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澳門優勢何在? 吳國昌:可同時溝通內外 優先拉攏內地客源

112 清零之後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9月2日 11:11

COVID-19爆發至今已逾兩年半,本澳目前依然緊跟國家政策,全面實行「動態清零」政策,惟本澳經濟每況愈下也是不爭的事實。前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表示,本澳未來的博彩業產值比起二〇一九年前一定會有所調整,「只係睇調整幾多。」

他又認為,澳門未來的發展優勢在於,既可同時溝通內地以及外地,在吸引外地客源的同時,又可比其他地方優先拉攏內地客源;更重要的是多年來的本地人才培養,亦可為本澳未來的發展帶來轉機。

donation-ad

「清零」、「共存」或根本沒差

吳國昌表示,目前仍有很多客觀因素成通關障礙,過去兩年面對全球疫情的變化,以及珠澳兩地疫情的反覆,不管「清零」還是「共存」都不會對本澳的經濟有太大的影響。他更直言,若一開始便不跟隨「清零」政策,「唔知中央會採取何種手段對澳門。」

他又認為,若對外開關,經濟或會比清零「差啲」,但也應該不會差太遠,「因為已經好差」。曾有一段長時間本澳雖保持零確診,但因與內地的關係,有很多國家則把澳門列為「高風險地區」。本澳對外通關與否,可能上升至國際政治關係的層面。

澳門博彩業前路未明,澳門可有其他出路?

澳門博彩業前路未明,澳門可有其他出路?

賭業的調整要視乎中央「鬆緊」

被問到未來本澳的博彩業將何去何從,吳國昌認為,賭業的調整/發展視乎中央「鬆緊」。

他又認為,本澳的博彩業必須向下調整。過去博彩業的發展規模已經「爆棚」,而本澳的承受能力亦是;其次是面對中央的限制資金外流政策以及能否穩定通關。鄰近的東南亞、東亞陸續有國家開放賭業,以刺激當地經濟。以上種種,導致本澳的博彩業會面臨前所未見的壓力。

吳國昌又稱,賭廳已不復存在,而未來中場的規模則需視內地對資金流動的「鬆緊」,更進一步說,「賀特首可為澳門,向中央爭取到什麼」,還是繼續緊貼國家的路線,則需視賀特首的手腕以及想法。

他續稱,澳方可先向中央確保會監察內地的資金流動,並藉此要求開放再多內城市場來澳旅遊,而且只開放來澳賭博,不放行到鄰近地方的賭場參與博彩活動,只讓國內的資金「內循環」。與內地市場關係緊密這一特點,也是澳門唯數不多的優勢之一。

前立法會議員吳國昌。

本澳賭業低處未算低?吳:開關後或反彈
只係唔知會返彈到咩位

吳國昌樂觀地認為,本澳博彩業「未必永遠會在谷底」,並預估在「穩定」開關後,賭收會谷底反彈,但彈回到疫情前,即二〇一九年的幾多個百分比就無從考究。

早前政府表明未來賭收將會佔財政收入的四成,按照吳國昌的理解,疫前,賭收約佔財政收入的八成,現政府稱未來賭收將會佔財政收入的四成,即政府預期未來賭收將會回復至約二〇一九年賭收的一成,但當中仍然有很多變數。

吳國昌續稱,賭收多少當然仍需視未來疫情的變化;而中央的限制資金外流政策會否連帶影響到中場生意,則「要睇中央揸得幾緊」; 而鄰近的國家陸續開放賭業,澳門亦缺乏與日本、泰國等地的競爭力,在吸引外國客源這一塊有不少不確定性。

澳門年輕學子多 政府應提供平台發展
成為本地發展助力

吳國昌又指出,澳門另一優勢是本澳平均的學力水平高。本澳設有免費教育後,令人均學力有所提升,首批大學生已於二〇一七年左右畢業。當然會有人質疑部分大學的認受性,但有不少學生在世界各地的高等院校完成本科學位。雖然這些大學生並不會亦不可能即刻為澳門經濟帶來貢獻,相信經過五至十年的經驗累積,這些年輕人對社會發展有發揮的空間。

吳國昌又認為建立各種專業的認證有助年輕人增加回澳信心或留澳發展,同時亦應設立更多的平台讓他們發聲,讓各行業注入新想法,惟部分行業仍需依靠外地人力擔任。整體而言,澳門的學子在二〇一七年開始便陸續於大學畢業,政府應與他們的未來建立「共同體」,為他們提供平台發展,以增加本澳整體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