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能趕在中學同學們各奔前程前見一面,然後說一聲一路順風

6.18疫情大爆煲 來論 即時報道

文:Nys

時間:2022年07月31日 22:22

自於上月十九日至今日,全澳進行了14輪全民核檢,圖為今波疫情首輪全民核檢。(資料相片)

6月19日是我完成台灣回澳門14+7的隔離的第一天,我本幻想著結束隔離的我終於可以奔向自由的日子,可以和朋友們約起來,可以隨便堂食。只是現實立刻打破了我一切的幻想,凌晨兩座大廈突然被圍封,兩單核酸陽性的個案打破了澳門快一年的寧靜,我當然也被迫與剛到手的綠碼留在家中進行無了期的抗疫。

看著在台灣的同學們可以四處遊玩,享受美好的暑假,我說沒有後悔過回家當然是假的。我當然有想過馬上收拾行李,拿起護照逃離澳門,到外國享受我所追求的詩和遠方。只是我能走,但我父母呢?我為了可以陪伴他們所以選擇回家,他們還有他們的工作,總不能陪我一起癲,辭職然後全家奔向詩和遠方,所以我也只能捨棄這個想去,留在家中努力地「享受」抗疫的時光。為了打發時光,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的廢青,我決定每天都強迫自己去做一些事,拿起一本書讀起來,找出被哥哥收起來的烏克麗麗自學一番,每天晚上窩在沙發上陪父母看一場電影等等,這些看似無聊的小事,一點一點把我的日子變得豐富起來。當有事做後就會發現想抱怨的心情有所緩和,然而我亦難免會想念當初在台灣的抗疫的日子,雖說抗疫,但是堂食、看電影、逛街樣樣玩樂都可以去做,現在想起來只能感歎當初因為害怕感染回澳會很麻煩,所以選擇宅在宿舍的我很笨。

訂閱每月紙本

雖說陪父母很重要,但是每天24小時都陪著我媽,她不禁漸漸擔心疫情過後我會有社交障礙,所以在有限度解足後,她真的每天都巴不得我出去找好友四處轉轉,聊聊天。只是在大熱天,帶著KN95四處走真的感覺很焗,在街上連喝口水都擔心會被控告,別說好友們,想到這的我也受不了,自然一個好友也沒有約成,每天繼續在家該吃吃,該喝喝。

這兩天,看著社區感染人數維持零,我期待可以回到6月18日之前的澳門,起碼在清零與共存的縫隙之間,享受所餘無幾的暑假時光,不用管它甚麼核酸。然而,理想很美好,但現實很殘忍,鞏固期之後又來一個穩定期,但穩定期可會真穩定?我一個小市民只能遵從一切防疫指示外,又有甚麼可以做呢?但願,能趕在中學同學們各奔前程前見一面,然後說一聲一路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