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自然因為愛——訪「澳野生態」負責人Aegon

116 澳門剩下多少葡萄牙特色 紙本月刊

文:大蔥

時間:2023年01月1日 10:10

二〇二二年的「澳門影像新勢力」有一部生態紀錄片,名為《眷鳥不知返》。這部短片記錄了澳門觀鳥愛好者、生態導師曾文諾的野外探索日常,帶出澳門近年來的變化和危機。紀錄片的結尾是曾文諾、施育助和發起「關閉建築物外牆射燈」聯署的陳俊明到政府總部遞信的畫面。一部小小的作品,在澳門是很難得的紀錄。這一期筆者訪問了這位在自然觀察和教育都走在很前線的朋友曾文諾(Aegon)。

走進並分享大自然:初衷

Aegon創立環境關注團體「澳野生態」幾年來,匯聚了一些愛好在都市觀鳥的朋友。「我喜歡把大自然和生態介紹給朋友。大自然可以讓人和人有連結,例如我在一個角落看到一隻美麗的甲蟲、雀仔飛來飛去,這些東西會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增加人和環境、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這也是我想介紹給市民的東西。」眼前這位年輕人這樣告訴我。

他希望收窄大自然與都市人之間的距離,並讓市民知道如何用正確的方式去認識本地的生態。「我希望帶著公眾去認識這些,對山林產生愛,才會明白如何去保護。所以我就start up澳野生態這個project。」他坦言並沒有專業背景,做這件事純粹出於愛,「也許我沒有辦法在學術上有深入的研究,我能做的就是把這份對自然的愛帶給大家。日後有機會,我都希望系統化、恆常的去做這件事,我想試一試令我們的山林資源得到更好的保存。」

帶領觀鳥活動。

帶領觀鳥活動。

和自然之間的愛與疏離:歷程

donation-ad

筆者很好奇一個年輕人是如何保持著對郊野的熱情。Aegon說起小時候和爸爸去釣魚,「在水邊看到很多寄居蟹、水鳥之類的生物,阿爸會用他的經驗告訴我這隻是『釣魚郎(翠鳥),那隻是白頭翁』。這樣就足夠讓一個小孩日後去建立自己對這樣東西(自然)的需求。」

讀小學之後,少了去郊野的機會,他會從生態紀錄片和科學方面的書籍學習,「之後忙碌於升學的事情,這些愛好就中斷了。學校也沒有相關的教育,接觸的時間也少了,和現在的學生一樣上課、下課補習、回家、玩手機,基本上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到大自然。所以我中斷了一段時間,也不明白自己可以走這條路。」

海南藍仙鶲。攝影:Aegon

海南藍仙鶲。攝影:Aegon

朱背啄花鳥。攝影:Aegon

朱背啄花鳥。攝影:Aegon

重新找回對自然的愛,是中學畢業之後。「我開始往外走,以前就養過雀仔。有一次爸爸在打風過後撿回來一隻掉在樹下的雀仔,我們照顧它最後放歸自然。我也會帶著一部傻瓜機出去拍。現在,認識了很多觀鳥、認識植物的朋友,讓我明白了自己的不足,便又重新看書、紀錄片去了解。」

被問到有什麼書和紀錄片推薦,Aegon想了想告訴我,「影響我比較大的一本書叫做《觀鳥大年》,麥田出版社出版的,是講美國每年有一個非正式比賽,比較每人一年觀察到的鳥類數目。這本書是關於三個參加者的故事。中學畢業之後,我也就去觀鳥了。」而BBC的生態紀錄片,他基本上每一部新片都會追看。「紀錄片雖然不是關於澳門的,可是我覺得澳門並非什麼也沒有,其實有非常有趣的物種,比如我們這裡二龍喉公園,每年山櫻花開,會有非常多的雀仔來。望廈山也十分神奇,有很多雀仔,貓頭鷹也有,夜晚我都有聽到它們的叫聲。」

親近自然的日常:觀察

往外走之後,Aegon拍下了非常多美麗的鳥類寫真發表在instagram上。有一部分是充滿動聽鳥語的小短片,讓觀看的人感到十分療癒。他告訴我在野外觀鳥的時候喜歡拍一些短片,因為看到雀仔、昆蟲非常得意的時候,希望讓別人也可以看到,「目前是希望能做一個澳門的生態紀錄片。」

作為一個自由工作者,除了觀鳥,Aegon不時組織或受邀舉辦一些自然觀察活動,「平日是自己的野外觀察,週末則儘量帶公眾去觀察山野。」他還和我分享,之前在九澳被發現的大蟒蛇,原來在被工程車發現之前,他已經與牠有過一面之緣。那日,他駕車去九澳看超級月亮,「那晚不知為何路燈都是暗的,突然有條蛇餅在路中心捲著。我立即停了車。因為沒路燈什麼也看不清楚,於是就用車頭燈去看,再將它趕回山林。」現在大蟒蛇已經被市政署收養,然而Aegon認為蟒蛇是受保護動物,也是生活在澳門的一份子,我們並沒有權利讓牠搬家。

自然觀察活動。

自然觀察活動。

觀察自然帶來的憂慮:思索

日復一日接觸大自然,Aegon逐漸觀察到了變化。「我發現自己接觸開的山林逐漸被『開墾』。很多人也許不了解,覺得不過一片無人居住的地方被開發而已,但他們不知道裡面居住著非常多的生物。」對於現在蔓延澳門各個山頭的山林修復的計劃,他說政府也許是出於好意,可是也摧毀了很多東西,例如九澳水庫的開墾讓蟒蛇失去了自己的家。他說並不奢望澳門如香港一樣能為了禾花雀而復耕塱原,但他認為山林管理可以更科學一些,不要將山林轉化成物種單一的公園。

筆者非常關心澳門鳥類近年來的生存狀態。Aegon告訴我,澳門雀鳥的生活環境正在惡化。據他觀察,數量有下降的趨勢,很多種類近年越來越難看到。除了開墾山林帶來的副作用,澳門近年來的燈光工程也對鳥類的生存環境影響很大,例如賭場酒店落成之後,外牆的燈光騷擾了對面生態保育區裡的雀鳥的生活。文章一開頭的遞信——希望政府規管建築物的射燈——就是出於對雀鳥生存的憂慮。他坦言關閉射燈其實還不夠,但這是第一步。

「我們和大自然不應該是衝突的,而是應該學習如何共處。」最後他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到愛山林、保護大自然不同物種的行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