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 Sir

110 未來交通,十年絞痛 論盡紙本

文:林婷婷(澳門劇場工作者)

時間:2022年07月2日 15:15

奮sir 在昔日噴水池的邊度有書留影。

奮sir 在昔日噴水池的邊度有書留影。

大學那些廿歲年頭,少不更事,寫過一些已經忘記作業主旨(是影像日記嗎?)的小文章交給你,你打了頗高的分數。我問你覺得怎樣?你用鼻音笑呵呵的說:「hmmhmm~~ 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詩強說愁啦hmhmhmm~」好明顯問下去都不會有什麼結果~ 但我覺得總是笑呵呵靦靦腆腆的你好有趣,逗你笑真的很好玩!

在你身上我發現藝術家老師與一般對老師的刻板印象完全不一樣,藝術家在學生面前也很率性,沒有刻意展露一種權威。自己也到過歐洲深造後才發覺,那是一種在鑑賞創意面前的平等。

訂閱每月紙本

在攝影科上,因為你對所有同學都給出模棱兩可的評語,我總很懷疑自己有沒有在攝影上的天份,但我肯定很喜歡找你問東問西。也不知道我們怎樣聊起留學經驗,我告訴你,之前在美國,high了的室友們offer過我一起啪丸,我睡覺中就婉拒了。我問你在法國的時候有沒有啪過,你又用鼻音呵呵呵呵,「有時有啲野要試下,都係一種人生經歷黎既」 呵呵呵呵……

大開眼界哩~可能因為這樣,我一直不怕結果會失敗地繼續試野…

卅頭,我說想到捷克留學,邀請當時是牛房倉庫藝術總監的你,替我寫其中一封推薦信。寫推薦信是有點麻煩,不過你還是寫了,幫我展開了戲劇性的第二人生,打開了我的眼界視野。那是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旅程。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未出發,2013年的牛房劇季,讓我有了第一次創作及導演完整演出《枯牆》的機會。

讀了一年,2014年暑假,牛房劇季讓我們第二次在澳門發表作品,《藥》也成為了「滾動傀儡另類劇場」的創團作。

再讀一年,2015年秋,牛房劇季第三次,讓我們在這個空間叩問自己的去與留,《方方》的結局,在牛房那吊扇葉不斷輪轉的影子下,敲到我的心坎裡。

這些華文文學改編作品,孵化的場域全部都在牛房,也奠下了我的畢業論文,和日後繼續鑽研的方向之一。

沒有你和你推動的牛房,今天的我會是怎樣的呢?

我想找一張和你的合照,但我大概一直很怕整理人生,照片都不知道飛哪裡去了。還好找到一篇 Alice 用文字整理出的理工歲月,雖不同屆,讀著所有回憶都回來了。

奮sir,謝謝你的出現,謝謝你做了這樣的你,一個言語上好像沒趣,人卻非常有趣的老師,留白多得讓學生不得不努力思考的老師。

永遠懷念您……

我和其他同學,他日天國再與您聊天。
(原刊於作者社交媒體,標題由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