不容許舉辦默站集會,直選議員吳國昌認為,從公開資料來看,治安警不容許集會的理據並不適當,因當局未有說法集會的目的違反了本澳哪一條法律,純粹以政治判斷來反對相關集會,「因為香港已經有示威者觸犯法律,警方擔心係澳門搞支持香港嘅活動,就會出現與香港同類嘅違法活動。但呢個只係一個純粹嘅政治判斷,同集會法賦予你合理地反對呢個集會活動係無關。」

吳國昌亦指,若警方不容許相關集會,集會的發起人其實可以按照集會法的規定進行上訴,「澳門嘅申訴制度,從客觀程序嚟講比香港仲要先進。香港警察反對你集會,你只可以向香港警方去上訴。但係澳門,發起人有權直接向終審法院上訴,唔需要請律師,亦唔需要預先支付金錢成本。單純從形式上,澳門嘅程序係相對先進。」他指,縱使發起人有上訴與否的自由,但強調社會應珍惜及正視上訴的權利。

建制派出招總動員反對集會 吳:政治鬥爭的行為

集會消息傳出之後,不少人都在網上表明反對、拒絕該集會。而建制派亦「總動員」,在網絡上搶奪話語權,表明不容許集會「搞亂澳門」。但坊間亦有不少意見批評,反對者可以不支持、不參加,但為何要打壓居民的言論及集會自由?吳國昌指,這兩天都有不少網民問他會否出席,他表明不會,原因是當晚要頂替直選議員區錦新在議員辦值班。但他強調,作為議員,無論是否支持相關議題,都應該要尊重發起人及參與者表達意見的自由。

他坦言,網上出現群起反對集會的情況,其實就是「政治鬥爭」的行為,「政治鬥爭嘅其中一種戰術,就是要將對方最危險的東西消滅於萌芽階段。」但他認為,此舉會對社會的文明進步帶來負面效果,「社會文明進步理應係容許各方意見可以自由表達出嚟,但我亦有權表達不同意你嘅意見。文明社會理應如此,應該要理性溝通。如果打壓所有意見,其實就係妨礙人類的文明進步。」

吳國昌指出,近年全世界的資訊形態出現很多變化,大眾傳媒開始被網絡傳媒所取代,但以網絡傳媒來打壓所有意見,「所謂網絡傳媒,就係無論建制派或反對派,都可以對其充份利用。雖然網絡傳媒嘅好處係資訊變多、變方使、限制較少,但亦因此而缺乏咗理性溝通。即使資訊爆棚,人類的文明無因此而真正進步。我過去形容,網絡時代係公共參與嘅碎片化時代,碎片嘅意思係無辦法利用道德、理性嘅理由嚟團結,但唔係理性嘅進步。」

吳:「反送中」大爭議 因「黨領導一切」

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已有2個多月,但仍未有平息跡象。過去澳門特區政府亦曾將《區際刑事司法互助法》法案交到立法會,但立法會未開始審議,政府就迅速撤回法案。吳國昌指,香港「送中」法案引起極大爭議,原因在於現階段國家已經富強,資訊由中央片面控制,加上中央表明要做新時代的社會主義,由黨領導一切,即使法院也是由黨領導,有需要時可以變成滿足政治的工具,「係咁嘅情況下進行送中,機制上引來好大反彈。如果國家可以做到黨政分家,司法體系相對公正時,反彈力就唔會咁勁。」

他強調,當國家的方向是由黨領導一齊,變相令法院的中立性消失了,港人無法對內地的司法制度有所信心,「條例或者未必太差,但基於形勢嘅轉變,就有咁差嘅效果。真係要黨領導一切?唔係要你立即放棄一黨專政,你搞國家資本主義有聲有息,亦無其他力量或制度要去取代你,你亦無犯大錯時,暫時嘅一黨專政,唔係唔可以接受。但若你要將所有資訊全盤控制,所有嘢都要領導,就過於膨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