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
城市的裝飾需要想像力,中秋放「燈籠」、新年放「恭喜」,能否在傳統中突破不一樣?
關於城市美學:那天我在議事亭前地,看到一個我不想認識的城市 2017年10月10日|文:思崎井

每到節日,就要忍受大量劣質的人造景色。 每次面對這個城市的美感,供我仰望的事都讓人敢到無力,這個在空間中發生的事,

膠到天荒地老──塑化新春葬未來 2016年03月29日|文:青豆

有時生活在澳門,你真的會以為自己是否置身荒誕劇,懷疑眼前的一切,到底怎麼會是真的?!怎麼可能是真的?! 年初一,與

由上而下的政策離地,不只是城市美學,連最生活的基建也是一團糟,沒有「光影節」的夜空也早被城市照得明亮(圖為「兩億」行人天橋)。
我們在看不見星星的城市中尋找星光 2016年03月29日|文:思崎井

剛結束的「光影節」,讓城市看起來變得熱鬧,空氣中充滿了節慶的氣氛,彷彿全城市民都為這燦爛光輝變得瘋狂。 為了取悅遊

《不需光害節聖誕也快樂》是三三回應「光影節」的攝影作品
一部份人的聲音也應存在:對「光影節」的思考 2016年03月29日|文:黑黑/受訪者:三三

對於政府在聖誕期間,花費二千萬製造出來的「光影節」,民間很多不同聲音,而其中一位創作人三三,則以一幅攝影作品,呈現

祝禱司們與噶瑪蘭族資深巫師潘烏吉女士(右黑衣服者)
家園的重現──撒奇萊雅火神祭觀察 2013年02月8日|文:林佩臻(台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系碩士研究生) /川井深一

為了觀察撒奇萊雅族文化元素,並進而思索原民符號的文創可能,我們前往花蓮國福里參加撒奇萊雅每年一度的火神祭。 撒奇萊

澳門拉丁城區大巡遊
我們的城,我們的節 2013年02月8日|文:論盡

CHT看過澳門多個不同的節日,自己在中學時曾做過「國際馬拉松」的歡迎隊伍以及參與拍攝過「澳門青年舞蹈節」,家人亦曾

《吶喊》世界名畫--日本新瀉村民版本
這片土地,就是你的美術館。 2013年02月8日|文:游智維(舊建築再生運動推動者,客製旅行業經營, 期待用旅行改變世界。)

我想像著回到那片土地上,曾經感動的一切。彷彿時光倒流到小學那個青澀的年紀,光著腳拎著鞋踩在收割完依舊有著稻梗的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