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庸官當道,誰可改變? X 就是不服從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

1. 如何讓新政府馬車跑得快?即使較早前說要尋求連任的行政長官近日面對日益強大的民間壓力, 身體欠安, 但目前似乎沒有可以替代的人選。特區政府拉馬車的幾頭大馬有些已經工作了三屆, 成績卻又不怎樣。 新一屆政府, 要不要多隻馬來幫忙?會有哪些新馬上場?不過新馬質素不提高、 態度不改變, 體形繼續臃腫還要勾心鬥角, 加上馬具陳舊, 又如何跑得快? 2. 由港人自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不易妥協基因。

【人物專訪】五月三十一日,「金光羽戰」首場,一位拳手僅以五十六秒就擊敗了來自印尼的對手,取得四連勝!這不是別人,而是「澳門出品」、二十四歲的吳國權。

【歲月留情】現時依然堅持營業的「嘉倫製衣廠」,在賭業獨大的趨勢中,我們似乎漸漸遺忘昔日的「手作工業」何等發達,星羅棋佈的工廠,總有一間在附近。從事製造業四十多年的「嘉倫」霞姐帶我們細說當年。

【藝文爛鬼樓】為什麼文創(四):今期我們與多位不同資歷的本地平面設計師對談,了解行內的真實狀況,在澳門做平面設計究竟是「使得千里風」還是「痛也說不出」?

【旅遊專題】澳門人對議事亭前地的感情是複雜的:廣場每天迫爆遊客,交通水洩不通;昔日熟悉的老店一間一間的關門大吉,換成了名貴的外來品牌。這地方,澳門人該愛?該恨?還是已經麻木了?

X

每月一號出版 / 定價:MOP$10 / NT$ 50 《論盡》售賣地點:https://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網上重溫:http://newspaper.aamacau.com/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就是不服從?!由港人自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不易妥協基因

#015 庸官當道,誰可改變? X 就是不服從論盡紙本

文:小花(文、採訪、圖)

時間:2014年06月29日 1:01

二零一四年只過去了一半,但我們已經可以肯定,今年是絕不平凡的一年。今年三、四月,台灣先有反服貿引起的「太陽花學運」;五月,澳門小城首次出現兩萬人上街及近萬人包圍立法會的「光輝五月」反離補法案運動;六月,香港因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引起反對的市民三度包圍立法會企圖阻止財委會通過撥款;與此同時,由去年開始醞釀的「佔中爭普選」運動,在同月22日,亦進行了歷史性的民間公投,截止6月22日晚上11時,共錄得約七十萬人透過網上或親身前往票站進行投票,參與公投的人數是香港人口比例的十分一。

據小記向多名參與公投的市民了解,他們前往投票之前就已清楚知悉,是次的民間公投並不具有法律效力。那麼你可能會問,明知沒有法律效力,為何仍要參與投票?難道明知不可為仍為之?再者,面對近期躁動的香港,除了簡單一句「香港人就係咁嘮嘈」之外,除了對示威的畫面一概冠以「暴力衝擊」之外,除了左一句右一句「膠」之外,我們可否花點時間,認真聽一聽每一位香港人,以言語和行動發出的心聲?

IMG_4798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希望表達的訊息是,我們是不會認輸的!面對這幾十萬投了票的人,你要選擇認命還是抗衡?香港人選擇抗拒一個從中央而來的命運,這點很值得欣賞!

1 & 2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

你說沒有法律效力是一回事,你說犯法是另一回事,甚麼叫非法?我們違反哪一條法律?我們表達意見而已,你說沒有法律效力,但我們也可以看看大家支持還是反對,我這老人家應該看不到普選的了,但年輕人可以。

6.22佔中民間公投當日,已錄得七十萬人投票。

6.22佔中民間公投當日,已錄得七十萬人投票。

「佔領中環」行動發起人戴耀廷:

