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7 那一夜的事,孩子有權知

「大馬停電」,我們想知道票從何來;台灣漁民被槍殺,我們想知道原因;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想有個交代;南京大屠殺,我們想聽到道歉;但發生在廿四年前春夏之間的一夜,為何連發問、連了解、連哀悼的權利,都給奪去?尋根究底的人,總被視為「問題少年」;對於外人的事,我們尚且能夠高談闊論,可是,面對自己的家事,為何我們卻偏偏要令「年少」「無知」?孩子都這麼大了,媽,你還打算隱瞞多久?心靈上的二次傷害,往往就是,要看到傷痕的人,裝作事情未曾發生過。

「一個不敢正視歷史的民族是沒有未來的」在澳求學的內地學生Mliey 2013年06月7日|文:在澳求學的內地學生Mliey

我來自內地,和很多人不一樣的是,我早在初中的時候就知道六四事件。還記得有一節思想政治課,下課後我和老師交流時老師無

「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平靜」 赴京讀書的澳門人Emily 2013年06月7日|文:赴京讀書的澳門人Emily

六四當日的天氣真的很差,早上十點整個天都是黑色的,像在晚上,外出時氣溫很悶熱,但身邊的同學都不會就這件事評論甚麼,

風?雨?燭光! 2013年06月7日|文:吳軍立,1992年出生於廣東石岐,現就讀澳門科技大學,今年首次赴港參與六四燭光晚會。

1989年6月4日,我還沒有出生。成長於信息相對封閉的內地,我最初只是透過父母偶爾提及當天發生了甚麼——數萬名要求

第六個六四夜隨感 – 孫志超,香港嶺南大學一年級生 2013年06月7日|文:孫志超,香港嶺南大學一年級生

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是我第六次參加的,也是最為「投入」的——身為嶺南大學編委會的一員,由中午到晚上都在忙派發六四特

「知道一件事明明是錯的,但沒有說出來,很難受」澳門人,尹同學 2013年06月7日|文:澳門人,尹同學

問:如何評價六四後中央對事件的取態?很多人說甚至新班子上場後尺度更倒退,你認為呢?談及事件的開放程度有沒有一個周期

「香港在六四…… 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 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2013年06月7日|文: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我認為香港在六四這件事情上表現得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現在台灣年輕的一輩因為從小就生於比較自由

本土以後?陳珮明,香港嶺南大學學生 2013年06月7日|文:陳珮明,香港嶺南大學學生

六四晚會是每年香港最大型的抗爭活動,支聯會今年本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主題,卻引來軒然大波。「愛國」一詞應否

歷年港澳參與悼念六四晚會人數 2013年06月7日|文:論盡媒體
「對歷史的無知,這便於統治,但是對民族在真正振興沒有好處。」邀請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主任郝志東教授作簡單評論 2013年06月7日|文:小花(整理)

問:如何評價六四後中央對事件的取態?很多人說甚至新班子上場後尺度更倒退,你認為呢?談及事件的開放程度有沒有一個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