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香港「佔中」就像一面鏡,投射在部分澳門人心中,是當年政改諮詢的荒誕與無力,心中隱隱作痛。河蟹橫行,「愛國愛澳」佔領澳門,從夢中驚醒的靈魂自此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 【藝文爛鬼樓】整個10月就在每天追看着香港雨傘運動的新聞中度過,在牽動人心的事態發展中,有民眾自發建構起來的抗爭文化,還有各種新的創造每天都在廣場上出現,儼然已建立起這一代香港年青人的自我認同和文化認同。 【人物專訪】本期《論盡》找到澳門出生,正在台灣修讀電影創作,新執導短片《少男的祈禱》剛獲第四屆印度「班加羅爾國際短片影展」「國際競賽」首獎的周鉅宏,分享他的求學歷程、生活和創作心得。 【歲月留情】「無所謂,對我無影響。我新鮮即造即賣,總有人喜愛現場人手造的,熱騰騰的花生糖。」在新馬路擺檔三十年的車仔檔檔主健叔神態自若,彷彿連鎖店的擴張存在於另一個時空。 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佔中實錄〉丟那媽!頂硬上呀!我要民主落地行!

#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論盡紙本

文:陳P

時間:2014年11月17日 18:18

我從不知道香港人可以堅韌如此。佔領旺角已長達十多天,仍然有市民繼續留守街頭,每晚入夜後人數便繼續增加,他們不過是靜靜地坐在馬路,就這樣待一個晚上──如果沒有任何衝突發生。

P1010105

我回港參加佔領,正屬運動遍地開花後、反佔中人士開始介入的一段敏感日子。那時人人都說旺角很危險,但留守旺角的人數不減反增。還記得某天夜深,面對警察的無視、反佔中人士的暴力行為,我們一群香港人竟然聚在一起舉起雙手,其中一位站在前方的一位市民大叫:「我要!」後方的一群人則呼應:「真普選!」我們以此作為反擊。

「我要!」/「真普選!!!」
「我要!」/「真普選!!!」
「我要!」/「真普選!!!」

街道本該沒有生命,不懂和應;卻在那刻,一襲清風吹來,令我感覺到它是活的。至少對那些特意前來參與、前來聲援的小市民來說,因為這條街,所以香港仍未死,所以「丟那媽!頂硬上!」

許多人來了一趟旺角戰場後便捨不得離開,說因為這裡充滿著香港的本土特色,十分欣賞「龍蛇混雜」的亂中有序,以及草根市民的勇敢強悍。然而,那份「本土特色」來到我們唇邊,卻無法說清,可能真的太「混雜」了;建築物或者能幫助我們去表達那份「香港地」的感覺。

對比之下,我坐在金鐘通往中環的天橋上,只見一棟棟銀色帶點灰藍色的建築物俯瞰我們,它們通常是落地玻璃窗設計,某幾棟的頂樓加插個不斷播放的燈箱,告訴你恆生指數的升與跌。就外觀而言,這些「政經地方」好像已拒絕普通閒人自出自入,更不難想像裡面的冷氣有多冷。每當我想到這裡,便明白旺角有人注意到了,它是一個載有歷史的地方,也是我們生活的地方,有的是一份人氣、一份溫度,是可見可觸的本土特色。

旺角儘管有商業大廈,但仍以民生為首。只要走在旺角任何一條街,都會看到霓虹燈箱高高掛在不太高的舊樓上,經典的綠框黃底紅色中文字 (現在懂得修理霓虹燈箱的師傅已買少見少),早已成為遊客及攝影發燒友的珍藏。入夜下班後,五顏六色的燈箱開啟了港人的另一個世界,更顯得商業大廈暗淡無光。佔領把街道還給人民,我們無須卑微地「讓車輛(及行李箱)優先」,盡情大搖大擺在馬路上走,夜總會、芬蘭浴、時鐘酒店瞬間都被看到,耳邊隨即響一首歌:
「Kowloon, Kowloon, Hong Kong, we like Hong Kong, that’s the place for you.」
嗯,不是說好了,我們要「馬照跑,舞照跳」嗎?

