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美麗2015/劇照由鄭冬提供
台灣小劇場的二人鬥──評娩娩工作室《Play Games》和柳春春劇社《美麗2015》 2015年12月22日|文:彭錦濤(2015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澳門藝評人)

澳門藝穗節壓軸兩個製作都來自台灣,娩娩工作室的《Play Games》以言語暴力展露家暴,而柳春春劇社的《美麗20

《完美的一天》
共同尋找,我們的完美一天 2015年12月19日|文:卓早言

排練場裡一片漆黑,三位舞者在暗黑裡旋轉。窗外萬家燈火,卻照不進這片暗淡,陌然如兩個世界。這裡,有一股不穩定的氣流,

《完美的一天》(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此身,共感,彼身 2015年12月16日|文:陳斑妮

《完美的一天》的簡介寫道:「思覺系列」是導演莫倩婷啟發自自閉症的系列實驗劇場創作計劃,以劇場為載體,利用階段性創作

賭城X寶島:簡單的複雜人 2015年12月3日|文:陳斑妮

澳門足跡劇團與台灣窮劇場將於12月再開賭局,《大世界娛樂場II》會在澳門﹑台北兩地上演,發財兩邊,買定離手,但這次

嚴重缺乏文化設施的祐漢區
我們為未來作了什麼準備?──無法在年度施政中看出的端倪(下) 2015年12月3日|文:青豆

文化沒有即食,也不是政績工程,事事都需從基礎做起,文化項目的確不需年年推陳出新,先聲奪人不重要,能持續發展才更重要

劇場工作者kk2
劇場工作就如一支探射燈──訪劇場工作者kk2 2015年10月21日|文:黑黑/採訪:王郊

在進行「藝文自由工作者調查」時,發現劇場工作者是其中較大的一群,愈來愈多年青人投身於劇場工作,雖然缺乏全職劇團,但

(拍攝︰鄭冬)
劇場是否在「只說甚麼話」?──記二〇一五澳門劇場研討會 2015年09月30日|文:何老篤

看戲時,有人說台詞,看來這已經是使用了語言。但也未必,只聽就知道,那就不用眼睛看戲了。那麼其他聽不到的又是甚麼?由

Sunon
演員,舞者Sunon Wachirawarakarn,並記泰國傳統面具舞工作坊 2015年09月2日|文:蔣禎耘、何志峰

  泰國是甚麼?四面佛、人妖SHOW、舒適的旅館、冬陰公、泰皇,一切資訊來源於同事朋友的旅遊經驗。正如別

《森之家》,如何體現澳門最重要的微小事物 2015年06月25日|文:論盡編輯組

蔣禎耘(HOPE)的劇場風格,向來都關注幽微的事物,以小見大。《森之家》的主題是自然。HOPE說,生活在澳門的時候

《其實我們IV》
觀看,一個特殊的劇場——寫在《其實我們IV》開演前 2015年06月23日|文:何老篤

受訪者:津文(《其實我們IV》導演) 《其實我們》系列已經到了第四次的展演,表演者都是在戒毒中心接受戒毒的學員,入

《侯貝多・如戈》(Roberto Zucco)排練中
個人面對『權力』的關係 ──專訪法國劇場導演法蘭克・迪麥可(Franck Dimech) 2015年06月21日|文:黑黑(相片由夢劇社提供)

改編自法國最為人談論的當代劇作家戈爾德思(Bernard-Marie Koltes)同名作品的《侯貝多・如戈》(R

本地藝文自由工作者 生存與工作狀況——第一輪問卷調查結果摘要 2015年06月21日|文:藝文

藝文自由工作者── 凡以澳門為大本營,個人專業工作領域與各項文化藝術相關,目前不屬於任何政府或私人企業的編制之內,

舞台設計Cola
放下身段,那麼保障也要放下嗎?——訪舞台設計Cola 2015年06月21日|文:王郊

Cola是本澳自由工作的劇場人,專職從事舞台設計,有時還會寫劇評。家裡是個小工場,有電鑽、鋸機與各式各樣的工具,她

來去自如的劇場人生——訪劇場監製遠遠 2015年06月21日|文:王郊

一日有24小時,返工8小時,睡覺8小時,剩餘下來的時間,吃飯玩樂逛逛街看看戲。城裡典型的打工仔生活,日復日大概就是

《1699.桃花扇》劇照(相片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提供)
風月作史,鏡花為注──評《1699.桃花扇》 2015年06月9日|文:紀慧玲(「第廿六屆澳門藝術節」特約藝評人,台灣)

《桃花扇》是清初傳奇劇作家孔尚任大作,清初傳奇劇本賡續前朝,名篇傳世盛演不墜,其中「南洪北孔」:洪昇《長生殿》與孔

(photo by Joein Leong)
劇場,永遠的救贖之地 ──專訪台灣劇場導演王墨林 2015年02月18日|文:黑黑

「叛逆」可能是很多人對台灣導演王墨林用得比較多的形容詞──「一生都被視為叛逆分子的他,自比為心靈流浪漢的他」,在親

(林育全攝影)
演員、習藝人,鄭尹真 2014年12月11日|文:何志峰

在澳門,傳統曲藝和現代劇場,在兩邊觀眾群的心裡,並不只是永樂戲院和文化中心的距離。兩邊的觀眾群鮮有互通。 各有各的

《舞.生態──失溼》演出照/攝影莫兆忠
走到時代的轉角處──記2014澳門城市藝穗節 2014年12月9日|文:譚小西(台灣,「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藝評人)

第一次走進澳門城市藝穗節,正好遇上民政總署主辦的最後一屆;襯著對岸香港佔中運動的烽火,好像近距離地目睹時代轉變的瞬

決定沉睡,還是醒來?──澳門城市藝穗節2014《搖錢樹》 2014年11月19日|文:梁倩瑜

劇畢,我把場刊放在桌上,剛好和蘇菲‧卡爾(Sophie Calle)的《極度疼痛》並置放着。桌面出現了一紅一黑的影

《殘酷日誌》照片︰許斌
用靈魂寫就的殘酷日誌 2014年10月30日|文:何老篤

這是一個票友的觀察。 表演者首先是一個有靈魂的人。 他的豐富程度取決於靈魂本質:靈魂空洞,人就空洞,靈魂豐富,人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