打個好基礎好重要,其餘的事則等候對手犯錯,好似打世界盃,你訓練好自己隊波,雖然開始時好難打,一塊一塊磚頭地砌,但現在比我們預見中好,我們也不是只守不攻,只是等候機會進攻,「6.22」就是要組織起市民,仍在猶豫的市民請不要再猶豫,現在要射球了,全民投票就視乎我們有多少人入球,就像世界盃一樣,入球越多,分組賽才可以進級繼續玩,今次越多人投票,在下一階段爭取到最後目標的機會越大。(記:「對方」犯錯頻率是否很高?)其實長久以來也是這樣,北京看香港的民情掌握很多時都不準確,因此經常有反效果,或者都未必關北京芋A但對不起,現在也當作是北京的了,照入你球了。對北京來說,他們真的不害怕你的全民投票,但他們擔心的是有多少人佔中,但佔中人數會否有一萬人出來?無人知。但邏輯很簡單:會佔中的人今次一定會投票,但會投票的人不一定會佔中,所以投票的人中只有一個百分比的人會佔中,例如我只有十萬人投票,你要有一萬人即需要10%的人出來,要10%佔中這個要求很難;但若然有五十萬人投票,只需要2%的人佔中已經足夠,因此能產生的真正威脅就可以做到。

3

包圍立法會的學生William:

我相信站出來的人,就是要撤回撥款,上星期6月13日未有撤回,但至少表決延遲了,變相機會仍然存在,所以今個星期再來。我相信一些不好的事你不能夠習慣的,雖然某些主流媒體嘗試對示威製造很差的輿論,但這也不會動搖我繼續出來反對。

包圍立法會的學生吳同學:

過去我不敢去做這些事的,純粹關心一下就會,一直都知道發生甚麼事,但開始覺這個行政制度越來越過份,政府好像完全不聽市民訴求,直接行使程序暴力,零票當選財委會主席的吳亮星又可以強行剪布,非常不合公義!因此今個星期都自己過去反對。(記:平時多關心政治議題嗎?)平時很少,但最近越來越多這類聲音出現,其實一般學生都少關心政治,但去到如此過份,他們只要上Facebook都留意到,太過份的事都要發聲。(記:很多人認為東北計劃只是少數人的事,你認為呢?)我不認為是一少部分人的事,當然直接受影響的是村民,但同時也反映香港越來越多不公義的事發生,行政暴力也越來越多,所以今日不爭取,權利會一步一步被剝奪。(記:對前線警員處理手法?)我不肯定示威者所講是否全部事實,落了窗簾無法求證,但便衣警員確實有混入人群中,警方會否過份了一點?

IMG_4756 FB_IMG_14034062426514231

包圍立法會的在職人士胡先生:

上星期要返工才沒有來,很多都是官商勾結,新界東北發展是給很多地產商發展豪宅用地,對真正市民住宅用地幫助不大,陳茂波說充分諮詢,原來有幾萬份反對意見他沒有認真檢視過,這幾點是最令我決定要過來的原因。如果在免費電視,資訊當然出入很大,但要全方面去看的,無論蘋果、星島、Yahoo的新聞我都有看,特別是透過上星期有來現場的朋友口中分享得知,到底那班人為何會要衝擊立法會?你在免費電視看到的,跟現場的人的理解是截然不同的。

反對佔中的退休的士司機蕭伯伯:

今天出來支持甚麼?支持反佔中嘛,(記:佔中是甚麼來的?)即佔中囉,即現在…艾呀我都唔知,咪反對佔中囉,(記:你不清楚佔中是甚麼,你反對甚麼?)就是要反對,佔中會癱瘓中環嘛,汽車通過不到嘛,(記:誰人告訴你有人要癱瘓中環?)你沒有看報紙嗎?戴耀廷那幾個都話要癱瘓中環嘛,(記:但其實你不知道佔中是甚麼?)是的,(記:那麼你知道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做嗎?)他們現在要求全部人可以普選,(記:你不支持普選?)支持普選,但不支持佔中,佔中真的癱瘓了的,(記:你自發出來反對嗎?)前幾日有人叫我出來,(記:在香港開的士多久了?)很久了,(記:在香港有無見過任何社會事件可以癱瘓到中環?)很多年前的事了,當時六七暴動,(記:六七暴動你已經開的士?)是的,(記:當時影響很大?)都影響幾大,(記:所以你現在都有此擔憂?)係呀,(記:當年甚至有土製炸彈,如果交通癱瘓不是很平常嗎?)但當時人心惶惶的時候,你不清楚的嘛,(記:但今時今日都很難再見到有土製炸彈吧?)那當然,但他們爭取一人一票很激進嘛,(記:爭取一人一票怎樣算是激進?)中央已經說好要一些愛港愛國人士,你們一人一票選出的,如何知道那人是否愛港愛國呢?