是的,他們說制度依舊不變,但跑馬和跳舞均要按照他們的方式和準則,馬師和舞者亦由少數人決定,你接受嗎?香港政府就是這樣無法理解,從前朗豪坊出現,說它「富有香港國際都會特色」,(沒「香港國際特色」的)雀仔街便要搬走了。但朗豪坊與我們的先達廣場、信和中心、星際城市、旺角電腦中心、瓊華中心、旺角中心、新之城相比,簡直「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因為又一城、新城市廣場、屯門市中心也長得差不多,而且貨品都不便宜;它與女人街、波鞋街、金魚街、花園街、花墟、雀仔街、上海街、槍街及行人專用區一同存在於旺角,更加顯得那棟所謂「富有香港國際都會特色」的大商場既荒謬又可笑。現在政府又用他們的特色來經營香港,你可以選擇「袋住先」,我們再慢慢傾,不然我們不要傾,完全是玩弄「文字遊戲」,果斷地扼殺與民對話的空間。
旺角繁榮數十載並非一家H&M、一家周生生、一套重建計劃所帶動而成,它的繁榮,是靠集體小市民的努力經營。雖然多年來因為市區重建,令旺角不斷變遷,但今天我們仍可以在街頭巷角找到打不死的小店,你就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堅韌,而且各有規模:你要買鞋、買衣服、買金魚、買花、買電腦、買手機,請你走到合適的街慢慢揀。佔領期間,某些店舖提供物資及休息地方,更重要是大致上店家都沒有關店,絕對是「馬照跑」的最佳示範。同時,市民製作「撐小店」地圖,推介地方特色店舖,以便把店家損失降低。佔領旺角的亂中有序並非瞬間出現,而是多年來面對地區重建及社會政策的「亂」而養成的自然。

市民也放棄了去馬場,放棄了去的士高。很多個他/她獨自前來旺角留守。這種靜坐是苦悶的,是難熬的,是不容易的,但卻極有意義,因為我們每個人都用自己的身體表達訴求,必要時作出支援。每天你都會看到有市民自發地開辦了「吹水區」,一起談佔中、反佔中、香港地、學生運動,香港政府、香港警察。經歷了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囍帖街、反高鐵、菜園村、反國教、反政改、碼頭工潮、新界東北撥款,以及最近期的催淚彈驅散,我們都不得不發聲,也不願效法政府的一套:假諮詢、暴力對應、「充耳不聞,一意孤行」,我們只想落實真正的「有商有量」,民間討論每天都很激烈,無論你我他,都可以聚在一起,發表自己對這個政府、這場運動、這個國家的看法。上一輩的人向我們年青一代說述歷史:「當年呀!84年的士牌費加價,啲的士佬湧晒出黎罷咗條路,成個彌敦道幾亂呀! 差佬又係用嗰啲催淚彈呀!」、「天星小輪呀,加豆令咋,成班人出晒黎抗議喇!我地有咩怕呀!」

累嗎?前方有物資站,不然轉個彎入巷,食個糖水再回來吧!

旺角就這樣成為了民主大笪地。與其說這裡「龍蛇亂雜」,倒不如改為「臥虎藏龍」。我們多年來為住屋問題勞累,埋頭工作只想有個安穩的家,現在地方有了,空間也有了,我們可以善用自己擅長的東西去為這個「家」添生氣。這班「露宿者」不再怕警察驅趕,也不會被食環署亂噴漂白水洗地,我們不會被沒收帶來的「私人財產」,我們就是如此自由的一起建立、分享、守護這個「家」。每個進出旺角的市民,不過是把生活帶進抗爭,再把抗爭帶回生活。因為我們已經明白,這是一場持久戰。

這是一個新時代,我們不想再仰望被小撮人舉起的民主光環,我們要實踐公義,落地實行民主精神。因為香港從來都是我們一手打造的家,走過這麼多路,我們已沒有什麼可以再害怕。所以,我們一起丟那媽!頂硬上吧!

OLYMPUS DIGITAL CAM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