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山泥傾瀉兩日後當局仍未交代 嘉安閣住戶:多年關注及反映斜坡安全隱患

加思欄古城牆局部倒塌事件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2年06月11日 21:21

大廈嘉安閣住戶陳小姐家的一間房因山泥傾瀉而導致一幅牆倒塌,而房內現時仍是遍滿泥頭、石頭。

加思欄馬路一斜坡於9日晚上發生山泥傾瀉波及古城牆及毗鄰大廈嘉安閣。事發後第 3天,受影響住戶批評當局未見有緊急維護或跟進工作,又憂慮近日雷雨天氣會令大廈情況惡化,促請政府有關部門與住戶聯絡,交代善後安排。亦有住戶指出,由2016年毗鄰的傳染病大樓興建時到去年的私人地盤動工,住戶有不斷向當局反映斜坡安全隱患、提出曾出現的問題、表達居民憂慮,惟當局未見有正視。

住戶陳小姐:事隔兩日 當局仍未有交代善後方案 「好無助」

訂閱每月紙本

受山泥傾瀉影響,嘉安閣一至三樓各有一單位被工務局告知暫時不能居住,需搬走。而陳小姐的父母所在的2樓一單位遭波及,其中一間房間的一幅對著斜坡的牆完全倒塌,目前父母兩老需租住附近酒店。

陳小姐在受訪時表示,因未知善後工作如何進行,故已為父母再續住三晚,「好無助,過咗琴日,(事件進展)無分別⋯⋯我希望局方交代善後工作。而家嗰山係鬆晒,隨時我唔知邊一秒(可能)冧落來,好無助。」

她又稱,作為受影響住戶想知究竟當局有無處理方案以及要等多久才能回家。「(單位)係唔係真的安全可以再搬入嚟?而家係冇乜信心⋯⋯問題係唔知等幾耐,乜都唔知。我哋只想知係(要等)三個月、六個月或一年?咁我哋咪可以安排,可以做返自己能做的事。」

陳小姐又表示,事發時「以為地震」,幸好當時家人都在廳食晚飯,因為食飯時間故該房間當時沒有人。事發後當晚,有不同部門代表過來查詢情況,要住戶資料;亦有社工局人員建議若有需要可住災民中心。昨(10)白天再有工務局人員來查詢,亦只是只留低「冇即時危險」。至今,仍未見事件的總負責人或者係部門,甚至連聯絡人都沒有交代這種情況需持續多久。

陳小姐:傳染病大樓興建時已反映開挖出山體或有後患

發生山泥傾瀉的斜坡夾於兩地盤之間,其中為政府的傳染病大樓工程,而另一個則私人地盤。

陳小姐表示,嘉安閣業主於2016年傳染病大樓開始要起時便已關注有關工程對斜坡的影響,直至近期私人地盤開工亦曾向當局反映憂慮。「我們不停地有發聲,有提出過挖山體會造成嘅可能影響,業主亦自發與當時有關官員去溝通反映,做咗很多工作。直到2019年,有一次很多泥水湧入大廈停車場,覺得有啲問題,當時亦有向當局反映。」

她又稱,去年十二月因見到私人地盤開工,便又向有關部門反映住戶憂慮。「住戶睇住地盤開始挖挖挖,我哋又好擔心。我哋擔心就係(變成今日)咁囉,呢個擔心已經咁多年。古城牆幾百年都關注,但我哋唔識,我哋就係擔心人身安全。

陳小姐又表示,住戶非專業人員,雖擔心工程或對古城牆造成影響,但奈何知識有限,惟向當局反映人身安全憂慮。「一月份亦有去信有關部門反映我們的關注,希望當局再監督下、再做下assessment(評估),真係發生咗⋯⋯無論甚麼部門都好,民居這樣子被衝毀,應該有部門要任責。」

單位受山泥傾瀉波及的鄭先生(右)、陳小姐(左)以及陳媽媽受訪。

住戶鄭先生:現時每一刻、每一分鐘都「提心吊膽」

居住在一樓的住戶鄭先生其單位一房間亦遭波及,由於整幅牆被衝毀,現時整間房充滿泥沙及大石。由於房間無電、整個單位亦無石油氣,目前則租住酒店。

鄭先生在受訪時形容現時每一刻、每一分鐘都「提心吊膽」,擔心若連日下雨的話必有雨水湧入單位。惟目前只能被動等待政府通知,「直至昨日下午的時間,(住戶)可以現場有人(政府人員)問到,今日又放假,再問就可能要等佢哋星期一返工才可以打電話再問到。」

嘉安閣住戶鄭先生單位的一房間亦遭山泥傾瀉波及,目前亦滿佈泥頭及大石。

他又稱,工務部門人員在事後當晚曾到場視察,而原來事發派駐的警方昨(10日)黃昏已撤走。「連警察都撤走,咁我更加唔知應該問邊個⋯⋯咁我哋應該點樣做呢?好似係唔會有人無人理。」

鄭先生表示,事隔兩日,自己亦好急想知善後工作,奈何無部門能回應。「日日落雨,好著急⋯⋯但兩日後,都沒有工務局人員告知究竟應該如何做,剩係得個等。只能好被動係度等,之後應該要點處理⋯⋯希望(當局)儘快有一個交代。」

他又稱,現時只是好想儘快回家。「好想快啲返屋企⋯⋯ 最想係儘快正常返到屋企,之後一定會追究責任,就係咁簡單。」

嘉安閣業主管委會主席何小姐受訪時要求當局以書面交代整幢大廈能否再住。

嘉安閣業主管委會主席:當局須書面交代整幢大廈能否再住

嘉安閣業主管委會主席何小姐表示,事發第一日很多高層住戶都「唔喺度住。」雖沒有統計數字多少戶曾短暫搬走,而作為高層住戶雖無被波及,但亦難免擔心。

她又要求當局書面交代整幢大廈能否再住,要給予住戶有信心,「唔止佢哋,我哋都好驚。下層發生事,上層唔驚?無可能,希望當局儘快聯絡我哋⋯⋯希望政府能感到住戶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