CIMG0269

另一位退休的士司機:

如果當年立了廿三條的話,現在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為何會這樣的想法?)我唔識講,總之你有看報紙就會明白,(看甚麼報紙會明白?)總之立了廿三條就一天光曬,(但你為何覺得立了廿三條會好一點?)我唔識講,你問下其他人,個個都咁講架啦,我甚麼都不知道,你們這些有讀書的,應該懂得解釋給我知才對。

在港就讀博士生Ted:

台灣過去對香港的認知是滿空白的,看港片而已,政治上只知道回歸中國、金融業、觀光旅遊買東西,最初聽香港的新聞:雙非、奶粉、蝗蟲論等,但最近台灣的社會運動中也開始談論香港,因為覺得了解香港跟中國的關係,或許也能有助思考台灣的未來是怎樣,台灣發生反服貿的時候,香港人又會跑來支持。香港本來就非常資本主義,這兩年來讀書發現,老社區的消亡、兩極化的貧富懸殊、內部生活的狀態越來越差,但是對六四、對普選的爭取是深刻的,我覺得佔中的一個重要功能,包括協商的部分,可以摸索出一個長期計劃的社運模式。

另一方面,其實台商看大陸也有不同的經驗,有些覺得大陸就是這樣,有些會覺得還是要靠大陸;另一個狀態是,在談反服貿時,香港跟台灣的同學有很多連接,但大陸的同學好像完全沒有話語權,其實他們也不喜歡中共,但香港人又把他們當「蝗蟲」,所以他們變相兩邊不是人。但我認為,台灣沒有學聯跟學生會之類的系統,在台灣學生運動的動員只靠不同議題的運動或社團,香港的學聯有很大的動員力!

其實從過去幾個運動台灣可以看到,香港和澳門都有自己對民主的想像跟運動的能量,並不像台灣所以為,兩地回歸了就完全沒有主權、沒有民主那麼絕對的負面,現在看來還是有一些可能的空間。而台灣講本土就是身份認同,但香港的本土不止是身份認同,還有對土地在地的介定,只能用不同的政治事件來說明。

9

在港博士生傑銘:

香港的體制十分官僚,所謂的政府部門,所謂的教育體制,相較於台灣來說,十分精英化。一個手續,層層把關,每一個事情都要講規矩。在台灣大小官員都一票一票選出來,每個官員做的事都有政治資本,但香港的沒有這種代價,所以他們做事會更狠,更決絕,因為他們的老闆不是人民,就像新界東北的事,你會看到他們的回應其實假裝是很中立,實際上是很官僚,並沒有把人民當人民,這是我在這邊看到最可怕的事情,也是香港面臨最大的問題。(記:如何看佔中?)我相信香港有歷史因素:六七暴動,香港跟台灣最大的不同,台灣任何的抗爭運動或人民起義,它並不會被六七暴動的傷害那樣像「緊箍咒」般套著,類似對紅衛兵的恐懼。但台灣沒有文革時代的經歷,所以抗爭活動上的行動力有很大的不同。亞洲周刊在「3.18運動」時曾想用紅衛兵來扣台灣帽子,但不成功。不過在香港,只要有任何抗爭,包括「長毛」,很快就會被人家作出這種聯想,對我們這些外人(非港人)來看,是不健康的;但在香港只會不停的面對這個(一旦有抗爭就連繫上文革的陰影),某程度上對社會是一種傷害。如何能建設出有效的溝通機制甚至抗爭模式,跟群眾結合,要好好思考。香港花很多時間討論應該怎樣提名,也要花很多振※Q論甚麼算暴力,一方面對暴力很有陰影,然後回覆暴力的方式,就卻刻意強調精英跟理性,程序上的合理。

例如新界東北的議題上,建制派不斷批評這是暴力的行動,然後在議會上不斷要依據甚麼程序,但實際上他們才是製造最大暴力的來源──體制上的暴力。又例如公民抗命,我們台灣就講那個議題,但香港談公民抗命時,卻非常強調「非暴力」,在台灣暴不暴力其實不會是一個問題,但香港一談到暴力就好像非要回到一種程序上的理性不可。教育體制也有關鍵的不同,香港精英制,學生很害怕成績,但台灣很多人不喜歡就直接交白卷,就是對體制的反抗。加上大學的普及化,造成台灣知識人口大幅增長,香港的大學卻過份矜貴。

