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銷到期「交場」合理 惟衛星場三年後亦會否成歷史?

即時報道

文:葫蘆

時間:2022年05月15日 18:18

【新聞內外】特區政府在再修訂的博彩法法案的新文本中對「衛星場」處理方式來了一個180度轉變,坊間估計可暫緩已對社區和就業等形成衝擊的狀況,當中,希望可減慢不少衛星場經束營運的速度,以及區内消費包括飲食和手信店的「執笠潮」;有看法就認為,受經濟不景氣影響,本澳現在社會矛盾很大問題是本地人失業,如果衛星場暫緩結束的速度,應可稍有助減輕失業率的壓力。 不過,有意見則指,政府如果堅持衛星場只有「三年過渡期」的立場完全不變,甚或稍放鬆,那麼,始終衛星場在其後都是要走向「歷史」?

另外,政府將就六個賭牌進行競投,表面上不知現在這六家是否繼續。因此,為著過渡相對穩定,有熟悉博彩法人士認為,萬一現有博企競投失敗,不應影響衛星場繼續在法定過過期內經營,即不要同時馬上「收牌」。

訂閱每月紙本

政府之前取態是,衛星場在三年過渡期後,其娛樂場連同全部設備及用具等,都歸屬特區政府所有。對此,在業界引起極大反彈。

衛星場三年後會否成歷史?

有業界中人批評做法不公平。他述及箇中道理指,政府當年將發展博彩業作為重點施政策略,故在批給賭牌公司的批地上,給予很大的優惠政策。然而,在社區內衛星場的建築物,商人並沒有任何獲得土地批給的優惠稅項(繳付足溢價金),「日後一旦不讓做,衛星埸所在的樓層就歸政府所有,這樣做法很不公平。另外,一幢大廈沒有了這幾層,又怎樣賣出呢?」

博彩市場早已開放無須「收埸」

ad

另一方面,對於修改博彩法案中繼續沿用過往有關在賭牌批給被撤銷,博企所有娛樂場連同全部設備及用具等都歸政府所有的做法,有熟悉博彩法人士認為,這項條文理應修改。他指出,這項「收回主要場」的做法是延續澳葡政府時期的博彩政策。「這是歷史問題」,因為過去澳門博彩業是「壟斷式的獨家專營」,而博彩稅收在政府財政收入中佔頗大比重(尤其需用於日常運作開支),如若這獨家專營博企發生何事而不可「開門」時,那賭收就沒了。

所以,為著確保博彩稅收,「收回主要場的目的是維持有運作。」即政府可立刻接管賭場,包括安排其他人接手使賭場繼續開門。他表示,「這是要保證財政有收入」。(這其實是政府基於公共利益下所設立的「自我保護」條款)。然而,澳門早已開放博彩市場,且有六家博企之多,所以,理應也沒需「收埸」,因為仍可保證到政府有博彩稅收。

對於政府今次藉修法而整頓博彩業,社會自有不同看法與反應。也不必諱言,整頓應是來自北京的要求。然而,俗語話「熱飯不得熱食」,深層問題需時理順處理,且理性處事且不要「把髒水和嬰孩一起倒掉」;再者,目下因疫情與政經交錯下,社會環境欠佳及氣圍低沉,故整頓與改革都應理智與冷靜。

一位資深建制人士亦指,由於可預測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外面的政經環境一般,要依賴外來遊客的澳門肯定難以獨善其身。因此,政府處理博彩業的政策措施,不應過於急躁與「僵硬」。又認為,當中法案規定新牌只有十年期,但當局有無考投資回報——如果要求博企有更多的多元發展,其如何可以投入更多資源呢?包括銀行貸款問題等。

他指,要讓業界有適當過渡到「健康發展」的空間,以目前的狀態,「穩定博彩業,對社會安穩是具有影響的要素。」