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雲端〉
雲端上的唐吉訶德,再見! 2014年10月11日|文:小鳥

25年前的澳門,幾個大學生在校內組成劇團,努力地排演〈唐吉訶德〉,希望能代表大學到日本演出,後來因為堅持上街聲討六

資源再思考:澳門劇場研討會(圖片由澳門劇場文化學會提供)
文化資助與文化思維 2014年10月11日|文:文:黑黑

在未有明確的整體文化政策環境中,每年文化局《文化活動 / 項目資助》中的「年度計劃資助」,應該是最具體清晰的一項政

澳門80後劇場人陳飛歷(圖片:澳門文化中心)
放逐.陳飛歷 2014年10月11日|文:許諾

陳飛歷,一個澳門劇場界最具話題性的人物。 從幽默抵死的《五碌葛》系列、批判校園集體作弊的俄國翻譯劇《自選題》,到去

雲端劇照3
兩種「六四」書寫,一條「世代接力」的尾巴 ──談《雲端》與《再見唐吉訶德》 2014年10月7日|文:莫兆忠

一周之內,澳門出現了兩部以「六四」記憶為題材的劇場作品,也許只是偶然,但已足以在澳門戲劇史上留一章節,也不得不令人

我為我看完戲寫不出劇評致歉──評《為存在致歉》 2014年08月12日|文:糊塗

在剛踏入演出場地,演出就悄然開始。我為我的遲到向這次演出致歉。演員告知我要盡快上廁所(不然演出期間不能去),那邊廂

2014_第二十五屆澳門藝術節《克隆極樂》總彩排
賦到滄桑句便工──澳門藝術節小記 2014年06月16日|文:甄拔濤(劇場編導,第廿五屆澳門藝術節「藝術節.好賞析」特約香港藝評人)

原來一個男人在澳門截的士比較容易。一個看似腰纏萬貫準備入賭場搏殺的中年婦人也可以。一家大細就免問了。因為乘客到賭場

《安徒生計畫》,我愛極了! 2014年06月14日|文:何老篤

藝術節前的導賞演講,請來鴻鴻主講Robert Lepage的《安徒生計劃》。說實話,我聽得七零八落。只記得白化病,

是他,也是你,和我 ──記《威尼斯人想買樓》 2014年05月13日|文:夏然

同一屋簷下卻各懷心事,這不只是一屋子的事,更是一個社會的寫照。同檯食飯各自修行,卻隱隱瀰漫著沒法排解的張力。《威尼

澳門藝術節:本地節目推介 2014年04月13日|文:、採訪:黑黑、川井深一、何老篤

兒童偶劇《石頭雨.海之歌》 足跡 29 / 05 – 01 / 06 舊法院大樓 整件事源於2012年

盲人照相館
關於《照相盲人》的胡思亂想 2014年04月2日|文:喬亞

這次小城實驗劇團「劇場搏劇場2014」帶來香港黑犬劇團的《照相盲人》,對筆者來說,無疑是沉重的三月裡意外的驚喜。當

新加坡野米劇團
兀立獨行的王爾德 2014年04月2日|文:胡海輝(香港劇場導演/翻譯)

1881年,一位衣冠楚楚的英國紳士從郵船下來,踏足美國海關說:「我甚麼也沒有,除了我的天才。」(I have no

劇場發生的並不理所當然——評《全民比薩》 2014年03月26日|文:糊塗

今年劇場搏劇場2014的主題是「表演次文化」,來自韓國的《全民比薩》將影像搬到劇場,構造了另一種的劇場形式。由於整

遇見二十年的澳門環境劇場 2013年11月13日|文:梁倩瑜(《慢走‧澳門 :環境劇場二十年》編委)

接到主編阿忠(莫兆忠先生)出版《慢走‧澳門 :環境劇場二十年》的採訪及校對工作的時候,不得不承認的是,「環境劇場」

環境劇場,消失的風景 2013年08月16日|文:莫兆忠

這是去年一個名為「出走海岸線」活動的留影,心水清的讀者、街坊應該一看就知這是下環街均益炮竹廠對面,看風景的畫面即將

《熱血劇場》監制JOEY(左)及導演ZERO(右)
直把劇場當政場 2013年08月5日|文:何老篤

以劇場講政治,香港正在上演一個。他們叫「熱血劇場」,在全港熾熱討論的佔領中環議題中,他們以劇目《預演佔領中環》去「

回歸後有關本地社會議題的劇場作品列表 2013年07月15日|文:黑黑
《擺明請食飯》劇照
擺明講政治——訪陳飛歷和他的《擺明請食飯》 2013年07月15日|文:何老篤

篤:請食飯就請食飯,亦都可以擺明請人食飯,但標題多了一句「唔怕政治敏感」,還要同新澳門學社合作,我覺得你如此請食飯

《2049》是今年澳大傳播週開幕電影
「不是任何事都可以用補償金解決的」 專訪電影《2049》創作團隊 2013年07月15日|文:小花

看罷《2049》,我在演講廳足足坐了五分鐘才離開,可能是沉醉在那原創的配樂當中;可能是在思考「控語辦」會否真的設立

土生話劇《投愛一票》以輕鬆惹笑手法諷刺時弊
對事不對人 最緊要好玩 土生土語話劇團談《投愛一票》的創作理念 2013年07月15日|文:小花

土生土語話劇團至今成立二十週年,今年適逢本澳立法會選舉年,推出以諷刺選舉現象和時弊的土生土語話劇《投愛一票》。欣賞

1989民主藝墟
略論香港政治劇場 2013年07月15日|文:小西(香港)

什麼是政治劇場? 有人認為,所有劇場都是政治的。但正如美國戲劇研究學者米高.柯比( Michael Kirby)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