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澳門六個賭牌(三正三副)將分別在 2020年及2022年到期;這當中,澳博與美高梅即將明年到期,銀河、永利、金沙中國及新濠博亞,則在2022年到期。特區政府早已宣佈,將會重新競投賭牌。然而,期限已愈來愈近,但有關賭牌重新競投的規則、賭牌若干數量等各項細節的資訊,特區政府迄今仍不公佈,令到澳門博彩業何去何從的前景似處於不明朗的狀態。再者,遲遲不公佈亦予人們認為這是不正常的做法,且無論對市場和投資者都是不利的狀況——事實上,競投需要建基於公平及透明等原則。

賭牌競投 中介點睇?林繼光:將多方面收緊

#071 金光暗湧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3月29日 11:11

「三正三副」賭牌到期在即。政府雖早已言明到時會「重新批給」,但細節一直欠奉。約一年後,澳博和美高梅的賭牌將率先於2020年屆滿。早前兩間博企的負責人就先後公開講到出口,希望政府先將其賭牌延至2022年,等六個賭牌一起屆滿後再齊齊重新競投。

澳門博彩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認為,賭牌要重新競投意味着政府可藉機解決「副牌」問題,甚至是衛星賭場的經營模式。近年博彩業接連出現負面消息和不明朗因素,例如「多金案」、賭收連跌廿六個月、賭牌即將公開招標等,林繼光指,現時政府也收緊了對中介人的規管,而「博彩中介人法」修法在即,如已經營多年的中介人亦需跟隨新的制度,擔心會引起賭廳的管理不穩。

社會亦有不少意見提出要完善現時的博彩中介人的規管,包括大大提高入場門檻,政府亦正在準備修改有關規管。

社會亦有不少意見提出要完善現時的博彩中介人的規管,包括大大提高入場門檻,政府亦正在準備修改有關規管。


賭牌重新競投
解「副牌」困局

林繼光分析,官方一再強調是「重新競投」而非「續牌」,是因為「續牌」意味着「本身有牌再續期」,即目前基本條件框架不變,這樣過去因為種種因素引致賭牌「三變六」的現象就會無法解決,「即永遠都有個古靈精怪旳副牌存在。」

澳門博彩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認為,賭牌要重新競投意味着政府可藉機解決「副牌」問題,甚至是衛星賭場的經營模式。

澳門博彩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認為,賭牌要重新競投意味着政府可藉機解決「副牌」問題,甚至是衛星賭場的經營模式。

「副牌是正牌公司給予的。我給你,你就有牌;我不給,你就會沒牌。即如果金沙、MGM或新濠天地跟它的正牌公司有衝突,或得不到正牌公司的授權,就算做得多好,理論上、法律上都不能經營下去,因為如果我收回牌照,即使你金沙市佔率第一位,你也要關閉,因為你沒牌。」而正牌公司亦可能將副牌賣予競爭力及表現較差的博企,這方面屬正牌公司權限,政府管不着。而藉「重新競投」則有機會解決副牌問題。「一次過消除所有不確定因素。這一點我覺得是相當明智,相當正確。」

但雖說會重新競投,會否分成兩批,先競投澳博和美高梅的賭牌?林繼光認為沒可能。「投標以甚麼為最高原則?公平。如果有人先落標而得牌,條件就會漏出去,如果他提的條件相當高,又得到牌,就等於侷其他公司一定要最少同樣咁高,不然就有機會得不到牌。」「如果你說很保密,保密就大鑊了,因為大家會質疑,為何你給他(賭牌)不給我?他憑甚麼拿到?我憑甚麼拿不到?」

「所以只會一次過解決,絕不會切件上場。」

衛星賭場去留 尚未可知

除了何時競投,賭牌的數目乃至競投條件亦一直備受關注。特區政府遲遲未有明示亦為市場帶來一些不確定性。2018年10月香港《明報》就報道,澳門政府一直未就賭牌續期明確表態,不少衛星賭場連酒店老闆趁機放盤,單是在年內完成的買賣涉資已逾66億港元,其中包括向華強家族旗下中國星(0326)脫手蘭桂坊酒店連賭場,市場上亦有多家賭場傳出放盤。報道指,有業界人士認為,情况反映場主普遍擔憂續牌的不明朗因素,因此盡早脫手;但亦有指成事的交易不多,所謂「放盤試水」多是「吹水」。

2015年9月,多金集團於報章刊登啟示。

2015年9月,多金集團於報章刊登啟示。資料圖片

林繼光認為,現時面對賭牌重新競投,患得患失的不只六大博企,還有包括衛星賭場在內的再轉批給賭場,即並非由持牌公司直接經營的賭場。「只要續牌時有個條件是政府不承認衛星賭場的存在,只能持牌公司直營,不能再判給別人——因為會永遠變成變相的副牌永遠存在——那就全部『收皮』的了。」

事實上,坊間一些聲音對衛星賭場早有微言。因為政府對衛星賭場進行監管只涉及博企,與衛星賭場業者無直接關係。社會亦一直有聲音希望政府加以監管衛星賭場。林繼光推測,「重新競投」時會收緊許多方面,其中一項衛星賭場。「不能給你再轉批給。因為再轉批給就會三(個賭牌)變六(個賭牌),六變十二,咁得了?這是沒可能的事。」他又表示,現時澳博和銀河擁有最多的衛星賭場,估計政府若提出取消衛星賭場,其餘四間博企不會大力反對。

而近期曾有意見提出應「一場一牌」,即每個賭廳一個牌,林繼光坦言是「當然大家不能接受」。「因為到時可能賭場多過米舖。」「我想中央是不樂意見到澳門變成一個賭城,由第一日的定位已不想澳門變成賭城。」

