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政治與藝術密不可分——即使張曉剛言明天安門系列畫作跟六四無關,對觀者來說還是有充滿著隱喻。
悼念六四能有六四種方式嗎? 2014年06月24日|文:周二

六四是敏感詞,悼念六四更是逾越敏感之舉。在這個敏感時候,澳藉華人藝術家郭健將160公斤的絞肉放鋪滿天安門廣場的裝置

雪碧和可樂招牌在港重新亮起於油麻地區。
「被」遺棄的記憶──專訪香港藝術家梁美萍 2014年04月22日|文:梁倩瑜

因為上學的關係,我常常走在港澳兩城之間,我從沒有察覺我的身體已用上非習慣的速度,與兩個城市摩肩已過,只是日漸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