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採購黑洞論盡紙本
政府的採購制度雖然沿用三十多年,被不少意見批評過時滯後,而政府現正進行有關的修法工作。然而,將政府在採購上的種種弊端全歸咎法例過時,顯然是避重就輕,迴避核心問題。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台灣國際書展圖書主題館 ──訪問「巴巴文化」 小型出版社的二三事

#047 採購黑洞論盡紙本

文:三三

時間:2017年03月22日 10:10

「巴巴文化」

「巴巴文化」

關於「巴巴文化」

「巴巴」兩字取其諧音,源自老闆是一名爸爸,多年來在出版圈工作,因為操勞過度大病一場,到外國休養回台後,耐不住再次跑回出版社工作,這時意識到很多題材很棒的書,會礙於成本或市場考量被捨棄,所以便憑著過往出版社的經驗和一股衝動,創立了「巴巴文化」出版社。

巴巴文化出版社,在認識傳統文化、關心社會議題和推廣閱讀上不遺餘力,除了給人印象活潑年輕外,近年更發掘了很多繪本界新星,為有意者創造不少平台,是勇於冒險和創新的出版社。出版社剛成立是從兩個人文關懷系列作定位,分別是「等待天使」和「感動台灣文化」,想做有溫度且兼備文學和藝術性的故事,小朋友閱讀後會開懷大笑或傷心難過,以打動人為中心目標。「等待天使」系列中的《啄木鳥女孩》是真人真事改篇,原型人物是患腦性麻痺的畫家-黃羿蓓,基於出生前腦部缺氧,除了脖子外,無法控制身體肌肉,情緒激動便會全身抽搐,生活上無法自立,但排除症狀,畫畫是最大夢想,本身也是身障的美術老師阿海為她設計了頸箍裝置,讓她能用點頭或搖頭方式畫畫,父母會協助換顏色,一幅畫需要花數天時間,畫著千遍百遍的點,這則報導感動到《啄木鳥女孩》的者劉清彥老師 ,便開展了故事,插畫風格同樣以點彩的心思來結合羿蓓的作品,是兩位畫家的共同創作,算是首次與殘障人士合作,故事最後女孩化身啄木鳥飛翔世界。

實際上,這兩個系列涉及議題較嚴肅,宣傳上會有困難,大人們單憑主題,未了解書的內容,便對出版社標籤「悲情」的刻板印象,自動化分類給適合的讀者群,失去接受故事多面向理解的開放性,最後,市場接受度與預期落差,後來開始出版「呼嚕呼嚕」系列,題材偏向生活感和想像力的故事,而「小文青」系列則是輕小說,從班級教案去探討人與人之間多點善意,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會影響他人一輩子,或是未婚懷孕問題討論人生的選擇,新增不同系列給讀者選擇,但依然對關心的議題貫徹始終。

《啄木鳥女孩》,作者黃黃羿蓓的其他畫作。

《啄木鳥女孩》,作者黃黃羿蓓的其他畫作。

編輯不止是編輯

「假如不做編輯,可能會做手作印章,那些吃不飽飯把自己餓瘦的事情,賺不了錢的工作。」

貓小小,本名蕭景蓮,是「巴巴文化」主編,任職滿四年,兒童文學研究畢業,過去工作都與兒童有關,與出版無關。首份工作是安親班老師,實質是幼教,大家會以為兒童文學與幼教有關,純粹誤會,當時在沒有經驗情況下,要照顧三名問題學生,分別情緒管理障礙、單親家庭、不懂與人溝通,他們無法進入一般幼稚園體系,有趣的是,可以為他們排課程,剛畢業會很理想地期許跟他們唸繪本和故事,後來發現,與實際狀況不同,因了解後產生新的想法,就這樣,有了第一次與孩子接觸的經驗,接著是擔任兒童劇團的編劇和企劃。

一直很想當編輯的她,正想轉換環境之際,巧遇「巴巴」職缺,起初應徵行銷企劃,很意外地提出三個計劃,其中兩個就被採納了,《真的假的小時候》首次提案便通過,是轉任編輯的關鍵,內容是邀請12個文學作家寫小時候的故事,可真可假,沒料到,兒文界的前輩們都答應了,這些對當時還是「新鮮人」的她來說給了很大的肯定和鼓勵!

日常除了編輯工作,還會為宣傳童書做閱讀推廣,當時老闆許了一個願,很想走進文山區所有小學裡說故事,而貓小小便付諸實行,每一所都聯繫,最後十所學校答應,為了怕尷尬,帶著好多好多道具去說故事!在圖書館或會議室等待不同班級進來,待上一整天,時間瞬間即逝。與小孩有過這樣的互動後,會更清楚不同年齡層所遇到思考的差距,哪些文句小孩會感陌生,哪些笑點會開懷大笑,而作為編輯,能知道讀者最直接的反應,很重要。

「巴巴文化」主編貓小小。

「巴巴文化」主編貓小小。

培養閱讀環境的出版堅持

「長大後更多回憶是與父母一起閱讀的過程,或許已經忘記書內容,但會懷念那段時間。」

閱讀恐懼往往來自呆板的教科書和被逼迫情況下,而閱讀習慣的養成很需要練習和環境推動。最常見的是,家長們會矛盾地,一邊誇讚自己小孩識字量高,一邊拒絕字很多的書,不自覺地單方面為孩子篩選,或是平日讓小孩讀太多短篇電子書,習慣速食,久而久之做任何事都缺乏耐性。大人們的多疑,最後會演變市場考量,造就「小孩沒辦法閱讀太多字的書」的惡性循環。

