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論盡》#07 十一月號 /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小城有二萬四千雙只能派牌的手,幾乎每五雙工作的手,就有一雙是負責派牌的,而未來幾年內,將會有更多更多……一雙手都只會派牌嗎?還是小城根本沒有空間,讓這雙手做派牌以外的事?當有一天,荷官不再可觀,叠碼難復叠馬時,這雙手,又可以怎樣? X 【人物專訪】立法會「一哥」賀一誠,向小城發出「改變宣言」。 【眾聲喧嘩】三種不同切入點,為你勾勒出今日澳門種種怪誕輪廓。 【歲月留情】留不住新馬路的無限「風光」,也要留住一張張人情瞬間。 【藝文爛鬼樓】澳門教育夢,當教育變成一張面子、一門生意,被標準化生產、打磨、編號的人才,你的/我的夢的邊界在哪裡?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有了聖旨就能天下太平嗎?––– 專訪兩學者分析立法禁外僱任荷官利弊

#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小花

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8:18

十月十日,警方說有三千,遊行隊伍說過萬,多除少補下都創了開埠以來最多荷官上街的歷史。博彩從業員,一向予人「不問政事,只顧賭枱」的印象,今次斷然「豁出去」,實乃關乎行業未來生死。

但事情發展至今,似乎荷官有荷官吶喊,官員有官員「重申」,問題是到底是否只有白紙黑字立條法律,莊荷擔憂就能「一天光晒」?就此,論盡媒體請教了社會學和熟悉勞資關係的法律學者,跟我們分析一下立法與否之外,更多利弊考量。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教授及系主任盧兆興,對於數千名荷官上街不感到意外,他認為自02年起,博企獨大,其員工已形成獨立的政治力量,莊荷輸入外僱的消息,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行業利益,荷官自然成為壓力團體。他認為荷官並不會轉型,相反只會盡量確保和維護行業的優勢,但他亦估計未來直至2020年檢視賭權開放,博彩業不會受到大衝擊,除非中國大陸經濟委縮,或自由行政策收緊。

這扇門開得太大,收唔到!

但盧兆興一再強調,本澳博彩業「這扇門開得太大,收唔到!」,他質疑02年開放賭權至今,特區政府竟然從來沒有進行賭權開放中期檢討,反而任由賭權開放合約一訂就是十八年,連每五年、每十年一次的方向或執行檢討都欠奉,他直指是一大敗筆。

「這扇門開得太大,無法收!要儘快考慮要不要訂下鞏固期,否則繼續任由它膨脹,是比較危險,整個地方對賭業依賴百分比太高,每年賭業收到的,又要派糖安撫基層的不滿,社會矛盾越來越嚴重,澳門某程度上比香港大陸化很多,大陸化不是問題,但未見到有其經濟的獨立性,長遠亦看不到要關門…… 」

他建議在2020年前開始進行博彩業鞏固,以小規模增長為目標。

荷官問題,是博企管治多於立法問題

至於荷官,盧兆興認為不用擔心,他相信博彩市場承受能力可以更高,當人不夠用,輸入外僱未嘗不是權宜之計。只是,他同意回歸十多年來,澳門依賴勞工嚴重,因此他指出政府基本上只有以下幾個解決方法:

1)未來幾年大量培訓本地人才承接;

2)策略性地只引入質素較好的荷官;

3)可否跟荷官討價還價;

不過綜觀港澳近年冒起本土主義,他認為內地人來得多會令市民有反感,問題是澳門發展是否長遠?同時,關鍵不在乎立法,而是澳門賭業管治問題。

對澳門賭業內部管治條文不足,特別是外僱和外判合約方面,盧兆興覺得,可能需要組成「賭業表現委員會」,監督博企定期提交報告,由立法會屬下設監管委員會,加強監察博企管理運作。因為澳門賭業私營化,非政府經營,引起的管理漏洞亦層出不窮。他甚至認為,博企應每兩年進行聽證,由員工及公眾參與表達意見。始終博企無皇管,「無事的時候無問題,有事時就好麻煩!」

只怕本地供不應求

澳門大學法律系講師蘇建峰反而擔心,即使政府就莊荷立法禁止由外僱從事,相關法例亦未必能通過立法會。他的關注是,無人可以肯定澳門博彩業會否有空前的發展,以至需求大大多於本地人可滿足的地步時,如果仍然一定要由本地人出任,否則違法的話,屆時到底應該要行業發展收縮?還是要政府修法?

