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路上〉臨時受任的公民科教學人員的某天

019 愛與和諧,佔領澳門 論盡紙本

文:露西

時間:2014年11月17日 17:17

近年來,學校積極要求公民老師前往教青局參加性教育相關培訓課程。教青局的師資相當不錯,自外埠請來性教育專家講述,老師們上得也算滋味。但至於是否於課堂教學上能有所裨益,那就另當別論了。這些受培訓的老師們,皆非「公民科」專門教師,明年亦不一定有機會授課。再說,性教育,究竟屬於哪門科目?教導處,眾教師談得津津有味。週會課上?就40分鐘解決?時間太少。中學六個年級全講述一樣的內容,不會有問題嗎?公民課,就公民課吧!

一個男學生進來,向女教師X女士談話,投訴了另外一位教師Miss Y的教學問題,男老師Z Sir聽聞,即刻批評:「同學,你為何在背道人是非,成個女人樣!」

訂閱每月紙本

性教育,公民課應該上甚麼?
Miss C向來強悍,留學臺灣返澳的她,大放厥詞:「公民課絕對不是上甚麼性教育上的病理相關知識,陰道陰囊分娩墮胎,那是屬於護理課相關範疇呀!但……澳門沒有護理課,無法以正當課時授與學生性別相關知識。好哇……既然是公民課,那應該要做議題分析和觀點討論吧。例如,同性婚姻是否應合法化?是否應取消制服強加於身體的性別壓迫?校園若成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當教學人員出現語言(如物化女性、歧視特定性別或跨性別認同者)的性霸凌或身體的性霸凌(例如性騷擾甚至侵害)時,學生該如何透過委員會運作程序提出控訴等……」(叭啦叭啦,以下省略一千萬字)

「還是公民課吧,它怎麼都算是『閒科』,在教師評比上,也不會給老師們造成甚麼壓力呀。畢竟,教授公民科的老師,都是主力在語文科上的老師們。」大夥兒點頭稱道,公民課,是一鍋不折不扣的大雜燴。

公民教育無所不在,不必拘泥於單一學科。
當研究生時,為論文文獻、為田野考察,造訪研究目標的周邊各大檔案館,還有「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為這幾個字震懾不已,它到底是甚麼東西?現在,作為「一芥」不斷被「臨時委任」的公民科教學人員,這份資料好用了,我得以拿它來為學生找到能受教青局資助的愛國教學「小旅行」。

ad

某年在網上瘋傳的一首《東北人都是活雷鋒》的搞笑動畫,現在不容取笑了。雷鋒同志的存在與真偽,不容懷疑,因為雷鋒又活起來了,在祖國大陸諸位初高中生的心裡,青年一代,人人無不遵循偉大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訓示:把雷鋒精神廣播在祖國大地上。學生們在課室的每個角落,大黑板、小黑板、簿子呀手冊呀,都放上了雷鋒的肖像:雪靴、厚棉襖、大毛狗皮帽子……即使是在澳門的人間六月天。我其實弱弱地想問一句:「雷鋒同志,您……不熱嗎?」

晚上,男友邀請我去看戲,又是贈票,上次他請我看的大型原創兒童舞劇《還珠格格新傳》也是經典呀。今次係芭蕾舞劇呢──《濠江月明夜之追尋香格里拉》。好像講述一位青年畫家丹青尋找自己的精神家園的故事,後來男主角愛上了藏族的姑娘,用精子戰術把少數民族給融合掉了(誤)。唉呀,我應該讓票給我的好同事──體育科 Miss G的呀,上次學界舞蹈首獎寶座給了友校,讓她耿耿於懷至今。人家優勝者的舞碼可是《東方紅》和《翻身農奴把歌唱》呀!Miss G得再貼近評判人員的審美標準才好。

公民教育無所不在,根本不必拘泥於單一學科。它是語文科組工作重要的一環,由歷史科組教學人員為我們的後代建立重要的史觀,學生活動探訪之、實踐之,我澳各大節慶和演出活動更為其建立唯一的審美標準。

附註:以上情節,純屬虛構,若有屬實,那就屬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