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公會即換領導層 資深律師高禮華:對公會「沒有任何期望」

即時報道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2年11月9日 10:10

唯一代表全澳律師的專業公共團體——澳門律師公會正進行一場沒有競爭的換屆選舉,而由間選議員黃顯輝、行政會委員歐安利等領軍則是唯一的參選名單。黃顯輝日前回應本媒查詢時表示,若沒有意外,自己有份牽頭的名單「好大機會」當選,自己則成為公會的理事長。然而,對這場「無聲無息」、無競爭的換屆選舉,資深律師高禮華(Sérgio De Almeida Correia)坦言不感「意外」,而自己對律師公會各以黃顯輝為首新領導層「沒有任何期望」

他又認為現時在律師公會已 「奄奄一息」,作用不大,在本地出現涉及人權及公民自由的爭議時亦選擇「沉默」。而對於律師公會,黃顯輝亦「不是未來」,只是「過渡性」的。

訂閱每月紙本
資深律師高禮華(Sérgio de Almeida Correia)認為本地部分防疫措施「過度」、缺科學依據,限制居民自由及權利。資料相片

資深律師高禮華(Sérgio de Almeida Correia)(資料相片)

高禮華早前以書面回覆本媒問及對律師公會換屆選舉以及對新領導層的看法及期望。

他在回覆中指出,自己對只有黃顯輝這一參選名單不感到「驚訝,不幸的是,這很正常。」至目前為止,從是次選舉中所看到的只是律師公會「重複舊方法」、一個沒有政綱的參選團隊。

高禮華又表示,現任理事會主席華年達(Jorge Neto Valente)「從不接受競爭」、總想被視作「掌權者」,而對他和他的朋友來說, 只有「應聲蟲」(yes-man)才是重要的。

ad

他又稱,自己亦曾努力在2018換屆選舉中成為一名候選人,但失敗了。「我受到了抵制,一些願意支持自己的同事被告知不要簽署任何東西,撤回他們的支持。」

高禮華:華年達執掌期間 公會主席角色模糊

他又認為,現時律師公會作用不大,亦不會為根本議題如人權及公民自由發聲。在華年達執掌期間,其以公會主席之名的發言亦難辨其是為公或為私。

在政治權力以及「一些律師」的利益面前、高禮華形容華年達「卑躬屈膝」。「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永遠不知道他是以自己作為律師公會的主席之名義,還是間接地以其客戶的名義發言,例如在(涉及)土地法或博彩業特許經營者的稅收問題上。 」

資深律師華年達自2002 年當選律師公會主席,其後的20年便一直成功連任。在接受葡新社(Lusa)以及葡台電話訪問時表示不再參加是次選舉。

華年達向葡新社表示, 自己「不是不可替代的」,亦嘗試了幾次想「退下來」,惟未有人對接任該會感到「興奮」。律師公會有很多工作,「終於,出現了願意工作的」,雖黃顯輝與自己的「風格完全不同」。

澳門律師公會(資料相片)

高禮華:黃顯輝只是過渡

高禮華相信黃顯輝只是一個「過渡性」的候選人,對其「沒有任何期望」。然而,他的接任亦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他相信黃顯輝於從「過去」學到了很多,但亦背負「過去」,而這些過去的印記結合一些「失勢」掌權者的政治和商業利益。

他坦言,自己不了解黃顯輝對法律專業有何想法,「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知道,我希望他能有一些」;亦未曾見他做過「任何不同的事情」。

高禮華形容黃顯輝「彬彬有禮、友善」,而這對於成為法律專業人員來說總是有好處的,儘管這是不夠的。

為時已晚 對法律界獨立感憂慮

在澳執業近30的高禮華亦坦言,自己對本地法律界未來能否作為一個獨立行業感到非常憂慮,「這個過錯完全在於華年達、他的朋友和那些遷就政治和商業利益的律師們,而這就是為什麼64歲黃顯輝——一名從政者,體制內的人成為唯一參選人。

高禮華又認為,黃顯輝於對律師公律「不是未來」。然而,過去4、5年中發生的政治形勢的變化造就這一局面 ,現時要找到一個解決已經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