他相信無可能要全澳的就業人口都從事荷官工作,而他亦相信,真正適合做荷官的不會超過十萬人。蘇建峰形容,如果要說「適合做荷官的人」,應該是「自己沒有特別想從事的工作」,因為雖然荷官有可觀的收入,但人應該結合自己的興趣去工作,否則單純為高薪,未必能持久,除非高薪能夠支持自己其他的興趣或目標。.

限制外僱也要確保企業運作

他回顧本澳七、八十年代工業蓬勃,但後來旅遊業開始發展,工業放緩,勞工失業率偏高,因此八十年代引入關於外勞的制度,以保障本地工人,同時控制無證來澳工作的人士。九十年代工業沒落,工人無法轉型,而工廠就是其中一個輸入外勞最多的地方,因此九八年政府就推出《就業政策綱要法》。

他引述《就業政策綱要法》一開始已表明:「就業政策基於維持經濟結構、市場的正常運作、尊重勞工權利和認同工作的社會價值。」因此《綱要法》不是以就業為先,而是以社會整體考慮,首要維繫社會穩定,經濟持續發展,確保勞動市場正常運作是立法最根本的原意,原因澳門自古以微企為主,一旦有甚麼風浪,十間倒閉三、四間,工人動輒無飯開,所以一定要考慮企業的生存,才可以有工人的生存,兩者相輔相成。蘇建峰認為,現在博企並無條件放寬外僱輸入,因為仍有空間吸納本地工人,至於人力資源辦公室到底有沒有抓緊原則去做審批,是另一回事。

要保內,先保外!

蘇建峰指出,要保障本地工人就業權益,其實更優先是保障外僱權益。因為某程度上,一方面外僱不等於就理應人工低,正確的思維是──本地人不願意從事的,或本地並無此技術的,才需要外僱。相反,如果因為外地人人工低來作為補充,本地人工資必然會拉低!因此只有本地外地工人,擁有同樣的就業保障,才有真正的平衡和保護。蘇建峰強調,

「不要將內地人或外勞就視為低我們一等,只是他們身處的環境不同。假設他們人工真的低本地人一截,僱主獲得甜頭後,就會設法炒本地工人,請外勞。但大家若平起平坐,薪金工資一樣,變相請外地人就不再那麼吸引。」

三十六計,進修為上計

另一方面,雖然仍有其他因素左右僱主是否聘用外勞(外勞可能較為順服),但說到底,蘇建峰相信,本地人始終要提高自己技術。不過,蘇建峰表示,現時莊荷要提升職業技能,並未見到有甚麼特別課程,可助他們完成後能進升至領導階層。即使博彩管理課程也不是針對莊荷進修而設。

他指出即使拉斯維加斯,也經歷幾次低潮期,認為莊荷應以提升自己為首要目標,爭取行業權益可以長期進行。

若要立法,只針對行業獨有的犧牲

與其就「荷官禁外僱」立法,蘇建峰認為,以立法保障娛樂場全面禁煙應該來得更優先,因為普通工人工作場所都是禁煙的,但莊荷則要在吸煙的場所工作,有特別的行業損害。

至於周假重疊強制假期,他指出因為澳門立法以來,周假原意是讓工人每周至少有一日休息,而強制假期原意為紀念性的日子當日能夠休息,因此當兩者重疊時,只要沒有違返此假期的立法原意,沒有補假的法律義務,因為「休息」和「紀念」都達到了,回歸前一直如是,不論公務員與否。除非修改《勞動關係法》,但修法則涉及,須僱主及僱員同時接受才行。

總括而言,兩位學者認為,以立法禁止荷官聘外僱,通過立法會的機會不大。而即使行政長官頒布批示,意義亦不大,因為行政長官批示,無須經立法會,就可作出修改或更新。但兩位都非常理解,荷官期望有白紙黑字的保障,「因為無一個地方的人民,會百份百信任政府的口頭承諾」。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教授及系主任盧兆興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教授及系主任盧兆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