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城規博奕論盡紙本
回顧過去幾年,澳門不時發生民居與「鄰避設施」距離過近的爭議。除近期爆發的「火葬場事件」,還有多年一直未解決的「污水廠惡臭」、二〇一六年的山頂醫院傳染病大樓 建設等等。而在多次爭議事件中,坊間都強烈批評政府欠缺長遠規劃、目光短視、專業傲慢、透明度不足等。顯然,特區政府並未吸取教訓,不斷重蹈覆轍,結果社會資本不斷虛耗。 在崔政府治下,即使是經過兩輪諮詢的規劃,長官亦可一句推翻;地點再不適合,政府亦可強建公屋,頂多數量打個八折。當我們討論澳門城規,我們看不見一套溝通的邏輯:為甚麼火葬場要在氹仔?為甚麼火葬場不能在路環?為甚麼偉龍地段適合建公屋?當欠缺開誠佈公的溝通,也沒有理有據的構想,民間反彈自是必然。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再見,桃花崗!

#063 城規博奕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8年07月25日 10:10

桃花崗地權案歷時八年,終審法院於2017年3月裁定小販們敗訴。

桃花崗地權案歷時八年,終審法院於2017年3月裁定小販們敗訴。

桃花崗小販們四出諮詢多個法律意見後,接受了發展商羅盛宗的和解方案,於今年7月遷出桃花崗。

桃花崗小販們四出諮詢多個法律意見後,接受了發展商羅盛宗的和解方案,於今年7月遷出桃花崗。

2018年6月30日,桃花崗的晶記餅家、德姐成衣、彭記大排檔光榮結業。桃花崗地權案歷時八年,終審法院於2017年3月裁定小販們敗訴。桃花崗小販們四出諮詢多個法律意見後,接受了發展商羅盛宗的和解方案,於今年7月遷出桃花崗。

臨別依依,對於桃花崗,每人心底都有一段回憶,一番說話……

晶記 老闆娘 歐太太

「(桃花崗晶記)七〇年開嘅,開嗰陣時呢條街好旺,好多人行,有咖啡檔呀,有艇仔粥呀,豬腸粉呀,好旺,一到下午三點鐘呢,嗰啲製衣廠工人、泥水佬全部嚟嗰度飲咖啡,旺極一時。」

「而家冇喇……自從那個地產商搞嘢嗰陣,就搞到零星落索。我哋已經做咗四十幾年,好唔捨得。」

「無奈呀,真係無奈……」

左至右:晶記老闆歐生、晶記老闆娘、晶記第二代、鄭師傅。

左至右:晶記老闆歐生、晶記老闆娘、晶記第二代、鄭師傅。

晶記 老闆 歐先生

「我入過炮竹廠。背後呢間就係炮竹廠,廣泰隆嚟㗎,澳門最多炮竹廠。」「唉!社會變㗎嘛!我望望下冇乜出色,咪走囉!冇學師㗎,坦白講,我對眼睇到嘅嘢(餅)我就知㗎喇。」

「係唔捨得都冇辦法。『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就是這句。」

「已成大局,無謂鬥落去啦。」

晶記 少東 歐先生

「細細個都係(幫開手),見慣咗。本身諗住讀關於電腦啲課程之類,後來返咗去舖頭做,做開咪繼續做囉。」「冇咩點解嘅。一來見慣咗,習慣咗,同埋好似唔做又好嘥咁樣囉,咁多年歷史。」

「都冇辦法架喇,啲嘢定咗,留喺記憶入面囉。」

「最唔捨得師傅,做咗咁耐。」

晶記 餅師 鄭師傅

「我退休喇。六十幾,退休喇。」

「83年左右入行,86年左右開始喺晶記,到而家㗎喇。」點解一直在晶記?「打工度度都係咁打,老闆又好,由得我自由發揮。」

「隻隻餅都鐘意食。金錢餅啦…鹹切酥、雞仔餅,最鐘意㗎喇。嗱,請塊你食吓。」

「唔捨得係唔捨得啲客。」「啲媽咪捧住個BB,而家都結曬婚,又一代。」

「多謝街坊捧場晶記。」

晶記 餅師 鄭師傅

晶記 餅師 鄭師傅

彭記大排檔 老闆 大哥雄

「幾多老友今朝(6月30日)嚟探我。我自己覺得……對佢哋唔住,冇服務佢哋到最後,我對佢哋唔住。」

「佢(客人)都冇得嚟幫襯,冇得食咯,冇得嚟探吓阿叔咯。最多(一齊)去飲茶、講電話,冇得喺度坐,冇得叫吓Uncle咯,咁點搞呀?捨得就唔捨得……幾十年……三十幾年喺度,何來捨得丫。任何一個人都唔捨得。」

「我哋真係唔捨得呢度,幾十年。」「多謝街坊幾十年幫襯我,關照我,開開心心過咗幾十年。多謝你哋。」

彭記與王先生(右二)合影。

彭記與王先生(右二)合影。

珠海遊客 王先生

「次次嚟都嚟呢度食嘢,嚟呢度飲咖啡,四、五年前開始嚟,嚟親澳門我都要搵大哥雄,都要過嚟飲返杯咖啡。」點解咁鐘意?「大家坐埋一齊傾吓偈,吹吓水,冇咩約束,大家坐櫈仔咁樣。」

「第時過澳門都唔知去邊度。我嚟親,第一站肯定係大哥雄呢度。」

布販德姐。

布販德姐。

布販 德姐

「好無奈,不過算啦,我都做咗五十七年喇。」

「諗過政府可以用呢度做啲公共設施,車位呀、老人設施,不過呢啲都成泡影啦,係『發噏瘋』,希望啲地產商有良心啲啦,價錢唔好咁貴賣畀啲市民。」

「多謝街坊支持,佢哋真係好有心。」

你又想對桃花崗說甚麼?

你又想對桃花崗說甚麼?

你又想對桃花崗說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