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公民參與社運到全面打壓 
澳門還可享有基本自由?

2022-05-27 若有緣,再見吧!
論盡澳門街十二年專題回顧 專題報道

文:華生

時間:2022年05月28日 12:12

「論盡澳門街」以每週一版的專題形式在《訊報》刊登,這個歷時將近十二年的任務,六月後將成為歷史,正式劃上句號。臨離別之際,今期特以三個主題(公民參與、專業發展、保育),選出十二年來的部分相關專題,亦可側面地為讀者呈現本地社會變化。孰好孰壞,各有斷判。

一直以來,「論盡澳門街」以廣闊的視野,為澳門當時最值得關注、受社會爭議、甚至是主流傳媒不容討論的議題,作出報道、分析、評論,並通過與社會各界,包括專業人士、學者、議員、一般市民、以至弱勢、小眾的連結互動,開展一場劃時代的對話。

訂閱每月紙本

論盡澳門街初期的LOGO

「論盡澳門街」誕生之時,便是時任行政長官崔世安時代的開端。當時,澳門剛踏入「暴發戶」時期,而政府管治水平則見每況愈下,衍生了種種社會問題。博彩業無序擴張、主要財政收入單一而豐厚、在政府任意揮霍公帑、行政架構不斷增大、官員肥上瘦下、商人與建制社團勢力日益擴張的大環境下,核心的民主政制發展裹足不前,而政府施政監督明顯缺位。

政策諮詢與公民參與

回顧二0一0年八月本專題推出的首期,題為「政治承諾食白果 諮詢制度何時改?」,針對政府推出的政策諮詢愈來愈多的現象,批評本澳欠缺現代概念的諮詢政策及諮詢制度,而政府諮詢架構機制繼續保守封閉、「黑箱操作」;此外,專題視野放眼國際,邀請學者以香港以及其他國家、地區實踐諮詢的經驗,為讀者介紹「審議式民主」的概念,為政府的政策諮詢及公民參與的未來方向引入一種宏大的願景以及能實際操作的可能性。

論盡澳門街第一期採討諮詢制度

澳門回歸頭十年,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貪污案醜聞爆出,引起國際轟動,在高通脹、樓價不斷攀升、濫輸外勞、黑工氾濫的情況下,社會基層生活愈來愈困難,在二000年代,兩次五一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令社會矛盾進一步加劇。隨著市民對政府的訴求愈來愈多,遊行示威的次數加劇。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運用網絡參與政治

在這個表面繁榮、內裏動盪的社會背景底下,踏入二0一0年,隨著網路社交媒體的興起,年輕人參與社會及政治的文化有所改變,不再限於街頭行動。二0一0年十二月,本專題連續兩期探討了當時年輕人流行的參政論政模式。當時,臉書、Youtube等等的新型社交媒體興起,香港的政治光譜愈拉愈闊,各政黨及公民運用網上的論政節目、網台等等,讓本澳市民接收資訊的渠道不再單單只受傳統媒體「餵食」。新媒體的普及使用,明顯地帶動了本澳市民參與政治的氣氛。

在「年青人快樂政治」專題中可見,有本澳的年輕人利用Youtube諷刺時弊,結合街頭演說、簽名行動等方式亦成為社會參與的重要手段;亦有年青人印發諷刺時弊的刊物於學校門外派發,從而引發更多新一代關注社會,本專題紀錄了年輕人以嶄新方式參與政治,而部份人其後更開始嘗試踏入政壇,踏入參與立法會選舉的舞台。

慶論論盡澳門街第一百期

退休仍堅持論政如何運用互聯網的優勢介入社會參與,亦不只是年輕人的專利。在二0一0年九月,本專題刊登了「政壇巨擘活躍博客江湖」 一文,訪問前立法會主席曹其真,談及她在退休後仍開設博客,繼續撰文談論澳門時政的原委,以及如何與當時的青年互動、回應網絡打手。曹其真在訪問中提到一句「正確的事就必須爭取和堅持」的金句,相信於今時今日的政壇及社會,依然擲地有聲。

多元訴求一一紀錄

其後幾年,社運行動的「新現象」包括原本被視為沉默的一群——教師發起遊行、博彩業員工一再上街抗議,均標誌著勞工階級抗爭行動已由邊緣產業蔓延至核心產業,亦體現新舊世代合作抗爭的萌芽。過去幾年內,澳門人的公民意識有顯著地成長,遊行訴求更漸趨多元化。不再限於早前呼聲大的「打黑工」、「保就業」等個人或部分人的利益,而更多的從「環保」、「教育」、「賭場禁煙」到爭取「新聞自由」等良好的社會願景當中出發,訴求愈趨多元,參與團體愈來愈多,本專題亦一一作出紀錄。

「市民更應該勇敢地站出來」

在二0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反離補事件」可謂將澳門的抗爭推向高潮,兩萬名市民在初夏走上街頭,反對「官員自肥」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經過了七千人包圍立法會、各地澳門留學生聲援、參與團體努力向社會宣傳之下,特區政府終於宣佈撤回「離補」法案。

除了社會意見領袖的聲音外,本專題亦紀綠首次參與遊行的人士、前線公務員、以及有份發起遊行的網上組織等觀點,其中一位參與者表示,「當一個社會為了捍衛公義,都要擔心被退學、被革職的時候,市民更應該勇敢地站出來。」這番話,正好為那個澳門人最團結一心的時刻留下了一個完美的註腳。

沿用至今的論盡澳門街LOGO

持續打壓 竭力報道

經歷最輝煌的年代以後,本澳的公民運動自二0一五年開始步向衰落,「反離補行動」的團結力量並沒有得以延續,換來的是政府的一次「絕地大反擊」。二0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政府禁止澳門人舉辦為聲援香港反對修訂《逃販條例》而發起的默站行動,其間警方出動不成比例的警力。當晚,警方更將數名「可疑人士」帶走。其後,疫情爆發,政府便於二0二0年起,先後以疫情、「冒犯公權力」、「涉嫌顛覆政權」等罪名為由,不容許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舉辦三十年來一直相安無事的六四圖片展及燭光集會。

雖然,六四集會不再,但亦不能意味現場「甚麼都沒有發生」,《論盡》兩年來仍然謹守崗位,繼續派出記者到現場採訪,竭盡所能還原當晚事件的真相,報道警方如何截查途經市民、帶走市民調查。同時,本專題亦報道了市民、法律界人士等等對六四事件的記憶及當下的看法。

政府一再抹煞集會,雖然六四燭光無法再在議事亭前地亮起,本澳以後亦不知會否再出現集會及遊行,但必須指出的是,幾代人為公民社會作出的努力,以及當中傳承的回憶,不會因為公權力的打壓而被抹走。如今,港澳政治氣氛低迷的環境下,回顧「論盡澳門街」十多年來為社會重大事件作出的紀錄,可謂別具意義。

探討二〇一三年六三〇警民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