最後一個原因就是樓價,香港人生活真的很辛苦。香港最有希望的地方,在於有最好的人才和最好的法律系統,這是香港最大的優勢,我認為如何可以保存這個優勢,香港人要去面對。

10

參與6.22公投的梁伯伯:

香港現在攪成咁,唔通唔出聲呀?難道任人控制你嗎?又白皮書黑皮書,任佢講,廢話!說三道四,我八十幾歲人,唔會信佢!你哪裡來的?(我們是澳門的論盡媒體)喔,最近你們有個女大學生,知道有學者被政治迫害,舉牌支持學者發聲喎,好丫,我支持!我是熱愛民主的人。現在香港攪到亂曬,人人都不快樂,以往人是窮但也開心的,回歸後衰足十多年,樣樣都貴,房屋你說年輕人點買?你澳門過來,我知澳門只係得個賭字!政府開大賭檔,累死後生仔。(你覺得幾十萬人投左票代表甚麼?)梗係要民主啦,唔通又來多次「689」麼?!六四我們都坐足廿揭~去維園啦。甚麼基本法甚麼白皮書,講完日後又唔算數的,搵鬼信佢。

11

參與6.22公投的朱先生:

據我理解此公投是沒有法律效力,但有些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若不去爭取或保留,日後失去了就再拿不回來,思想的自由、新聞自由、選擇的自由,甚至我們選擇政府領導的自由,都是香港人核心價值的一部分,如果對比西方國家,香港已經達不到,但至少我們不能退步!回歸後以為(政府的)手段會光明一些,但事實並非如此,梁振英上台後,好像手段更見下流。例如警察如何打壓示威人士,用過份的武力;政府推行政策有需要,但手段不太光明,加上很多事收收埋埋,很多人認定政府官商勾結,與新界有利益交換,不公平。要聽民意,否則政府倒台都有可能!七一估計有三四十萬人上街也不為奇。

參與6.22公投的社會服務界蔡小姐:

公投為自己和社會爭取公義!我們有權選擇我們的領導人,我們的領導人要為我們負責任,似乎香港社會現時越來越偏離公義,很多政策的制訂沒有很全面的諮詢和處理,不是特別單一事件,是連續的;其實民意是有的,中央或現屆政府如何解讀和處理是一個問題,我們做這動作,不是要想結果,盡自己作為一個人的責任,身為社會一份子,需要關心。

CIMG0586 CIMG0284

參與6.22公投的85歲伯伯:

一國兩制是中央協議的,現在則等於「我說了算」,講笑呀?共產黨專講大話,文化大革命死了多少人你知不知?梁振英政府跟著尾走,整個政制倒退,很多事都變了,法官又話要愛國,法治基礎開始動搖了,香港人的心要普選,不是要在四隻狗當中選一隻,今年七一會很多人,白皮書激怒很多香港人!一國一制?!常常說人家利用西方勢力,共產黨又利用誰?馬克思!馬克思他老祖宗是西方人定東方人?!年輕人要看歷史,要認識歷史!不要被利用,不要被欺騙,人的思想很重要。

參與6.22公投的單先生:

實質上沒有(法律效力),但這是我們市民個人意向,幾十萬人投票,就是一個發自內心的訊息,就是我們有權去選的訊息。

出席《城市論壇》的鍾同學:

以我所知6.22公投無法律效力,但可以表達香港人意見,七一估計會比往年多人遊行,例如白皮書及公投,都吸引香港人注意,白皮書是向香港人說攪佔中或公民提名是無可能的,但聽完後,我覺得中央好似以為自己大曬,唔聽香港人意見,出了白皮書後,明顯反抗意願更高。

「論壇之友」吳先生:

民間公投很多都是造假的,絕對是造假!(你如何知道是造假?)身份證有重覆又有甚麼的,很容易造假,在香港資訊那麼發達,就算是美國也可以造假!(但都有很多人走出來投票,你又怎麼想?)很多人出來,一定是誇張的!我可以肯定百分百是誇張的。量有但質沒有的,(那麼多人走出來,你覺得他們想表達甚麼訊息?)全香港七百萬人,起碼有一半人才算數!這公義社會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就算你五十萬人,走出來目的是甚麼?就是反對基本法。

17

CIMG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