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5 臺灣「超選」啟示錄每週專題
上星期六,臺灣舉行了從直轄市市長到里長、村長,共九類地方公職人員的選舉。執政的國民黨在施政不力的背景下慘敗。這次選舉更是「太陽花學運」後第一次選舉,當選臺北市市長的柯文哲又以「素民、鄉民(網民)、公民」總結他「開放參與」的法寶。運動作為對議會政治的批判,如何影響了選舉?「青年牌」實際作用如何?藍綠版圖互易以外,選舉議題、選民的心態有沒有根本的改變?本期專題為大家一一剖析。

參與:台灣年輕人重奪未來

2014-12-05 臺灣「超選」啟示錄每週專題

文:鄭明軒

時間:2014年12月5日 10:10

2014年還未結束,回頭一看卻已是波瀾起伏的一段日子。港澳台的社會情況各有不同,但激發群眾運動的背景甚為相似:社會公義得不到彰顯,當人們開始重視人權、保育、環境等等生活的價值,但政商合流的當權者能夠提供的卻只有價格。生活裡無價的東西都可以標上價錢賣掉,好像城市裡的老樹、街坊店鋪與自然生態;而本來就有價的商品,樓、租、公共工程,就更是漲勢不止。

無黨籍參選人柯文哲拿下85.3萬票,比連勝文多出整整25萬票。

無黨籍參選人柯文哲拿下85.3萬票,比連勝文多出整整25萬票。

政治上,港澳台三地都與一強鄰共寢,雖然只想相安無事但一直被「鹹豬手」。而且與真實的性侵案件相似,都被說成全都是受害人的錯。青年人在社會分析裡尤其容易落入雙重劣勢當中,一來是貧富差距跨代呈現,大陸稱之為「拼爹」,未起步先讓賽。經濟轉型也使現今的發展路徑與過往世代都不一樣,奈何這種世代差距看在錢權兼得的管治階層眼裡,是「沒有競爭力」,因為「一代不如一代」。競爭力也是成天被用來挑撥不安的話柄,香港被提醒要被上海超越,台灣被韓國拋離,澳門外勞泛濫,都因為你們在勞工議題不乖,政治問題不聽話。

台灣大選剛剛完成,政黨勝負得失固然是看點,而民眾在此中又得到了甚麼,也很重要。台灣年輕人對未來的不確定,不會比港澳好,要不然太陽花學運不會得到如此廣而且深的共鳴。

雖然佔領者的口號之一是「當暴政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但太陽花與雨傘一樣,沒有要推翻政權。一個沒讓任何人下台的「革命」能有甚麼革命性?我們可以在選舉裡看的出來。太陽花的爆發源於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在社會還不了解也未接受的情況下將要強行通過,而民主選舉產生的議會與民眾的想法出現矛盾。

人們不禁要想,為甚麼國會無法代人民把關?對政治沉默、對選舉低參與的人,不少自然得出了「你唔搞政治,結果政治搞番你轉頭」的無奈結論。那些代表你但又口出狂言的立委,是你當初糊裡糊塗投票選的?還是你一直無理會過?於是在太陽花學運落幕後,活躍起來的不止是抗爭性的社會運動,還有群眾利用或改變現有政治結構來推進社會的計劃:

[補正公投法]
現有的公投法門檻太高,失去直接民主的作用。服貿、核四等議題都有聲音希望能訴諸全民投票決策,但先要把公投法修改以為民所用。

[割闌尾]
憲法給國民選舉權與罷免權,割闌尾利用連署罷免的制度,要把一些「爛立委」拉下馬。在台灣只要收集到該選區2%選民聯署,便可提交公民罷免案,於30天內收集到13%選民聯署,再交選區全體選民進行公投,超過一半選民投票並有超過一半投票人贊成(門檻過高),罷免案通過後該名立委便要依法離職。到現在已經有三名立委的罷免進入第二階段連署,史無前例。

公民團體「島國前進」在太陽花學運後,發起全國性的「割闌尾」(割藍委)行動。

002

[民主小草]
民進黨發起的計劃,支持有志的年輕人參與地方村里長、鄉鎮市代表選舉,打破由阿叔阿姨主導,後生少有關注的局面。口號是「由下而上革新政治」。

004

006

[簡單民主節/民主列車]
我進台灣大學唸書的頭一當課,老師就提醒大家,現在的台大生跟幾十年前的台大生(就是老師那一代)沒辦法比。學額比學生多的年頭,進台大當然比過往容易,可是我覺得老師要表達的比這要更深。在校園圈子裡,對政治有想法的同學幾乎沒有人(公開)對執政黨的政策與理念有好感。卻也不是說都是民進黨粉絲:在政治光譜裡,反對百事不代表愛可口可樂。華文媒體圖方便而濫用藍綠二分,遺害無窮。無論如何,2014年的種種風雲讓不少同學感到政治參與的重要。

007

008

台大大約有19,000名同學戶籍在外縣市,學生會「簡單民主節」,在校園裡鼓勵同學積極投票。民主當然不止投票那麼簡單,更不簡單的是如何說服大家參與的重要。說直接一點是怎麼把投票變「潮」?看文宣與活動,同學們做得相當出色;學生會又與巴士公司合作,推出九折車票給返鄉同學。當你覺悟自己行動可以多少改變未來,不單促發了行動,也完成了思想的跨越。

上面說了一堆好像很瑣碎,加起來是個可喜的現象:年輕人對民主政治的熱情正熾,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對現存制度有所期望,於是才會想要修正公投制度、要從底層而上去改變政治生態。參與賦予制度生命力,制度給參與者權力。
同一時間香港佔領的人們,仍在警棍與胡椒水之間爭取真普選。澳門的土豪則暢談民主無用論與小圈子的好處,滿足之情媲美清朝遺老歌頌女人小足之「美」。

選舉不應也不會選出聖人,因此我們也不要懷著不必要的期望,把自己推到造神運動裡。我認為參與才是現在最需要的事。在澳門覺得「講咗都無用」被無力感吞噬了的蟻民,與拒絕大眾參政的社團/商賈既得利益者,查實奇異的站在同一陣線:否定參與的權利及作用。台灣的年輕人發現了,且開始運用這一樣原就屬於自己的武器。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