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論盡》#07 十一月號 /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小城有二萬四千雙只能派牌的手,幾乎每五雙工作的手,就有一雙是負責派牌的,而未來幾年內,將會有更多更多……一雙手都只會派牌嗎?還是小城根本沒有空間,讓這雙手做派牌以外的事?當有一天,荷官不再可觀,叠碼難復叠馬時,這雙手,又可以怎樣? X 【人物專訪】立法會「一哥」賀一誠,向小城發出「改變宣言」。 【眾聲喧嘩】三種不同切入點,為你勾勒出今日澳門種種怪誕輪廓。 【歲月留情】留不住新馬路的無限「風光」,也要留住一張張人情瞬間。 【藝文爛鬼樓】澳門教育夢,當教育變成一張面子、一門生意,被標準化生產、打磨、編號的人才,你的/我的夢的邊界在哪裡? X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邊度有書 / 連勝街 no.47 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事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 湖畔 Café / 高山舍 / half half store & gallery / Kubrick(香港) / TC2 café & workshop(香港)

學生心態:有學返又有兼職做,更爽!

007 一雙只能派牌的手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未熄

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8:18

自零六年起,在職業中學任教物理科、兼任班主任的張老師表示,賭權開放對學生最大的影響,是他們不愁畢業後的前途問題。又由於整個社會賺錢比以前容易,他們會更集中追求物質上的享受,如購買名牌等。賭業開放也令相關行業的人力資源緊張,導致其他行業高薪急聘學生當兼職。由於薪金優厚,很多學生都會選擇在下課後從事兼職工作,把所得追求物質享受。

被問及賭場去年起實施廿一歲准入令後,對學生有甚麼影響?他承認會讓部分原本適齡想輟學而從事賭場工作的學生,留在中學到廿一歲,但不代表他們想繼續學業。

張老師估計,基於學生和家長的年齡組成,從事莊荷、監場、公關等博彩業核心工種的家長很少,他沒有確實數字,事實上也可能只有一兩個:「家長多數上了年紀,只能從事周邊工作。」他所任教的學生,並沒有因停學或讀不上轉去做莊荷的,而他又從未見過荷官重投學校的情形。至於學生或者其家人賭博的情況,他指出目前學生參與到的賭博活動,以賭波為主,但不算十分瘋狂。他們會拿著賭波公司提供的「波紙」研究,這反映了賭波公司在社區內存在,是會誘發到學生參與賭博的。

對於近期賭場輸入莊荷的傳言,張老師表示,按他平常的接觸,相信學生持反對態度。對於下一代就業的前景,他持開放的態度。而在他眼中的學生,他們又似乎並非如外界般無知:「知道花無百日紅,知道經濟唔可能長期靠賭業。所以無論日後是否從事賭業也好,都要至少完成中學課程先。」

張老師在課堂也會要求學生進行升學和就業資料的搜集,然後在班上分享。而賭業對學生實際的升學或就業規劃,他認為影響不大,因為有意讀書的還是會去讀書,並不會因為賭場工資高,一畢業就走去那裡工作:「畢竟有學返,又有兼職做,對呢代學生來說,更爽!」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

多個團體在十月十日遊行反對輸入外地人作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