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7 都更拖延症?每週專題
都更拖延症? 早前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都市更新研究分五期進行,今屆政府任期內將能完成研究的初步報告,但其餘四期研究的進度,他就指現時難以預計,因為每一期報告都需要委員會批准後,顧問公司才可開展下一期工作。 顯然,無論是上屆政府所提出的「舊區重整」或是今屆政府的「都市更新」概念都備受社會關注,亦備受質疑的是十多年未見實在效益。 都市更新委員會在2016年成立後,先後討論過低層樓宇維修資助計劃、重建樓宇稅務優惠制度、重建樓宇業權百分比、工廈再活化、暫住房計劃、成立都更公司等議題,當中部分議題已交到立法會並審議通過成為法律。而其他議題如工廈再活化計劃無實質進展,而與居民權利攸關的重建樓宇百分比,則早在前年已取得委員會的共識,不過尚未見政府有進一步行動,亦未就這個相當具爭議的議題進行公開諮詢。 此外,作為推動都更的主體法律,郤至今仍未見蹤影。如此,在欠缺基本原則的框架下,現在率先制定細部法律法規,那麼將來會否出現大法與細法之間矛盾的問題。 作為本澳重大公共政策的都市更新,坊間有聲音質疑政府藉外判都更研究來拖延都更的進展。當中社會普遍對於樓宇重建百分比、剩餘地積比利用、工廈再活化等議題存在極大的分歧,甚至牽涉到私有財產、居住權的保障問題,但是政府至今卻未有一個清晰的說法。究竟都市更新還有拖延多久?政府有否一個整體策略的考量?由於欠缺透明度,坊間議論紛紛,到底都更何去何從呀? 在另一方面,有意見則關注到,由於新土地法加強了保護公共利益的規範,以及「閂住」了政府過往在批地的任意「門」。是以,都更日後可能牽涉到龐大利益的問題,而這塊大「肥肉」將會怎樣被「分割」,實在需要嚴謹監察,以確保公眾利益。 對於都更,如何真正有利於城市健康發展,以至合理解決市民住屋問題,這無疑是下屆政府施政的其中重要課題。

陳德勝:都更不能脫離城規而行

2019-05-17 都更拖延症?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5月18日 14:14

政府提出都市更新的概念至今已有四年時間,期間雖然政府設立了都市更新委員會及都市更新公司,亦就樓宇重建稅務優惠、暫住房及置換房等法律進行立法,但是對於較為重要但具爭議的項目如樓宇重建百分比、工廈活化等的著墨不多。城規委員陳德勝就批評,在近十年的政府施政當中,無論是城市規劃還是都市更新的工作,政府都是做得十分不到達的。他認為,都更作為城市總體規劃的一部分,不可能脫離城規會「特立獨行」,但自都更會於2016年成立以外,其與城規會之間卻毫無溝通,導致兩者都不知彼此的想法如何。

陳德勝指出,現時針對都更的種種問題經已浮現,就如當日論壇上都更委員石立炘提出要訂立「城市規劃綱要法」,理順城規、土地法、文遺法等各部法律的位階,「當各個法律的位階都一樣時,如何平衡、融合做好都更工作相當重要。舉例文化局可能評定了一個文物,但是那座建築卻是在都更的範圍內需要拆卸時,如何平衡這一事情?」他亦批評,國際間未見有政府將城規會及都更會分開處理,兩者既不見面亦不溝通,「都更不知城規會的人想什麼,城規會的人不知他在開什麼會。」

立法會早前細則性審議通過暫住房及置換房法律,陳德勝批評這部法律「一塌糊塗」,因置換房所使用的是國有土地及公帑,不能以都更的名義將公共資源變賣出去成為私產,「政府不應做生意,法律不可能為了一班人來訂定法律大開後門,這不是社屋經屋,因公屋是作為福利的一種制度,我們可以包容。而政府訂立這個法律時,亦沒有向城規委員介紹及與我們討論,從不見面從不交流。政府不能利用市民急上樓的心態去推動都更,總城規未出台就一味去趕。」

至於都更公司方面,陳德勝就認為,政府在未有都市更新法律及總體城規下,急於開設都更公司的做法是「逆邏輯」,「委任誰我都沒有意見,但都更是牽涉過萬億元的工作,在澳門就算委任誰都只是老一套,是否應以國際招標的形式來聘請國際間有成功經驗的人來做?然後應在過程中,培養澳門本地的人材接棒未來的都更工作。」

雖然社會一直批評政府拖延都更進程,但陳德勝就認為,未看到政府有心拖延,因城市必須發展,而都更亦牽涉到就業及城市未來前景的問題,「即使政府不做,國家都會要求你做。我們有多達三至四千座有30至40年歷史的樓宇,逾千座更高達50年,許多樓宇已相當殘破,未能追上宜居城市的稱號。我覺得都更不是政府不想做,而是沒有能人,澳門的死症是法律上沒有人材,下屆政府必須要找對人,找到一個在法律上有能力、有承擔的人,配合政府推動都更。」

他亦認為,現屆政府須在剩餘的任期內盡快做好都更法的立法工作,因都更牽涉到千家萬戶的生命及財產安全,應按照不同區份的居民的生活習慣而釐定好每區的都更及建設工作。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