中介人規管收緊 牌照買少見少 

另外,澳門持牌博彩中介人的數目連續六年下跌。根據博監局的數字,2013年澳門政府發出的中介人准照共有235個,及至今年只餘下100個。身為博彩中介人協會理事的林繼光表示,中介人牌照減少是因為一來博監停發新牌,二來是現在續牌時需要提交營運資料。「以前基本上沒犯錯便繼續。你有沒有營運基本上都不理你。但現在陳達夫局長就比較認真,要你提交營運資料,所以一些營運資料不達標的(資格)就被取消。」

2015年9月,在永利澳門經營貴賓廳的多金集團被爆遭虧空公款高達20億。「多金案」發生後,時任助理檢察長陳達夫走馬上任,接替雪萬龍掌管博監局。他出席電台節目「澳門講場」時曾表示,多金事件發生後,當局要求所有博彩中介人提交帳目制度,至期限屆滿時沒提交帳目制度或大額交易資料的,當局決定不予續牌。2018年陳達夫亦曾在立法會施政辯論時表示,博監局自2016年起對中介人做了一系列審查,包括每年的專項審計,如帳目制度、申報制度、客戶存款制度等,過程中淘汰了不少不合規格或者內部管理不完善的中介人。

社會亦有不少意見提出要完善現時的博彩中介人的規管,包括大大提高入場門檻,政府亦正在準備修改有關規管。林繼光推測,現時新法未生,舊法門檻太低未能阻止有人渾水摸魚取得中介牌,於是博監局採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不發牌。「他從來沒說不批,你可以照入稟,只不過他從來不會批。所以只有出,沒有入。所以你每取消一個中介人牌,就少一個,因為不會再發(牌)。」

「這現象會產生甚麼現象?很簡單,歸邊效應。誰有中介人牌,要做賭廳的就侷住要跟他合作。當然不是說這是陳達夫局長一開始設計的後果,但事實的推演就變成這樣。」「集中化,小眾經營。以前是大眾經營。」

這樣政府比較易管理,是吧?「梗係好管咗啦!好管咗!」

但新加入者的話語權就會被削。「因為一定要跟人合作。你合作時,多少會被人引導你走向他的經營模式。本來我打算有所突破——例如某某人的方法落後,缺乏競爭力,我想改,但你現在和我合作,我說不改就不改。你想改就跟其他人合作。」

規管中介人 倡舊人舊制

而對於規管中介人,林繼光就認為應「新人行新制,舊人行舊制」,否則亦容易為博彩業增添不穩定因素。

2018年5月,有媒體報道,新的博彩中介人法規或會規定貴賓廳的一半股份須由本地居民持有,申請博彩中介人牌照的保證金由現時的十萬澳門元增至一千萬澳門元。

「最困擾的不是錢的問題。一個賭廳要放三千萬,五千萬,只是散銀。最大問題是股權一定要50%是澳門人。這就大鑊了。因為我經營時,很多股東不知從哪裏來,但估計很多不是澳門人。我經營了十幾廿年,數目、賬目相當難搞。因為我們是以貸款營業為主,有貸款就一定有收不回來的呆壞賬,現在就算我願意為了中介人牌照『割肉』,賣50%股份出去,你不一定願意買,因為如我將過去的呆壞賬加進去,你也要買我的呆壞賬,一定不願意。但如我不賣呆壞賬,只將現存的好賬賣給你,我就一個人啃掉過去的呆壞賬,這很不公道。」

「很多東西會引致一個相當大的震動,令到股東結構產生變動,會引致我的管治有問題。我現在的管治行之有效,管理得好好,但我賣了50%給陳大文,陳大文覺得這套管治方法不好,大家都佔50%,誰說了算?」

「舊人行新制,徒增舊人不公平性。因為將新人和舊人混在一起我這廿幾年在博彩業的付出不就等於白做?我何用搞好信用?我何用努力經營?取消了中介人牌也不要緊,過兩年有幾千萬證明我的財務,拿到牌照又去呃過。這對過去努力經營做出成績的中介人、廳主是相當不公平。」

「新人要加入競爭,你沒任何東西表達到你是否有財政能力、管理能力、營運能力及信用,所以必須要提高門檻阻止揮水摸魚的人,這是必須的。門檻再高我都覺得合理。但舊人則不需要。因為經過 廿六連跌後,現在碩果僅存還在經營,健康運作的賭廳,無論資金能力、管理能力、營運能力及信用都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

發展中場「死路一條」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早前出席活動時曾表示,中場在博彩業整體結構中起着關鍵性是越來越大,並指這是隨着非博彩元素不斷出現的情形下,客源的改變已產生了較大的變化。「這些中場在多元化消費,遠比貴賓客的多元化消費高,或社區經濟的滲透率可能會比貴賓廳高。」認為是優質化、健康的趨勢。

但博彩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則提出澳門賭業應朝「精品化」發展。「唔好旺丁唔旺財,因為澳門地理位置受規限。」「(精品化發展)第一,減少澳門遊客壓力,第二釋放勞動力。賭客少了,枱就不用咁多,就釋放了勞動力,不用各行各業勞動力緊張。第三,交通運輸壓力低了,因為人少了。」

「我們搞高投注,搞到賭場是少點錢(的人)都不要進來。例如全部最低投注一千元,你有本事就來。」

他認為,如貴賓廳繼續擴張,尤其是博彩業中佔有主導地位,賭場的生意會越來越好,賭收越來越高,但客人人數越來越少。「因為一個一舖賭一兩百萬的客,和一個賭一兩百元的客,差了一萬倍。即你要一萬個賭一兩百元的客才補回那賭一兩百萬的客。」「澳門絕對不可以走向中場化。這是死路,自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