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這當中,澳博與美高梅即將明年到期,銀河、永利、金沙中國及新濠博亞,則在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公佈,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處於不明朗的狀態。再者,遲遲不公佈亦予人們認為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且無論對市場和投資者都是不利的狀況——事實上,競投需要建基於公平及透明等原則。

賭牌重新開投規則密不透風 圈中人預測新舊賭牌或共7至8個

#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3月29日 11:11

Photo by Michał Parzuchowski on Unsplash

【賭牌內外】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開誠布公,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不明朗。不過,有賭圈中人則對博彩業未來的展望仍審慎樂觀。他又指,實情政府已擬定了重新競投賭牌的方案,隨時可以開投,但何時開投則是由中央拍板,而當中最主要考量因素是取決中美貿易戰的狀況。再者,由於今年政府換屆且8月產生新特首,加上年底特區成立二十週年大慶活動,所以已決定了將由下屆政府處理新賭牌的競投之事。

不必諱言,博彩業對澳門經濟及社會的影響力度甚大,當中,博彩業是澳門經濟最重要支柱產業,且當中不僅涉及博企利益,更牽涉成千上萬的眾多博彩從業人員及與之相關連行業人員之工作與生活;同時賭稅政府庫房的主要收入來源,當中政府經常開支、基建與城市設施及社會福利等等事項,都依靠賭稅支撐。顯然,對博彩業未來發展的決策如何,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令人們憂慮的是,政府迄今對博彩業未來發展的政策卻不清晰。

四年前博彩中期檢討報告
賭圈中人:係新競投賭牌基調

有熟悉博彩問題的人士分析則指,澳門政府早在2015年進行博彩業中期檢討工作,當中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委託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開展研究、並於2016年5月公佈的《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經濟、社會、民生影響及承批公司營運狀況》研究報告,這個研究顯然為政府考量未來博彩發展方向的基礎,「而且中期報告其實也是日後重新競投賭牌的基調。」

事實上,翻查資料,當年官方發出的新聞稿稱:為全面檢視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批給執行情況,分析博彩業發展對本地經濟、中小企營商環境、社會及民生的影響,博彩與非博彩元素的聯動效應以及自博彩業開放以來中介人的發展及現狀,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於2015年委託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展開《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經濟、社會、民生影響及承批公司營運狀況》研究。此研究有助於系統檢視澳門博彩業經營狀況及營運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為進一步完善博彩業相關法律法規及監管制度,推動博彩業優質誠信經營和健康發展,提供了重要參考。」

估測遊戲:或增多一至兩新牌

賭場中人亦指,鑒於六個賭牌分別於2020年及2022年到期,政府最初的想法是在本屆政府內完成整個新賭牌的競投與批給的工作。而按照這個設想,在2016年完成中期檢討後,開始新賭牌競投的前期準備工作。他表示,據悉相關的準備工作尚算順利,在2017年底已醞釀成熟,亦預計在2018年5月完成有中葡英三種語言的競投規則文本,11月公佈,然後給予有意的投資者半年時間準備落標,最遲2019年3月截標,大約9月完成甄選獲得新賭牌的博企。他又估計,現時六家博企應可以獲得新賭牌外,可能再增多一至兩家新博企—他們都是現在具實力及不受博企直接管理的獨立經營娛樂場廳主。

傳政府原想今年完成競投新賭牌 但因中美貿易戰 中央叫停競投

然而,變化比計劃快,因為這場中美貿易戰,「中央叫停了澳門正進行重新開投賭牌的進程。」熟悉博彩情況的人士分析指,中央叫停原考慮在今年重新開投賭牌工作的動作,不應視為中方在與美的貿易戰之中,要以在澳門賭業收獲豐厚的美資博企作疇碼,因為以永利、金沙中國及MGM的三家美資一年在澳門博彩收入約一百多億美元,相比於中美貿易所涉及龐大資金來計的話,澳門的美資博企所賺的錢其實也不比例的。所以,他認為,中央的做法,有可能只是利用賭牌這件事,促使美資博企遊說美國政府。

他指,永利和金沙老闆都是美國總統特朗普選舉時的金主,如果他們遊說美國政府,當然我們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不過就相信可能有助令美方多點考量。

Photo by Michał Parzuchowski on Unsplash

往事回顧 賭牌的趣聞

亦因話提話一說往事。據傳聞,當年北京申辦奧運時,金沙集團主席艾德森(Sheldon Adelson)曾經參與遊說美國政府不反對北京,而最後北京是成功申辦奧運。其後有傳言,時任副總理錢其琛曾親自會見艾德森並許下承諾,在澳門開放博彩經營的競投時,會給金沙一個賭牌。

2001年11月澳門政府正式展開賭牌的招標競投的工作。在賭牌開投初期的第一輪篩選,威尼斯人集團(金沙)與銀河公司並不是合作夥伴,但在第二輪的決定標書之前夕,銀河與威尼斯人突然結合共組參與。2002年2月8日,政府宣佈競投結果,將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權批給原「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新組成的「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澳博」)、「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銀河」)及「永利渡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永利」)。

不過,正所謂好事多磨,取得賭牌的「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其股東「威尼斯人集團」不獲美國有關博彩監管機構許可與銀河的合作。經過「左度右度」,澳門政府作出了繞過《博彩法》規定三個賭牌的限制之決定,准許銀河以「轉批給」方式,給予威尼斯人經營幸運博彩業的「副牌」—這就是賭牌「三變六」的第一個。

然後,正是一不離二、二不離三,最後結果卻是澳博及永利亦先後於2005年4月20日及2006年9月8日各自與「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及「新濠博亞博彩(澳門)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轉批給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