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東︰抗疫不應政治掛帥 應以科學務實應對

111 疫靜封城 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2年08月6日 11:11

七月十一日,澳門進入暫時為期一週的「封城」狀態(官方說法叫做「相對靜止」),所有工商業場所停運,市民如非必要外出,最高判囚兩年,不戴政府指定口罩同屬違法,乘搭巴士要有特別許可證。時事評論員黃東形容,特區政府現時如同軍閥統治,「可以隨時拉人封艇」,澳門進入嚴刑峻法時代。

他認為,澳門在今次抗疫中,完全是以放棄經濟民生作為代價,市民怨氣沖天,政府管治威信「清零」,即使今次陽性個成功清零,但病毒不會消失,「唔好話有幾千億財政儲備,幾萬億都燒唔落去啦。呢個疫情若果搞十年的話,你又如何呢?」澳門應該響應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早前對東南五省的要求,防疫要「防止單打一、簡單化,避免一刀切、層層加碼」。黃東說,抗疫不應政治掛帥,應以科學為基礎,以務實的態度應對。

訂閱每月紙本
黃東表示,政府堅持清零路線,完全是以經濟和民生作為代價。

黃東表示,政府堅持清零路線,完全是以經濟和民生作為代價。

政府反覆無常
管治威信率先清零

七月八日,衛生局局長羅奕龍表示,「動態清零」要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盡量在不出現「封城」或「禁足」的前提下,將疫情壓制下來,向「動態清零」的目標邁進。然而,翌日的疫情記者會上,司級官員宣佈,七月十一至十八日,澳門進入「相對靜止」狀態。

黃東認為,政府在前一日才發出「安民告示」,但翌日就宣佈「封城」和「禁足」,一日之間就如同兩個世界,這是真真正正的朝令夕改,整個政府反覆無常,令公眾無所適從,人心惶惶,怨氣沖天,政府管治威信首先清零,「現在幾十萬人俾佢攞住嚟舞喎!政府講嘢無人信服」,日後越是叫市民不用恐慌,市民只會更恐慌。「當局一直強調陽性個案數字下降,疫情有緩和的趨勢,卻又突然推出加辣措施,完全唔清楚發生緊咩事,整個過程好難令人信服,特區政府現在如同軍閥統治差唔多,可以隨時拉人封艇。澳門歷史上從來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時事評論員黃東形容,特區政府現時如同軍閥統治,澳門進入嚴刑峻法時代。

時事評論員黃東形容,特區政府現時如同軍閥統治,澳門進入嚴刑峻法時代。

死守清零政策與科學背道而馳

黃東說,死守清零政策與科學背道而馳,「歷史上有邊幾次大型疫症係可以消滅?最多可以防治,和平共存達到一種生態平衡。」現時只有中國和北韓仍然堅持清零路線,其他國家已經紛紛棄用,因為死守清零的代價實在太大。「依家清零就係行一條激進路線,而且唔代表一定成功,如果不成功,不排除會繼續加辣,咁我哋個城市仲使唔使運作落去?」

他指出,現時流行的新冠病毒已與兩年半前的完全不一樣,重症和死亡率都好低,亦有疫苗和藥物應對,市民適應力亦增強,政府不應該再死守原來的清零政策,應該要與時並進,否則社會要承受好大的創傷,「澳門的稅收和財政儲備已經受到嚴峻考驗,成日要求政府派錢,可以應付到幾耐先?即使有百億經援措施,實際上亦是『止痛餅』而已,真係要從長遠可持續發展考慮轉型。」他說,內地抗疫投入了龐大的人力物力,但疫情依然不斷反覆,「清零一段時間,又有新一波的變種病毒,你就清盤由頭再嚟過,咁係咪清零呢?澳門政府唔好再自己呃自己。『一國兩制』的地方,唔係乜都要死跟。」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早前要求東南五省(福建、上海、江蘇、浙江、廣東),防疫要「防止單打一、簡單化,避免一刀切、層層加碼」,需兼顧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黃東對此表示認同,他說︰「唔好抱住戰爭的心態去睇,唔好一日到黑掛住抗疫、戰疫,呢啲思維本身就係好錯誤,仲係抱住毛澤東人定勝天個套嘢。所謂清零,實際上只是『政治抗疫』,而非『科學抗疫』。」他認為,澳門在政策上應有靈活性與中央和廣東省政府商討適合澳門實際情況的防疫政策,「咁先係一國兩制,而唔係盲從死跟。」

無休止的全民核檢,已令坊間民怨四起。

無休止的全民核檢,已令坊間民怨四起。

黃東︰官場文化須改革
否則一定死人

今次疫情已持續超過三星期,坊間民怨沸騰,要求官員下台的呼聲日漸高漲。黃東認為,在今次疫情中,官員的表現明顯不合格,專業性好令人懷疑,才令坊間民怨沖天,問責是必須的。但澳門官場文化的死穴就是,要麽推倒下台,要麽就完全不當一回事,但問責不應只有兩個極端,當中還應要有行政處分。他說,澳門官場文化必須改革,否則一定會死人。「澳門官員制訂政策可以天馬行空,到依家依然可以坐係到,日日折騰市民,呢啲係乜嘢官員呢?現時坊間的怨氣完全可以理解,澳門市民已經好純良、好配合,換作其他地方,可能不得了。」

黃東指出,特首賀一誠剛上台時民望高企,到現時搞到民怨沸騰,但官員還不當一回事。「呢種腐朽的文化,與市民已經完全脫節,講咁多大話、空話,官民互信低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賀一誠政府餘下任期係好難行,政府無咗誠信係好大鑊,為日後政府推動大型公共政策埋下大地雷,仲當澳門市民係傻仔?」

黃東亦表示,社會需要反思澳門人的公民權利還剩下多少?現時官場文化不會主動問責,民間監督力度已經空前削弱,公民權利蘯然無存,「唔單止係民主的問題,已經影響到民生問題,政府鐘意點做就點做,市民要重新思考,我哋溫水煮蛙被剝奪既嘢,仲剩返幾多?我哋仲可以攞返幾多呢?現時影響到的已不僅是我們的公民權,甚至係生命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