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間
請不要繼續罐頭化孩子們的遊戲空間 2017年06月12日|文:大蔥

前幾天去看了足跡「童聚偶遇」系列的兒童劇《找記憶》,踏上尋找記憶之旅的牛牛給我們展現了祖先命名的智慧,例如雞蛋花就

結果天色一暗,全城愚公都在移山 2016年03月8日|文:思崎井

自有記憶以來,城市很慢。 那年代,時間對分解事物的化學作用不大,雖說不上綠草如茵,海邊也不太清可見底,但倒是沒什麼

給失戀的人 2015年02月13日|文:陳P

親愛的失戀人: 你好,夜已深,請問你正躲在哪一個角落偷偷哭泣呢? 我住的地方,被澳門人形容為粟米屋,失戀的時候,我

石排灣水庫東側休憩區明年動工  2014年11月30日|文:工務局消息

    【新聞稿】工務局明年將在石排灣水庫東側開闢一條新路,並仿照澳門半島水塘形式,在新路與水

跟建築師逛公園──公共空間的美麗與哀愁 2014年10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在澳門,小型公園和廣場的數量雖然不算少,但公共空間的環境營造,以致綠化方式卻越來越「新奇」,有時真假難辨,美醜難分

老年人口十年後增加一倍,澳門有多一倍的休閒空間供長者享用嗎?
沒有宜居,何來安老? 2014年10月24日|文:論盡採訪組

前陣子吵得鬧哄哄的黑沙環輕軌路線爭議,一星期總有幾次落區在黑沙環公園「打釘」,才驚覺這個社會正在急劇老化當中。 到

公園之殤 2014年09月8日|文:論盡/我城規劃合作社

從何時起,小城的公園不是成了奢侈品,就是變成犧牲品。樓下的公園、街角的休憩區、社區的公共空間必須讓位,讓位於任何理

圖為原新城規劃草案中A區的模型
公共空間就是最好的「文化用地」 ──從新城A區土地使用「新規劃」說起 2014年08月27日|文:莫兆忠 (劇場工作者、評論人)

對於填海,我心有不甘,但形勢總是比人強。唯一感到有意義的是,政府的新城填海計劃的確引起不少澳門人開啟了對土地、對城

看似美觀的「石仔路」,卻對輪椅使用者造成極大困擾。
一名輪椅使用者的親身敍述 2013年12月10日|文:農夫子

城市的空間設計和使用表達了一個城市的人文精神與生活價值。 我作為一名輪椅使用者,生活在這個既有許多古舊建築和狹窄街

丹麥博物館的草地
一塊草地之必要 2013年04月23日|文:黑黑

論盡媒體曾經在3月15日刊出過一次專題版面-“要高樓,不要草木,堅定不移打造‘鍊金之城’!”,其中有一篇文章把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