「天啊,怎麼大家這麼容易放棄?我相信,字數會讓小孩造成困擾,是因為他們沒看過好故事!」貓小小激動地說。

對於字數規定「巴巴」有一套想法,他們認為兒文小說的字數要達到四萬字以上才算完整故事,市面上太多橋樑書(短篇故事,5百~2千字的童話),人物形象和背景會因為描述篇章不夠而變得扁平,失去故事該有的起承轉合、鋪陳推進、伏筆等,故事要描寫得精彩,一般的兩萬字絕對不夠,當正投入去寫時,根本不會在意字數,甚至遠遠超過。
再三強調,好故事絕對不會被小朋友捨棄。家長給適度的空間,讓他們盡可能吸收,知道自己的喜好和適不適合,從而學習選擇,同樣是家長和小孩彼此了解的過程。

「我們並非故意挑戰讀者,但完整故事能跳脫字數限制,多少字才能襯托故事背後的厚度,這也算實驗之一,讀者能沉下心來感受是非常重要的事。」

「腦星球」系列。

「腦星球」系列。

「神跳牆」系列邀稿時,作者寫到欲罷不能,多達8萬字,是限定字數的兩倍。與誠品介紹這本書時,對方馬上質疑,基於賭氣,貓小小當時在出版前做試讀,還為了營造印起來超薄的假象,在A4紙上滿版極致地排版和雙面影印,從小學三年級到高中三年級,跑遍北中南學校,最後得到孩子們回覆,沒有一人提及字數過多,並不停追問續集出版了沒,當他們拿到出版書時,難以置信已完成這麼厚的書,很有成就感。

這次試讀發現,小三小四的學生,會單純投入角色和情節;小五小六的學生,深入一點,稍為感受到作者想討論的議題,有善惡之判斷;到國高中學生,他們已看出核心,像人與自然或人與科技的關係,不同年齡層的孩子所閱讀到的訊息都與一般大人想像不同。

從國際書展看小型出版社生存

由於「巴巴」是小型出版社,連續三年與「米奇巴克」、「道聲出版社」、「小典藏」聯合申請攤位,與以往不同,這次抽到的位置不宜出版社之間隔開,雖然佈置上沒有太大發揮,但方便交流,能了解對方的主打書和活動,互相幫忙,效果很好。

「每年遇到的讀者都不一樣,今年開始會專誠來找我們的新書,終於不會走過路過就錯過。」

回想首年,「巴巴」不為人知,會被讀者忽略而難過,當時還未建立出版計劃,書量很少,只有7-8本,書展是介紹自己的機會,攤位牆上掛著假草坡,書放在木箱組件的裝置裡,概念是綠意盎然的山下書店;次年,開始有老顧客,累積書量20-30本,已經建立書系,會為主打書《小紅飛機上班去》在場內放置很多小飛機和雲;今年累積書量將近50本,讀者開始認識「巴巴」,會慕名而來了。

在學校擺攤,配合講座的話銷售會大賣,有趣現象是當書被講到時,容易激起大人購買慾望,容易因為介紹而認同好書,形成效應;而書展賣得最好是繪本,過去人們會有偏見,認為繪本等同幼稚,現在越來越多非家長的讀者。

博客來(台灣最大型的網路書店)的圖書論壇報告指出,上年出版業開始不景氣,但童書銷售卻上揚,一部分是家長著重兒童閱讀,一部分是很多人不閱讀了。過往賣得較好的日系輕小說、旅遊書等都下滑,業界紛紛想辦法做破壞性的創新銷售模式,想辦法把族群拉回來,很多大型出版社跳下來做童書,童書市場競爭增加。

貓小小提到一些出版壓力,假如一個月沒有出版一本新書,小出版社會被市場慢慢淡忘,在書店的銷量也會被看出來,可以做的是,書的選擇要越來越多,讓學校和圖書館這種大客戶有足夠的採購選擇。但當遇到因修圖狀況不佳而延遲出版,或約好交稿時間突然要延長等,要有書往前抽才能出版,對他們來說是挑戰,每個月一本,實質上是50本書同時做。

打破童書刻板框架的生命力

近期「巴巴」開放很多與新晉插畫家合作的機會,這些挖掘,會透過報章雜誌網路的作品刊登、咖啡廳插畫展、朋友介紹、在相機座談會上遞名片或是自薦等方式發現,只要能預見潛力,風格適合就會主動邀約,不會吝嗇於他們年輕,同時沒有童書創作經驗。「腦星球」系列是先有插畫再來編輯文字的試驗,繪者通常習慣視覺式思考,與作家對故事表達的切入點不同,很常出現,自身的創作比按照原文出發繪畫的圖更有想法和畫面,這系列偏向文字較少但概念很好。

「巴巴」一直有個小夢想,想要邀約非兒童文學的作家為青少年或小朋友來寫故事,散文或劇本都能來試試看,到目前只有一個老師有回覆。市場麻木地出版太大量的生活和校園故事,單一的出現會失去文學層次和深度,導致人們對兒文有偏見,不了解內涵藝術性的可能,衍伸出簡單幼稚、有距離的誤解,事實上,兒童文學的審核校對更需要嚴謹把關,一個錯字一個不正確的觀念,都會造成日後影響,孩子是幼苗,反而被認為出版物次一等。

他們依舊堅持好看故事沒有任何限制,想引發更多對創作有渴望的人,素人也能寫得很棒,只要有好創作就會提供平台,好故事就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