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註冊制度
【來論】我是社工,我自豪 2018年04月9日|文:友善的社工

【來論】從近來的正報新聞報導看到 「第二常設委員會內存在負面氛圍 ── 把社工視為對立的群體,恐怕他們會作反、搗亂

社專會政府委任公信力不足 梁啟賢:將來易生爭拗 2017年11月10日|文:記者殷憂

政府建議,首屆負責社工資格認可的「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簡稱「社專會」),11名成員由政府委任產生,待社工專業認

社工註冊制度「先認可後註冊」 社專會民間委員未來可互選產生 2017年10月19日|文:論盡採訪組

行政會完成討論《社會工作者專業資格認可及註冊制度》法律草案,建議採取「先認可資格,後註冊」的模式,資格認可由社會工

社工一人一信捍衛專業自主 學社促保障社工權益 2015年02月27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工註冊制度》諮詢進入尾聲,約20名前線社工與社工學生把握最後機會,到社工局逐一遞交意見書,期望政府尊重專業自主

諮詢專場不可著黑衫 聖大否認妨礙言論自由 2015年02月26日|文:論盡採訪組

對於日前《論盡》網上版刊登一篇有關社工註冊諮詢專場的讀者來稿「我被壓迫你還說我偏激?」,署名是「一位不甘於不公義的

澳門社工專業制度建設與社工倫理價值的實踐評析 2015年02月18日|文:蘇文欣、鄧玉華、甘雪媚(以上三位為澳門社工老師)

澳門2012年首次推出澳門社工註冊制度法案諮詢文稿(下簡稱「第一稿」),諮詢主要的對象的社會服務團體、社工老師和學

下班才可履行社會公義的社工是怎樣養成的? 2015年02月18日|文:甘雪媚 ( 編按:筆者為現職社工)

家暴與「扶貧」是否有關?與「賭癮」是否有關?當然有,因為社會問題往往是環環相扣,家暴或許只是結果之一,成因可能是多

我是過來人,我是準社工 2015年02月18日|文:阿Ka

我,成長在一個再婚、隔代教養的家庭,是一名前博彩從業員、是一名病態賭徒過來人、是一名自殺未遂者、是一名社工學生。

我被壓迫怎麼你還說我偏激? 2015年02月18日|文:一位不甘於不公義的USJ學生

學生就是需要不斷嘗試,但原來在學生時期,有些所謂「對」與「錯」,有時只是約束著學生的思考。大學校園內應有的自由發言

社工聯盟冀專委會擴大社工成員比例 2015年02月17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工註冊關注聯盟約十名成員與社工局進行會面,表達對《社工註冊制度》的意見。聯盟成員何珮琴指出,文本所建議的「社會工

註冊社工互選專業代表 容光耀:有可能! 2015年02月16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工註冊制度爭議不休,對於業界反對專業委員會的民間代表全由官方委任,要求由註冊社工互選產生。社工局長容光耀表示,建

對1月23日社工註冊制度公眾諮詢場的行動聲明 2015年01月25日|文:一群在職社工及社工學生

  1月22日的諮詢會上,社工局代表就外僱社工毋須經註冊制度便可執業的解說,完全推翻局方一直以來稱要提高

【來論】社會工作註冊制度對社會工作的再思 2015年01月25日|文:社工學生 Hong

  社會工作中所面對的是“人的生活”,為了更整全的關顧到服務使用者的福祉,社工需要具備多元的知識及角度,以便進入案

舉牌諷官僚「遊花園」 外僱不需執業註冊 辣著社工界 2015年01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工局舉辦《社工註冊制度》唯一一場公眾諮詢場,約一百人出席。當社工局官員向與會者介紹諮詢內容時,約廿多名前線社工及

專業委員會全由官方委任 社工要求業界直選 2015年01月20日|文:論盡採訪組

社工局舉辦《社工註冊制度》第四場諮詢會,多名發言的與會者均質疑,社會工作者專業委員會掌握社工的「生殺大權」,但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