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星空讓你想起誰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馬竇

時間:2014年06月10日 14:14

「撤!撤!撤!」5月27日,盛夏凌人,立法會門前的草坪幾乎要被烤焦了。然而立法會門前近萬名的市民,卻像拿著矛指著風車的唐吉柯德般,向著那無動於衷的似火驕陽高喊著口號,揮舞著手上的空水瓶。

為免因驚人的熱浪而窒息,在人潮中的我努力抬高頭,想要吸進任何一絲從人潮外溜進來的新鮮空氣。於是,我的目光越過了那些憤怒揮舞著的拳頭,落在那片蔚藍的穹蒼之上。我很驚訝,因為我從沒想過,澳門的天空竟能如此美麗。

入夜之後,我一個人坐在人潮後方的草坪上,看著在夜空中如螢火蟲般起舞的手機和水瓶。我心想,如果我還是記者,一定會在明天的報紙上下這樣一個標題:今夜,澳門星光燦爛。

果然,第二天早上,類似的對白在網絡上快速散播開去。我沒有費力去提醒大家,當晚天上根本看不到星星(澳門又有哪個晚上是看到星星的?),因為—想也知道大家會這樣說—「集會的市民就是照耀澳門的星光呀!」然而,那天晚上,我看著草坪上的星河時,心裡卻想起了特定的一群人。

一群在無數個夜晚,默默守護著我們的無名英雄。

就像澳門那片很少看見星星的晚空那樣,在小城要看見英雄很難,而且這些英雄的評價一般都頗具爭議性。我想起的第一群英雄,是澳門的傳媒人。「嘩,唔喺吓,澳門傳媒成日講大話喎。」這可能是你的第一反應。可是,你肯定也注意到了,在滿紙的大話裡,總有幾格真相、幾格良知,而這些都是傳媒人們以自己的前途為賭注掙來的。5.25大遊行的晚上,官媒一反常態地在新聞上報導建制派的醜態,對他們的政治動員狂追猛打,天知道這背後有著多少次良知與利益之間的掙扎與戰爭? 有些報紙的頭版換成了廣告,內頁卻仍然充斥著對公民覺醒按捺不住的驕傲;有些報導充滿了息事寧人的語調,但良心記者們卻至少為遊行的報導爭取到頭版的位置。這背後其實有著他們的心血、辛酸和勇氣。一直到本文成稿時,網絡上仍瘋傳著記者被政治迫害的新聞。有迫害,就代表良心尚在,就代表我們尚未輸掉這場戰爭。

此外,這次從遊行到包圍立法會,參與人數都史無前例,卻能夠井然有序地齊上齊落,其實亦絕非必然。才不過幾年前,即使是只有幾百人的遊行都會出現不少混亂。隊伍不同位置的參與者往往無法互相呼應,給人無所適從的感覺。所幸這些年來,儘管數之不盡的小示威無法令政府低頭,卻培養出一群經驗老到的社運人士。在澳門搞社運其實很難,既缺乏可供參照的傳統、又沒有足夠的資源、更重要的是少了可以倚賴的社會組織,一切都得從零開始。此外,在澳門這蚊型社會裡,搞社運容易被「點相」,抗爭成本比香港台灣都來得高。因此,就我看來,澳門晚空上的燦爛星光,少不了他們。

最後,我們也別忘了我們和香港、台灣頂著同一片星空。這次的抗爭,實有賴香港媒體對離補法案的報導;而台灣抗爭傳統的移植,同樣功不可沒。後者所說的,並非只是台灣社運策略的傳承,也包括了台灣抗爭經驗改變了澳門人對街頭運動的負面看法,還有就是云云留學台灣的學子,他們都成為了這次抗爭的主力部隊。

因此,當我們仍舊沉醉在抗爭成功的喜悅當中時,千萬別把抗爭過程中所發生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成功的基礎,遠比我們想像中脆弱,也遠比我們想像中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鞏固。今日,澳門市民在立會門前匯聚成一片星河,但千萬別忘了在這十多年間,在茫茫的黑暗中,曾有不少人用生命為我們留下最後的一點光。

_MG_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