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新澳門學社籲澳門傳媒「報喜亦報憂」 2014年02月5日|文:圖、文/煎撈喱

新澳門學社舉辦新春傳媒茶會,會上,學社理事長周庭希表示,過去一年注意到社會上出現越來越多不滿媒體「報喜不報憂」的聲

六四,你我他還記得嗎? 2013年06月11日|文:小鳥

今年六月四日晚上八時,你在哪裡?在做甚麼? 相信大部份人會答:「在家中,和家人吃飯」、「在餐廳裡,跟朋友在吃晚餐」

「一個不敢正視歷史的民族是沒有未來的」在澳求學的內地學生Mliey 2013年06月7日|文:在澳求學的內地學生Mliey

我來自內地,和很多人不一樣的是,我早在初中的時候就知道六四事件。還記得有一節思想政治課,下課後我和老師交流時老師無

「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平靜」 赴京讀書的澳門人Emily 2013年06月7日|文:赴京讀書的澳門人Emily

六四當日的天氣真的很差,早上十點整個天都是黑色的,像在晚上,外出時氣溫很悶熱,但身邊的同學都不會就這件事評論甚麼,

風?雨?燭光! 2013年06月7日|文:吳軍立,1992年出生於廣東石岐,現就讀澳門科技大學,今年首次赴港參與六四燭光晚會。

1989年6月4日,我還沒有出生。成長於信息相對封閉的內地,我最初只是透過父母偶爾提及當天發生了甚麼——數萬名要求

第六個六四夜隨感 – 孫志超,香港嶺南大學一年級生 2013年06月7日|文:孫志超,香港嶺南大學一年級生

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是我第六次參加的,也是最為「投入」的——身為嶺南大學編委會的一員,由中午到晚上都在忙派發六四特

「知道一件事明明是錯的,但沒有說出來,很難受」澳門人,尹同學 2013年06月7日|文:澳門人,尹同學

問:如何評價六四後中央對事件的取態?很多人說甚至新班子上場後尺度更倒退,你認為呢?談及事件的開放程度有沒有一個周期

「香港在六四…… 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 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2013年06月7日|文:在港求學的台灣學生的Stephanie

我認為香港在六四這件事情上表現得似乎比台灣人更有共鳴感,或者該說是使命感。現在台灣年輕的一輩因為從小就生於比較自由

本土以後?陳珮明,香港嶺南大學學生 2013年06月7日|文:陳珮明,香港嶺南大學學生

六四晚會是每年香港最大型的抗爭活動,支聯會今年本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主題,卻引來軒然大波。「愛國」一詞應否

歷年港澳參與悼念六四晚會人數 2013年06月7日|文:論盡媒體
「對歷史的無知,這便於統治,但是對民族在真正振興沒有好處。」邀請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主任郝志東教授作簡單評論 2013年06月7日|文:小花(整理)

問:如何評價六四後中央對事件的取態?很多人說甚至新班子上場後尺度更倒退,你認為呢?談及事件的開放程度有沒有一個周期

歷史自有回答 2013年06月4日|文:懿靈

如何行文,思緒很混亂,因為要紀錄的感情太複雜了。要寫的是自1989年6月4日以來這二十四年壓在心頭的一種不能言傳、

從「六四兒童節」看澳門學聯 2012年06月22日|文:何老篤

今年六四,香港維園坐了十八萬人。是近歷史之冠。 今年六四,澳門板樟堂前地坐了七八百人,有的說是一千人,有的說只有五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